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镇》全文免费阅读,最新小说免费试读-淮北百家小说网

诡镇

诡镇

时间:2021-02-13 09:25:51 分类:悬疑推理 来源:追书云 作者:Sn

《诡镇》这本书的主要内容:生怕吵醒了妻子,沙砾温柔地为叶秋重新盖好被子,蹑足出门。到了事务所,发现沈南坐在他的座椅上,沙发上是那位没穿衣服的奇怪客人。客人打着哆嗦,不知是因为受了风寒还是紧张。“你就不会把衣服先借给人家穿?”沙砾不愿意给客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我冷。”把沈南从座位上赶开,沙砾问道:“问出点什么?”沈南摇头,“失忆了。只记得姓名和年龄。”“哦?”沙砾琢磨一阵,“那就怪了。一个失忆的人,偏偏记得我这里?朋友,”他招呼客人,“是不是有人推荐你过来的?”

 撕裂4-Sn

他随意翻检着,问道:“去年,C市一位有钱人杀了自己老婆,说是怀孕的情人逼他这样做的。警察找到那个女人之后,对方却说自己没有怀孕,几天后,还到医院做了证明,显示她并未与人发生过关系。”

“说谎。”青年不假思索,“如果一个女人从没和人上床,她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强调这一点。一开始说‘没怀孕’,潜台词是‘发生过关系,但是没怀上’。查一下其他医院,看有没有相关的手术记录。”

沙砾抿嘴一笑,“还有一对夫妻,邻居声称他们家庭和睦,丈夫却自杀了。遗书上说是被妻子虐待逼死的,但警方没查出有受虐待的证据。”

“妻子的职业?”

“公司经理。”

“丈夫?”

“小职员,工资不高。”

“精神虐待吧?妻子是完美主义者,视名声高于一切,明明夫妻关系不好,却要求丈夫配合她的演出,营造完美的夫妻关系。受虐待的一方精神始终高度紧张,查一下死者有没有购买安眠药的记录。”

沙砾深吸一口气,“最后一个问题。有一位来C市念高中的穷学生,常常半夜翻墙上网。他没钱买手机,上网的目的是为了与重病的母亲联系。奇怪的是,虽然他说家里购买了电脑,但我们查到这位母亲夜半登录的IP地址,却在一家网吧。另外,母亲还要求儿子周末打工,为家里寄钱。”

沈南叹了口气。

“怎么?没头绪?”

“重病的人是不会半夜去网吧的。他的母亲应该已经去世了,家里为了瞒住他,才出此下策,拜托旁人帮忙,在夜里假扮母亲和他聊天。但帮忙的人起了猫腻,诱骗学生寄钱,实则中饱私囊。我从没见过贫困家庭主动要求读书的孩子打工往家里寄钱的。”

问题问完,沙砾收起卷宗,满意地放回了文件柜。

“最后一个问题。”

沈南面露不满,“刚才就是最后一个。”

“刚才是面试问答的最后一个,现在是和工作有关的。”

“我能提问吗?”

沙砾耸肩,“双向选择。当然可以。”

“这件毛衣,是你妻子织的?”

“是。”

沈南默默点头,把衣服放回原处,“问吧。”

“你要求多少薪资?”

沈南重新回复了面无表情的脸孔,答道:“管我吃住,别的不用。”

沙砾猛一拍桌,“妈的!早说啊!恭喜,面试通过了。”说着话,他兴奋地拉开门,朝外间的程离喊道:“入职手续免了!社保什么也不用管。从今天开始,他算咱们事务所的编外员工。”

程离翻个白眼,懒懒应了一声。

沙砾搓着手,笑嘻嘻回来,“嘿嘿,又省钱了。小伙子,我特别欣赏你这样有理想的人。今天晚上你就先住在办公室里,放心,有一床毛毯呢!来吧,咱们说说案情。”

众所周知,沙砾是个很抠门的人。

沙砾回家后,笑着对妻子叶秋吐槽了新来的员工。叶秋却对他这抠门的行为不以为然。

他今天将4号和5号的案子与沈南重新推演了一遍,却没得出什么实质性的结论。沈南着急询问8号死者的情况,沙砾却闭口不谈。这小子刚刚入职,说不清是否可靠。

然而就在他睡得正踏实的时候,电话响了。

来电显示是自己办公室的电话。沙砾朦胧中接起,有气无力问道:“干嘛?”

