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婚成伤:总裁再追妻》小说在线阅读,首婚成伤:总裁再追妻最新更新章节-淮北百家小说网

首婚成伤:总裁再追妻

首婚成伤:总裁再追妻

时间:2020-11-13 14:58:38 分类:婚恋生活 来源:追书云 作者:芭了芭蕉

芭了芭蕉给大家带来的《首婚成伤:总裁再追妻》讲述了:“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冷笑。“决定权在我,你没有讲价的余地。”他低下头去继续工作:“出去,中午十二点在办公室门口等我。”我看他两秒钟,然后转身出门。在秘书室的一个上午,我基本就了解了做秘书的工作流程。特别是部长,需要将其他秘书的资料汇总筛选,直接汇报给桑旗。但是没有陪着应酬这项工作。我去问徐宛,她告诉我:“一般都是桑总的特别助理陪他应酬。”

首婚成伤:总裁再追妻:偶遇何聪

“先回去搞明白了桑旗喜欢什么样的女人,然后你就去做他想要的那种女人。”

她眨眨眼睛,不太明白。

“或者,你去了解一下桑旗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一般来说儿子都喜欢未来的老婆是一个跟自己的妈妈一样的女人。”

她眼睛亮了亮:“打婆婆牌?”

我管她打什么牌,我看着她微笑,让她自己领会去。

她也明白现在就是想见桑旗也见不到,于是真的走了。

确定她开车走了,我才回去复命。

桑旗正在开办公室会议,一屋子的高层,秘书们在下面紧张地记着笔记,桌上放着录音笔。

我在角落里坐下来,记录别人说的话我最有心得了,这是我们记者的基本功。

我听了个大概就开始写提纲,等会散了会之后就听录音再扩充。

其实很简单,她们不必吓成那样。

散了会,那些秘书窝在一起听桑旗的录音。

我知道桑旗在工作上一定很严格,不然的话这几个秘书不会如此紧张。

她们的领导辞职了,群龙无首,所以更像无头苍蝇一样。

我坐下来一起听,她们都没有发觉。

找了台闲置的电脑,我开始把刚才的提纲根据桑旗的录音结合起来扩充,很快就将会议记录给写好了。

然后打出来交给了其中一个秘书:“给桑总去吧!”

她这才发现她们秘书室来了一个陌生的面孔,她看着我:“你是谁?”

“我是你们新来的部长,我姓夏。”

她们笃信不移,急忙跟我伸出手:“夏部长,我叫徐宛。”

“夏部长,我叫严秋。”

我笑着一一握手,把她们的名字都记下了。

徐宛去交会议记录,稍后回来告诉我:“夏部长,桑总请您进去。”

我理理衣服走进了桑旗的办公室,他已经换了件衣服,白色的丝质衬衫换成了深蓝色暗金色条纹的衬衫,我特别去看他的袖口,仍然是精致的袖扣。

“在看什么?”幽冷的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打量。

“在看帅哥。”我嬉笑。

他抬起头来,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出了浓浓的厌恶。

他很讨厌我,我知道。

但是讨厌我干嘛要和我做那种事,他扰乱了我的生活,让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你跟我的秘书自称是秘书科的部长?”他质问我。

“是你说的,只要能赶走姚可意,秘书科的职位任我挑,挑来挑去也只有部长的职位暂时能看得上。”

我知道,我跟他说话很大胆,很没礼貌。

但桑旗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我越是唯唯诺诺他不一定会理我,但是我越是不放他在眼里,他反而会注意到我。

“你把姚可意赶走了?她还不是会出现?”

“你是让我赶走她,又不是让我杀了她,只要她活着肯定是会出现的,但是你交给我的任务我完成了,堂堂桑总不会食言吧?”

他垂眸笑了,他笑起来嘴唇的弧度很好看。

真是一个赏心悦目的男人,这样的长相,我肚子里的孩子日后要是生出来,不论男孩女孩都会很漂亮。

“夏至。”他在喊我,我刚才居然走神了。

“在。”我急忙应。

“中午有个午餐会议,晚上有个酒会你都得跟着,如果表现好我就用你。”

“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冷笑。

“决定权在我,你没有讲价的余地。”他低下头去继续工作:“出去,中午十二点在办公室门口等我。”

我看他两秒钟,然后转身出门。

在秘书室的一个上午,我基本就了解了做秘书的工作流程。

特别是部长,需要将其他秘书的资料汇总筛选,直接汇报给桑旗。

但是没有陪着应酬这项工作。

我去问徐宛,她告诉我:“一般都是桑总的特别助理陪他应酬。”

“特别助理姓什么?”

