《独宠萌妻:总裁一爱上瘾》小说全部最新章节目录-淮北百家小说网

独宠萌妻:总裁一爱上瘾

独宠萌妻:总裁一爱上瘾

时间:2020-12-04 10:43:08 分类:婚恋生活 来源:追书云 作者:鹿妖妖

《独宠萌妻:总裁一爱上瘾》这本书的主要内容:薄瑾寒的眸子一暗,大手直接扣住她的腰身,顺着黎笙的动作看过去,脸色越发难看了。“我的……我的脚好像伤到了。”脚踝处肿了老高,难怪刚刚会使不上力气。薄瑾寒略微思衬了片刻,心里有了决断,抱着黎笙起身。突如其来的怀抱让黎笙吓了一跳,“喂,你干什么!”“闭嘴!”薄瑾寒的脸色不满寒霜,眼底尽是不悦。黎笙不敢再吭声,只能倔强的别开视线,拦住男人的脖子,深呼吸。

独宠萌妻:总裁一爱上瘾:你的床上功夫不错

黎笙的眼角忽然湿润起来,有晶莹透亮的清泪从眼尾悄无声息的落下。

被自己的闺蜜背叛她没有哭!

被自己最爱的男人背叛也没有哭!

就连刚刚差点被人侵犯,差点死掉也没有哭!

可是现在她却控制不住鼻尖酸涩,心头闷疼。

在被最亲最信任的人背叛以后,她以为自己会死,而且死的很难看!

可是这个人再一次救她于水火,在她最难堪的时候。看到他,莫名想到那疯狂的一夜。

薄瑾寒嘴角紧紧抿着,一双眸子如同腊月的河水般冷的刺骨,倨傲的下巴绷起来,让他看起来像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神邸一般。

他走向黎笙,慢条斯理的蹲下身,眉心蹙了蹙,伸手揭下了封在她嘴唇上的胶带,又给她松了绑。

“薄……薄先生。”黎笙紧紧咬住唇瓣,难堪的唤道。

薄瑾寒眼底冰冷,嗓音低沉醇厚,像一杯浓郁的烈酒,“还能动吗?”

黎笙试着想要站起来,身子却突然失去力气,刺骨的痛楚袭来,她脸色白了白,咬紧下唇,踉跄着便要跌出去。

薄瑾寒的眸子一暗,大手直接扣住她的腰身,顺着黎笙的动作看过去,脸色越发难看了。

“我的……我的脚好像伤到了。”

脚踝处肿了老高,难怪刚刚会使不上力气。

薄瑾寒略微思衬了片刻,心里有了决断,抱着黎笙起身。

突如其来的怀抱让黎笙吓了一跳,“喂,你干什么!”

“闭嘴!”薄瑾寒的脸色不满寒霜,眼底尽是不悦。

黎笙不敢再吭声,只能倔强的别开视线,拦住男人的脖子,深呼吸。

一旁的属下毕恭毕敬的上前,“三爷,这两个人怎么办?”

薄瑾寒却看向自己怀里的女人,压着嗓子问道:“这两个人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黎笙暗自神伤,今天在医院郁欢的一番话如同一盆水泼在了自己头上,让她醍醐灌顶,瞬间清醒了过来。

她没想到郁欢这么多年在自己身边一边扮演知心闺蜜的角色,居然会那么狠派人解决她!

手指下意识的紧握成拳,坚硬的指甲陷入了肉里,她也恍若未知。

望着黎笙的模样,薄瑾寒颦眉看向跪在地上狼狈的两个人,“你们说!”

被薄瑾寒手下控制的两个保镖害怕的瑟瑟发抖,这北川城能被称为三爷的他们当然知道是谁,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明白眼前这个女人怎么会和薄家的那位爷扯上关系。

“饶命啊,三爷,我们是一时糊涂,这才做了错事,三爷,您饶了我们吧……”

两人拼命磕头求饶。

北川关于这位三爷的传闻虽然不多,但只要是有关于他的,自然都是大新闻,控制北川经济命脉自然是不用说了,而且他手下的势力雄厚,在北川素来有活阎王的称呼。

薄瑾寒皱眉,如果不是想要知道具体情况,他压根儿不会跟这样的小喽啰对话。

“谁派你们来的?”

求饶声戛然而止,两人对望一眼,闭上了嘴。

“三爷问你们话,你们也敢含糊?想挨揍了不是?”薄瑾寒的手下眼见自家主子神情不虞,立马朝着两人踹了两脚,恶狠狠的警告道。

“说,我说,我们说就是,是……郁欢郁小姐。”

薄瑾寒薄唇轻启,“郁欢?”