沈南的语调依旧平和,“来客人了。”

“现在是我睡觉的时间。”

说完他就想挂电话。但沈南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精神起来。

“客人一丝不挂,身上有血迹,还失忆了。”

大半夜,一个光屁股的人夜闯他的办公室?

沙砾一个翻身,“你先问话,我马上到。”

生怕吵醒了妻子,沙砾温柔地为叶秋重新盖好被子,蹑足出门。

到了事务所,发现沈南坐在他的座椅上,沙发上是那位没穿衣服的奇怪客人。客人打着哆嗦,不知是因为受了风寒还是紧张。

“你就不会把衣服先借给人家穿?”沙砾不愿意给客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冷。”

把沈南从座位上赶开,沙砾问道:“问出点什么?”

沈南摇头,“失忆了。只记得姓名和年龄。”

“哦?”沙砾琢磨一阵,“那就怪了。一个失忆的人,偏偏记得我这里?朋友,”他招呼客人,“是不是有人推荐你过来的?”

客人半天说不出话,嘴唇打颤,摇头,又点头。

“什么意思?”沙砾才反应过来,指挥沈南,“给他倒杯水啊。”

沈南很不耐烦,端起茶杯随意放在客人面前。

喝了几口热茶,客人总算平静下来。

“我……我好像记得,有人对我提过。您姓沙,是吗?”

“是。”

“我记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在一个很温暖的地方。梦里面,有人对我说起您,还不断重复您这里的地址。”客人捂着自己的脑袋,表情纠结,“等到我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一个不认识的地方,什么都没穿。我没地方去,只好……”

沙砾与沈南对视一眼,不解。

“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什么位置?总有些标志性的……建筑之类的?”

“有一条河!”

哦,白河。这是C市境内唯一一条河流。

“那你说说自己的姓名和年龄吧。”

“是……我叫陈义强,今年32岁。”

沙砾刚从抽屉里掏出纸笔,突然跳起来。

“你说什么?!”

“我……”客人被他吓到,只好小声重复一遍,“陈义强……32岁。”

“妈的!开什么玩笑!”沙砾把笔扔在桌上。

沈南朝他投去疑惑的目光。

沙砾命令客人:“抬头!把头发推到后面去。”

客人不明所以,但依然老老实实听从吩咐,将覆盖了自己双耳的长发撩起,往后推。

沙砾认认真真看了看他的脸,咬牙道:“怎么可能……”

沈南有所察觉,“失踪者?”

“8号。明白我的意思吗?他是8号!”

8号失踪者,陈义强,男,32岁,Z省人,曾于C市某大学数学系就读,毕业后就职于本市某科技公司任程序员。未婚,无恋爱对象,独居。于三月底失踪,并于6月16日夜间被发现死于东城区某住宅区小巷,四肢被缚,七窍被缝合,腹部被割破,现场有蛆虫。

沈南对于沙砾向自己隐瞒了8号的情况感到不满。在得知8号的死状后,更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撕裂5-Sn

两人在外间吸烟,一支接一支。自称是陈义强的客人被他们关在内间,此时已经披上了毛毯入睡。刚才的谈话,沙砾没敢大声声张,生怕刺激了对方。

“怎么办?”沈南开口。

“你问我,我问谁去?妈的,谁料到会遇到这样的事。相貌、身高、名字、年纪……就连发型都他妈一模一样!”

“有一种可能性。”

“说!”沙砾没好气。

“明天,我带他去酒店住下,你拿他几根头发,去‘新苗’,找一个叫谢思文的,他能帮你。”

新苗研究所是C市近几年开设的一家大型生物研究机构,要测一下DNA数据,对他们来说再简单不过。

“人家凭什么帮我?”

“他以前是警察,算是老牛的徒弟。”

“喂,你能不能对你父亲尊重点。”

沈南不理他,继续说:“除了DNA检测,你还得查另一件事……”

沙砾哑然,一时间竟分不清自己和沈南,到底谁是老板?