“姓何。”

何他大爷,怎么这么多姓何的。

我听到姓何的心里就堵。

中午十二点我准时在桑旗的办公室门口等他,他从办公室走出来,直接从我面前走过。

我跟着上去,忽然他停下来回头瞄我。

从头至脚。

“你只有这一身衣服?”

我低头看看自己。

还是几年前的通勤装,真丝衬衫搭半身裙,还有高跟鞋。

我是跑新闻的,平时一双球鞋和牛仔裤走天下,基本不这么穿。

这一套我上次穿来采访桑旗,正式一点的衣服我只有这么一套。

“T恤衫牛仔裤一大堆,你如果喜欢我现在就回去换。”

他很忍耐地看我:“中午就这样算了,晚上的宴会要穿好一点,吃完饭带你去买衣服。”

“你真是一个好老板。”我真心真意地夸他。

他却没理我,径直走进了电梯。

在驱车去餐厅的路上,他坐在后座我坐在副驾驶。

他忽然开口道:“中午跟什么人吃饭你有了解么?”

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

“和大通电子的高层。”

他没问住我,后面就没再跟我说话了。

从倒后镜里偷瞄他,见他闭着眼睛养神,睫毛垂在下眼睑,投射出一个美好的弧度。

好看的容貌,优渥的家世,至高无上的地位,看样子他什么都拥有了。

那也就是说想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多了去了,干嘛要找我?

而且,还是以那种方式?

我真想把他灌醉好好审问他。

晚上不有酒会么?机会来了。

中午的餐厅很高级,我在心里窃喜。

因为常年跑新闻,基本不是盒饭就是汉堡,都是自己先贴钱然后再报销,我们杂志社的财务都在冬眠,基本上下半年能拿到上半年的饭贴就算求爷爷告奶奶了。

走进餐厅,我鬼戚戚地塞给桑旗一张小纸条。

他低头看了一眼:“什么?”

“早上我请姚可意吃早餐的发票,你得给我报了。”

他看我一眼,就丢在了地上。

我急忙捡起来跟了过去,居然想赖账,堂堂大禹的副总裁,这么做是不是太不敞亮了?

刚站稳,对方的高层已经到了,我正低着头把发票放回包里,却却听到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桑总您好,我是大通的市场部的经理,我叫何聪。”

冤家路窄。

我抬起头,刚好他看向我。

首婚成伤:总裁再追妻:何聪非礼我

我们打了个照面,他很明显没料到会在这里看到我,愣了一下,然后喊出我的名字:“小至。”

何聪就是大通电子的,来的路上我就在想有没有可能会遇到他,没想到真的遇到了。

好死不死的。

桑旗看看他又看看我,嘴角扬起一个愉悦的弧度:“何经理,你和我的新秘书认识?”

何聪有点愣:“新秘书?”

看桑旗的笑容,我忽然意识到,中午这个饭局根本是他故意挑我来的。

徐宛不是说了么,一般来说应酬都不用秘书陪着的。

他对我的情况了若指掌,我觉得一开始,我有点轻敌了。

在座的一共就四个人,我和桑旗,大通电子的是何聪还有他们的董事长。

董事长和桑旗的饭局何聪能参加,说不定就是桑旗点名的。

他想让我难堪。

看来,他太不了解我了。

我经历过人生很多个难堪的时刻,早就习惯了。

所以,吃饭的时候他们聊他们的,我吃我的。

桑旗让我去点的菜,我点的全是鲍参翅肚,我喜欢吃螃蟹,巨大的珍宝蟹一点就是两只。

菜上来之后桑旗回头看我一眼:“你很饿?”

“是啊,不饿吃饭干嘛?”