“给我老实点,三爷问你们话,赶紧的,把你们知道的都说清楚。”

“是是是,郁欢是GM集团的财务总监,是她吩咐我们处置这位小姐的,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薄瑾寒鼻孔轻哼一声,“把这两个人给我废了!”

“是。”手下的人得了吩咐立马就将两人带走。

两个保镖吓得不轻,连忙求饶,“三爷,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也是得了命令啊,我们并没有碰这位小姐……”

“找死!”男人的声音冰冷低沉,却寒意刺骨。

缩在薄瑾寒臂弯里的黎笙身子猛的一颤。

攥紧男人衬衫的手蓦地紧了紧。

薄瑾墨大步流星将她抱到车上,低调奢华的房车在北川的主干道上疾驰。

窗边的风景快速倒退。

“薄先生,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思索良久,黎笙还是鼓足勇气开了口。

薄瑾寒正在闭目养神,闻言,缓缓睁眼眼睛,俊眉一挑,“既然知道我这是第二次救你,那你打算用什么来还?”

黎笙暗自吞咽了口唾沫,早知道就不开这个口了……

“不知道薄先生想要什么,只要我有的,小叔叔尽管开口。”

薄瑾寒眼底的兴味越发浓厚了,“是吗?”

黎笙的心蓦地漏跳一拍,莫名觉得危险,“嗯,可薄先生这种人,想要什么没有。”

“你的床上功夫不错。”男人的声音危险又致命。

黎笙呼吸一顿,立马傻眼了。

他这句话的意思,听不懂的大概都是傻子。

黎笙抬起头看向罪魁祸首,却发现男人正盯着自己,目光中散发着幽幽晦暗的光,像是狼群看见了自己的猎物一般。

眼神冰冷而又深邃,一个不经意就能将人席卷进去。

黎笙稳住心神,“薄先生,你可能忘记了,昨天晚上我们的交易已经达成,您不能再为难我。”

“交易?你把昨天晚上当成一场交易?”

不知怎么的,黎笙总感觉这句话有冰冷危险的意味。

“当然了,薄先生你答应过会帮助薄家,帮助GM转危为安,而我……而我付出了……”

后面的话黎笙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我只问你一次,做还是不做?”薄瑾寒的嗓音阴沉响起,胸膛有稍显剧烈的起伏。

黎笙想起昨晚的一幕,心里打定了主意,鼓足了勇气说道:“薄先生,我曾经是薄慕岩的未婚妻,按辈分来讲,你是我的长辈,我们两个之间应该避嫌的,你不能…不能对我提刚刚那样的要求,我身为你的侄媳妇,如果被外人知道刚刚的话,他们不仅会笑话我,同样也会笑话你的。”

黎笙自认为自己说的很明白,也将利弊说清楚了,于是抬起一双圆润的大眼睛看向身旁的男人,等待着她的回答。

“好,不错!”

声音里满是咬牙切齿的意味,其中还夹杂着骨骼作响的声音。

薄瑾寒冷不丁的浑身散发寒气,“既然你那么想跟我撇清关系,那就给我滚下车,免得让别人怀疑我们之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老赵,停车!”

车子在路边突然停下。

“滚!”

独宠萌妻:总裁一爱上瘾:做还是不做

房车便疾驰而去,黎笙直接被扔下车。

黎笙惊魂未定,心慌又不安,好大一会,才沿着道路慢慢往回走。

脚踝处一扯一扯的疼,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她知道薄瑾墨不好惹,向来阴晴不定,但她把他惹怒了。

可是想到薄慕岩的背叛,又让她难堪。

但薄家无论如何都对她有养育之恩,爷爷是真心对她好,即便她跟薄慕岩不能在一起,她也不能任由GM就这么毁在郁欢手里。

神情恍惚之间,天空突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雨水打在脸上和身上,让她瞬间就湿透了。

黎笙有些慌张,连忙四处寻找遮蔽物。

雨越下越大,俨然有大雨的节奏,几秒钟的功夫,黎笙打了个喷嚏,身子莫名的颤抖了几番。

黎笙不由得后悔了,早知道她就不该多嘴,也不知道薄瑾寒是不是真的很生气?

万一他一个不开心毁约不救GM了怎么办?

那自己不是前功尽弃了?