天很快大亮,依照计划,沈南先去街上买了衣裤,后带陈义强离开。沙砾早拔下了陈义强几根头发,驱车去往西城区。

C市是一个平面的椭圆形,既不像首都那样方方正正,也不像某网红山城那样上下起伏。

整个城市分为四个区,东西南北。东边属于旧城区,住的全是地地道道的老市民,建筑和街道也保留着一丝老味。其他三个区赶上了新时代,在城市建设的浪潮中变成了急先锋,高楼大厦宛如杰克的魔豆,在阳光雨露下纷纷拔地而起,同时不断吸收周围的土地,日趋臃肿。从高空俯瞰,C市就像一名面朝西方的瘦弱孕妇,东边的身子营养不良,另外三面组成了鼓胀的肚子。

新苗研究所就位于西城区,光听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幼儿园,然而作为一家规模可观的生物研究所,在全国范围内享有很高的知名度。近些年高科技犯罪手法频出,这家研究所因为设备齐全且先进,慢慢取代了C市几家医院,成为警方合作的对象,担负起了尸检和现场化学检测的责任。

研究所内风景优美,环境宜人。正门通往主楼的大道两侧种满了绿植,风轻云淡,鸟语花香,路过的行人无不驻足,陶醉在大自然的安宁中。

谢思文今年三十三岁,本是被老牛寄予厚望的弟子,无奈本人更热爱生物科学,前几年主动从警队离职,开始从事生物科学的研究。

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永远保持清洁卫生的双手、一尘不染的白大褂……有人说谢思文是老牛这辈子教过的最严肃也最正经的学生。

听说了沙砾与老牛的关系,谢思文爽朗地笑了。对于恩师,他一直满怀敬意。

“你刚才提交的头发毛囊细胞已经在检测中了。对比样本是?”

“前天夜里警方送过来的一具尸体。”

“哦?和案子有关?那我们义不容辞。”辞职后的谢医生依然保持着对警察工作的重视。“那具尸体,8号,对吧?你在别的地方找到了头发,想看看是不是死者掉落的?”

“可以这么说。”沙砾没必要过于坦白。他转而问道:“但还有一种可能……谢医生,我请教一下,世界上会不会有DNA数据完全一致的两个人?”

谢思文浅浅一笑,“同卵双胞胎就是这样的情况。”

“反过来说,两个人的DNA数据一致,便是同卵双胞胎?”

“没错。”

“还有个问题,”沙砾记起沈南嘱咐过的话,“有没有什么手段,可以使蝇卵快速孵化呢?比如:两三个小时内?”

谢思文想都没想,断然否认,“绝不可能。这是法医动物学的基础知识:蝇卵的孵化,极限情况下,也需要至少4个小时。”

“这样啊……”

“我明白,你说的是8号尸体的情况。他的遇害时间,推断是在夜里的九点左右。而警方发现时,是在十一点半。不超过三个小时,尸体附近便出现了蛆虫。老实说,一开始我也很纳闷。不过,事实摆在眼前,我们只能得出别的答案。”

“那,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那些蛆到底是怎么来的?”

“侦探小说里有一句老话。排除掉所有的不可能,最后剩下的,就是真相。”谢医生露出自信的微笑,彷佛重新回到了当刑警的时光。“现场出现了蛆,说明苍蝇是在4个小时之前就在那里产卵了。”

“是的。”

“而死者的死亡时间,距离警察赶到,不超过3个小时。”

“没错。”

“那么事情就很简单了。4个小时前,那里必然还有一具尸体!而本案的死者身亡后,蛆虫就爬到了他的身上。”

谢思文的结论让沙砾瞠目结舌。这当然是一个大胆的猜想……如果真是这样,警方还得去查找另一具“失踪的尸体”。

门被推开了,一名中年男人闯进来,穿着和谢医生一模一样的白大褂。“小谢,结果出来了。”

谢思文起身,毕恭毕敬道谢:“劳烦魏医生您跑一趟,应该我过去拿的。”

魏医生摆摆手,把报告单递过去,“不客气。这位是?”

“沙砾,沙先生,我的……朋友。也是这次检测的委托人。”

沙砾伸出手去,“魏医生你好。”

魏医生与他握握手,礼貌一笑,说道:“结果显示,你送来的样本,和那位死者的DNA样本是一致的。看来是同卵双胞胎啊。”

酒店房间里,陈义强洗了澡,大口吃着外卖;沈南在一旁坐着抽闷烟;程离被召唤来,嘴里叼着棒棒糖,像个局外人。

此时已是下午两点,夏日骄阳似火,烤得房间里闷热难当。

陈义强吃完了饭,擦了擦嘴,完全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你有兄弟姐妹吗?”沙砾单刀直入。

“不记得了。”

“家庭关系呢?父母、亲戚?”

“想不起来。”

“是谁把你扔在河边的?”