“再点两个素菜。”他说。

有钱人外面吃饭要吃素菜,我们穷人只点自己平时没机会吃的。

菜上来之后,我一心一意地吃菜,他们讲什么我当没有听见。

何聪一直在看我,然后偷偷地剥蟹钳放进我的碟子里。

我用筷子直接拨到桌上,他剥的我不吃。

这个细微的举动被桑旗尽收眼底,他淡淡地笑:“何经理真是很怜香惜玉的人,连我的秘书都一并照顾了,不知道这么好的男人有没有结婚?”

何聪讪笑着,推了推黑框眼镜:“结了,结了。”

“听说何经理的太太是个大美女。”何聪的董事长笑着说:“还是一个记者,何经理真是好命。”

何聪的董事长没见过我,我也没见过他。

何聪的那些饭局档次还不够,只能请来总经理级别的人。

我用小榔头敲螃蟹的大鳌,一榔头下去硬壳被我砸得稀碎。

然后我在硬壳里找蟹肉吃,我的手机在边上响了,满手都是蟹油,用手背点开,是何聪发过来的消息:

忽然想起来,你不能吃螃蟹的。

我转过头,继续吃得风生水起。

是有人说孕妇不能吃螃蟹,但是我有个朋友住在海边,一连生了三个,怀孕的时候螃蟹当饭吃,孩子生出来各个壮壮实实。

再说,我还没打算留下孩子,现在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吃到我实在吃不下去了,桑旗他们也没动几筷子,我打算打包回去晚上看电视的时候吃。

桑旗让我去买单,我向他伸出手:“给钱。”

他将一张卡拍进我的手心里,我接过就去买单。

“小至。”何聪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就知道他会跟过来,我压根没回头,懒得看到他。

他转到我的面前来:“小至,你怎么变成了桑旗的秘书?你不是辞职了在别墅养身体么?”

“我不是辞职了,我是被开除了。”我纠正他的措辞:“何先生,你卖了我是不是还收了钱负责盯着我把孩子给生下来?”

“小至。”他很隐忍的:“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能不能现实一点?”

我接过收银员还给我的卡,顺手揣兜里。

“怎么现实?请指教。”

“你乖乖地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我再亲自接你回家,我们跟以前一样过日子,好不好?”

中午吃太多蟹肉,都堵在心口。

我此刻真想张嘴都吐在他脸上,但是又觉得这么好的螃蟹不能被他糟践了。

“我都给别人生了孩子,你还能接受我?”

“可以的,小至。”他拉住我的手表决心:“小至,你相信我,我不嫌弃你,只要你好好地生下孩子,如果是个男孩。”他脸上忽然呈现出了一种莫名的光彩:“如果是男孩,那就更好了。”

我猜想,对方家需要传宗接代,所以生男孩就一劳永逸了。

看何聪现在的反应,我有点困惑。

他看到桑旗的表情挺自然,看到我们在一起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是他把我送到桑旗的床铺上去的,没道理他好像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我入神地看着他:“何聪,我问你,你老实回答。”

“嗯,你说。”

“生下孩子,你能拿到多少钱?”

他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本能地就抗拒:“没有,不可能。”

“我都给别人生孩子了,你却拿不到钱,这笔生意我们不是做得亏本了?”我笑眯眯的。

他看着我,琢磨着我是在说反话还是被气疯了。

不过我一向不按套路出牌,何聪应该很了解我。

他看了我一会:“我说了你不生气?”

“你一毛钱都不收我才会生气。”

他的脸上呈现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小至,你是个聪明人,不会纠结一些没必要的事情。”

“多少钱?”我问他。

他小心翼翼地跟我竖起两根指头。

我犹豫着开口:“两千万?”

他瞪大眼睛,吃惊地要死的样子:“什么呀,两百万。”

两百万?

我笑了,扶着墙壁让自己站稳一点。

“你确定?”他两百万就把我给卖了?

“现在生意难做,钱不好挣。”他叹着气:“也就两百万,你放心小至,等你生了孩子,还会给你一百万的红包,那一百万我一分都不要,都给你。”

我要不要感谢他的慷慨和仗义?