想的头疼不已,黎笙感觉脚步如同灌了铅,沉重的不像是自己的了,就连视线都开始恍惚起来,脚踝处的疼痛都有些消散了的模样……

她的身体渐渐吃不消,在大雨中昏倒。

另一边,薄瑾寒的房车内。

司机老赵透过后视镜偷偷打量了一下自家老板。

嗯,难看至极。

早就习惯自家老板喜怒不形于色,如今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老赵不由得对黎笙竖起了大拇指。

“薄总,外面下这么大的雨,黎小姐一个弱女子,又受着伤,留她一个人在路上似乎有些……”

后面的话在老赵透过后视镜时被一个眼刀给活生生的噎在了喉咙里。

老板的眼神太可怕了,他不敢继续说啊……

于是车子继续行驶,前方红绿灯,老赵停了下来。

薄瑾寒伸手狠狠扯了扯领带,似乎觉得这样能舒服些,衣领被他扯的乱七八糟。

不识好歹的女人,他有什么好担心的!

薄瑾寒看向窗外,玻璃窗上不停有雨水砸下来,可见大雨的磅礴气势。

看着车窗,薄瑾寒脑子里不由浮现出黎笙倔强的嘴脸,这个女人,现在指不定在哪里瑟瑟发抖呢。

心顿时软了下来。

“老赵,掉头。”

车掉头回去,没多久,便看到路边昏倒在大雨中奄奄一息的女人,看到黎笙全身湿透脸色惨白的模样,薄瑾寒的脸色彻底沉下去。

……

深夜,薄瑾寒的住所内。

“不是吧三哥?你大晚上的叫我过来阻断了我为人类繁衍做贡献的大事就是为了给她看病?”

沈北城看着沙发上陷入昏迷的女人头痛扶额。

薄瑾寒撇了他一眼,“看不看?”

“看,看,当然要看了,毕竟是三哥你叫过来的不是?”

沈北城连忙答道,一脸的求饶讨好样。

要知道他们这群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薄瑾寒,毕竟是从小被打怕的了。

沈北城摸摸鼻子,暗自觉得委屈。

“三哥,你怎么会和她在一起?你们之间不会?”沈北城一边拿出器材准备做检查一遍戏谑地看着旁边安稳坐着的某人。

薄瑾寒并没有理会他。

沈北城看了一眼,胆子开始放大了起来,打算一步步试探薄瑾寒的底线,“看她这样子,明显像是饱受了搓磨,啧啧,这手腕和脚踝处都是伤痕,三哥,你们不会是在玩什么新花样吧?”

这下,薄瑾寒总算有了动静,“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别介啊,三哥,我这不是好奇吗?说真的,你该不会太过强悍把人给玩坏了吧?”

薄瑾寒双腿交叉放在茶几上,一双眼睛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沈北城,“你不觉得今晚上你话有点多?需不需要我帮你松松筋骨?”

沈北城只敢在薄瑾寒面前耍花枪,哪敢动真格的,当即立马求饶。

不过在帮黎笙上药期间,他还是忍不住多了嘴,“三哥,你找女人我们都是鼎力支持,我们都说你这些年过的也太禁欲了些,只是这个女人,你还真得少碰,能不碰就不碰!”

“别看她长得文文弱弱,外表看起来楚楚可怜,谁能想到私底下那么不检点?订婚前夕与男人厮混,还把薄慕岩害的进了医院成为植物人,你说这样的女人何必呢?”

“包扎好了吗?包扎好了就滚吧。”

薄瑾寒冷冷开口。

沈北城一愣,没想到自己大半夜的辛勤居然这么就被打发了……

他委屈……

送走了沈北城,薄瑾寒走回客厅,沙发上的黎笙似乎睡梦中有些不安稳。

只见她五官拧在了一起,身子也微微瑟缩着,这是人在没有安全感的情况下会出现的姿势。

嘴唇嗫嚅了几下,声音轻微,几不可闻。

薄瑾寒高大挺拔的身体站在床边,修长的手指忍不住想要将她的头发拨到一边。

可是才靠近,便听到女人迷迷糊糊之中的呓语。

“慕岩哥哥,不要……”

薄瑾寒的动作蓦地顿住,脸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很快的沉了下去,眸光瞬间眯紧,看向这昏迷过去的女人。

不再怜惜,薄瑾寒冷着脸,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去。

清晨,第一束光照在玻璃窗上,在地面投下斑驳的影子。

薄瑾寒别墅二楼书房里,有人站的笔直,手上拿着文件袋。

“三爷,这是你让我查的东西,都在这里面了。”

说完把文件袋递了过去,神情恭敬有加。

薄瑾寒接过,裁开袋子,从里面取出资料以及一些照片,这才仔细看了起来。

房间静谧无声,有的只是薄瑾寒翻动纸张的声音。

直到最后一张纸被浏览完,薄瑾寒放下手,眼睛盯着桌面上的几张照片,眼里有光忽明忽灭。

“郁欢是么?”