还是摇头。

沙砾按着太阳穴,纠结不已。

程离摊开手,无奈说道:“也就是说,咱们除了知道他是8号死者的双胞胎兄弟外,别的什么都问不出来。”

陈义强却一个激灵,“死者?什么死者?我……”

沙砾只好把8号死者的故事讲了一遍。

他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弄明白这里面的曲折,结结巴巴问道:“这么说,我……我和一个死人……”

“你们是兄弟。”

完本试读结束。

乙未少爷点评:

作者Sn文笔不错,小说《诡镇》也打破了传统套路,内容很精彩,值得一看

诡镇章节试看:

淮北百家小说网最新小说

  • 圣元王朝之女将军 圣元王朝之女将军
    为保护弟弟,她女扮男装成为镇国大将军,深入敌后,被拆穿身份,却爱上了敌国皇子。圣元王朝第一部陆暖冬篇...

    作者:待君归古代言情

  • 太古神帝 太古神帝
    丢失记忆的林宇,因为一枚无上金丹,将引发怎样的传奇?全新的修仙背景,全新的力量体系,每一次探索,都将是全新的大陆。实际上,这是一个讲述一位平凡少年,因为机遇,开始一段最现代化修真之旅的故事。而这个快要毁灭的世界,究竟藏着怎样的惊天的秘密?平凡少年,一步步前行,掌握全能之道,破世界之劫,探永生之谜,夺生死,握轮回,终成太古神帝。...

    作者:清香白莲玄幻奇幻

  • 婚昏欲睡:总裁,这婚我不结 婚昏欲睡:总裁,这婚我不结
    一场意外让她们两领了证,谁知她的好姐妹竟是这个新任丈夫的朱砂痣白月光,在她彻底沦陷的时候,她的前任回来了...

    作者:酸柠檬都市情感

  • 一胎二宝:盲妻宠上天 一胎二宝:盲妻宠上天
    他是临江市的铁血总裁,冷酷嗜血,令人闻风丧胆。她为了他失去了一双眼睛,梦寐以求成为他的妻子。最后却发现爱错了人,还被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五年后她华丽归来,发誓一定要将那些害她的人百陪奉还。可当她得知自己恨错了人,想全身而退时,男人却大手一挥楼着她的腰说:“老婆既然已经为我生了两个儿子,何不给他们在添加一个妹妹,凑成个好字!”盛云瑶:“霍瑾琛你想的美!”两个宝贝儿子:“妈咪还是从了吧,以后我们男女干活不累!”...

    作者:舞涩古代言情

  • 妖姬 妖姬
    淳于紫正专心工作,却发现自己工作的对象好像有些不对。自嘲了一下,她暗笑自己多心:自己是殡仪馆化妆师,面对的都是不会说话的“人”,哪里会有什么不对?可是,再仔细一看,真的不对!眼前的这个对象,好像睁开了眼!“啊!”她突然惊叫一声倒退两步,眼前的“工作对象”真的睁开了眼,一双血红的眼睛诡异的瞪着自己。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作者:金巧儿巧儿古代言情

  • 爹地好巧,这个女人是妈咪 爹地好巧,这个女人是妈咪
    林枝大意,认错人未婚先孕,被未婚夫嫌弃还被继母赶出家门,只好落魄逃离。四年后,她带着萌娃回来,没想到误惹本市最权贵的大人物。从此以后,他宠她爱她。她要报仇,他一声令下,她要发光,他便做她最强大的后台。林枝被感动,对外宣布:“我答应宋先生的求婚,也会好好当他儿子的后妈。”宋先生咬牙切齿:“后妈?你连自己有多少个宝都不知道?!”...

    作者:小书生婚恋生活

  • 似海双眸,不为我蓝 似海双眸,不为我蓝
    结婚一年,她一心一意,相夫怀子。可孩子生下,他却坚信那是个野种,要将孩子剁碎喂狗。为保住孩子,她丢了子宫,害死挚友,到最后,还是被他,一步步,逼进了地狱……...

    作者:大狐狸总裁豪门

  • 听我们的故事 听我们的故事
    林慕希最后悔的事就是爱上单君祁,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爸妈去世,哥哥被折磨后送去监狱,而自己被一丝不挂地赶出别墅——这一切只因他心爱人秦思瑶的一句疯话。真相大白之后,单君祁跪在林慕希的面前说:“慕希,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罪该万死!”林慕希拿起一把水果刀抵在了单君祁的心口:“是啊,罪该万死的是你!而在你死之前,我会把你欠我的,一点一点地给找回来!”...

    作者:秋无痕都市情感

您的位置 : 淮北百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推理 > 诡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