我握紧了拳头,想都没想就抬起手,左右开弓狠狠给了他好几个大嘴巴。

刚好桑旗和何聪的董事长从电梯里走出来,看到我揍何聪的情景,董事长的嘴张得能塞进一张饼。

何聪没想到我会打他,而且众目睽睽之下。

我留意到桑旗的表情,他似笑非笑,带着一种看戏的神情。

董事长的嘴好容易才合拢:“何经理,夏秘书,这是怎么了?”

我晃了晃震得发麻的手掌,轻描淡写地告诉他们:“何经理非礼我。”

完本试读结束。

芳洲小娘子点评:

《首婚成伤:总裁再追妻》是由芭了芭蕉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首婚成伤:总裁再追妻章节试看:

淮北百家小说网最新小说

  • 恰到好处爱上你 恰到好处爱上你
    三万英尺的高空上,这份爱,来的刚刚好。...

    作者:狐狸精婚恋生活

  • 神级鉴宝师 神级鉴宝师
    秦力因一串手珠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鉴宝的能力,从此风云化龙,捡漏赌石,赌场纵横,美女,财富,接踵而来,开启了传奇人生...

    作者:蓝短裤都市情感

  • 邪王的宠妃秘籍 邪王的宠妃秘籍
    大婚当日,不仅未等来心上人的花轿,反而被抬入宫中替老皇帝冲喜。然冲喜失败,老皇帝驾崩,心上人踩着她继任皇位,而她作为谋逆罪妃,被灌哑药挑断手脚筋脉陪葬于地下皇陵之中!以她一人之死,换得所有人鸡犬升天!等她再次醒来,时光竟倒流回三年前,她仍是弱质少女,父慈母贤,亲妹可爱,心上那人依旧一副谦谦君子模样,对她轻声软语恩爱有加。霍明珠在心底冷笑,所有和睦慈爱都是假象,她已糊涂一世,再不会相信他们的花言巧语,上辈子我死,这辈子只能你们亡!...

    作者:江小妃古代言情

  • 你也不曾对我动心 你也不曾对我动心
    一刀,一刀,又一刀插入身体,不知疼痛他笑得绝望:“向晚,欠你的,这样还,够不够?”...

    作者:果子总裁豪门

  • 二婚娇妻宠太深 二婚娇妻宠太深
    遭遇丈夫背叛,小三算计,蓝小棠一夜之间,一无所有。‘和平离婚宴’出来,那个男人将她抵在角落,灼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耳根:“嫁给我,膈应他,我带你一起报仇,把曾经所有失去的,通通都夺回来……”...

    作者:慕寒现代言情

  • 破镜重圆:前夫追妻难 破镜重圆:前夫追妻难
    “打电话给靳安和要钱!不然我要让他也尝尝失去心爱之人的滋味!”歹徒将车子冲向了海里!“不用打的,他不会来了。”苏孤云的眼泪落了下来。因为他根本就不爱我。四年后,她重新遇到了这个男人,以及他的未婚妻……...

    作者:卿卿现代言情

  • 孟家四姐妹 孟家四姐妹
    家财万贯的孟家生了四千金,个个长得美丽出众,命运却截然不同:大姐孟伊始霸气,离异后独当一面,打理着家族生意;二姐孟成双傻气,对爱情专一执着,却不小心做了别人的小三;三姐孟思男灵气又独立,女汉子的性格造就了她敢爱敢恨的人生经历;四姐孟婷芷表面乖巧讨喜,在家最得宠,实则邪气,心机重。四姐妹都追求着各自的幸福,却不想一路上坎坷不断,身边的人都各怀鬼胎,背负着各自的阴谋与秘密。...

    作者:生姜拉拉现代言情

  • 恋你成瘾:首长溺爱高冷妻 恋你成瘾:首长溺爱高冷妻
    她是三甲医院的外科大夫,医术精湛,面冷心热。他是军政部门的年轻首长,战功赫赫,邪佞妄为。第一次相见,他就将纯情小白兔逗弄得手足无措。第二次相见,他直奔主题,“席小姐,我们结婚吧。”第三次相见,他不管不顾,吻了再说!直到红本本到手,席可然才后知后觉,自己被骗了!“老公,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你的套路!”...

    作者:箬宁宁总裁豪门

您的位置 : 淮北百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首婚成伤:总裁再追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