声音轻柔舒缓,却让人无形之中多了一股浓重的寒意。

“对。黎小姐之前最好的朋友。”

“嗯,我知道了,派人监视这个女人。”

“是。”

完本试读结束。

一条小诗雯点评:

看完《独宠萌妻:总裁一爱上瘾》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鹿妖妖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独宠萌妻:总裁一爱上瘾章节试看:

淮北百家小说网最新小说

  • 圣元王朝之女将军 圣元王朝之女将军
    为保护弟弟,她女扮男装成为镇国大将军,深入敌后,被拆穿身份,却爱上了敌国皇子。圣元王朝第一部陆暖冬篇...

    作者:待君归古代言情

  • 太古神帝 太古神帝
    丢失记忆的林宇,因为一枚无上金丹,将引发怎样的传奇?全新的修仙背景,全新的力量体系,每一次探索,都将是全新的大陆。实际上,这是一个讲述一位平凡少年,因为机遇,开始一段最现代化修真之旅的故事。而这个快要毁灭的世界,究竟藏着怎样的惊天的秘密?平凡少年,一步步前行,掌握全能之道,破世界之劫,探永生之谜,夺生死,握轮回,终成太古神帝。...

    作者:清香白莲玄幻奇幻

  • 婚昏欲睡:总裁,这婚我不结 婚昏欲睡:总裁,这婚我不结
    一场意外让她们两领了证,谁知她的好姐妹竟是这个新任丈夫的朱砂痣白月光,在她彻底沦陷的时候,她的前任回来了...

    作者:酸柠檬都市情感

  • 一胎二宝:盲妻宠上天 一胎二宝:盲妻宠上天
    他是临江市的铁血总裁,冷酷嗜血,令人闻风丧胆。她为了他失去了一双眼睛,梦寐以求成为他的妻子。最后却发现爱错了人,还被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五年后她华丽归来,发誓一定要将那些害她的人百陪奉还。可当她得知自己恨错了人,想全身而退时,男人却大手一挥楼着她的腰说:“老婆既然已经为我生了两个儿子,何不给他们在添加一个妹妹,凑成个好字!”盛云瑶:“霍瑾琛你想的美!”两个宝贝儿子:“妈咪还是从了吧,以后我们男女干活不累!”...

    作者:舞涩古代言情

  • 妖姬 妖姬
    淳于紫正专心工作,却发现自己工作的对象好像有些不对。自嘲了一下,她暗笑自己多心:自己是殡仪馆化妆师,面对的都是不会说话的“人”,哪里会有什么不对?可是,再仔细一看,真的不对!眼前的这个对象,好像睁开了眼!“啊!”她突然惊叫一声倒退两步,眼前的“工作对象”真的睁开了眼,一双血红的眼睛诡异的瞪着自己。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作者:金巧儿巧儿古代言情

  • 爹地好巧,这个女人是妈咪 爹地好巧,这个女人是妈咪
    林枝大意,认错人未婚先孕,被未婚夫嫌弃还被继母赶出家门,只好落魄逃离。四年后,她带着萌娃回来,没想到误惹本市最权贵的大人物。从此以后,他宠她爱她。她要报仇,他一声令下,她要发光,他便做她最强大的后台。林枝被感动,对外宣布:“我答应宋先生的求婚,也会好好当他儿子的后妈。”宋先生咬牙切齿:“后妈?你连自己有多少个宝都不知道?!”...

    作者:小书生婚恋生活

  • 似海双眸,不为我蓝 似海双眸,不为我蓝
    结婚一年,她一心一意,相夫怀子。可孩子生下,他却坚信那是个野种,要将孩子剁碎喂狗。为保住孩子,她丢了子宫,害死挚友,到最后,还是被他,一步步,逼进了地狱……...

    作者:大狐狸总裁豪门

  • 听我们的故事 听我们的故事
    林慕希最后悔的事就是爱上单君祁,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爸妈去世,哥哥被折磨后送去监狱,而自己被一丝不挂地赶出别墅——这一切只因他心爱人秦思瑶的一句疯话。真相大白之后,单君祁跪在林慕希的面前说:“慕希,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罪该万死!”林慕希拿起一把水果刀抵在了单君祁的心口:“是啊,罪该万死的是你!而在你死之前,我会把你欠我的,一点一点地给找回来!”...

    作者:秋无痕都市情感

您的位置 : 淮北百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独宠萌妻:总裁一爱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