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大结局免费阅读,《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最新章节目录-淮北百家小说网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

时间:2020-11-18 09:29:25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元熙

小说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是由作者元熙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锦心这把火放的,真是放坏了,没烧死这对母女不说,反而让那老夫人和年成明记起那道士的话。不行,她一定要尽快想别的办法,除掉这年元瑶,稳固锦心在府中的地位。郑氏离开后,老夫人坐了下来,淡淡蹙着眉头,道,“你们母女,是如何逃出那火场的?”年元瑶听闻,脸上露出一丝轻笑,一派天真的道,“回祖母,那时候母亲已经睡下,我正在院外洗衣服,不知为何突然着了大火,我也顾不得其他,冲入了火场。”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第6章试读

听到这声音,郑氏吓的面色一白,回过身去,立即俯下身,“拜见老夫人。”

年老夫人站在门口,古怪的瞧了眼郑氏,语气染着不悦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回禀老夫人,郑姨娘惦记大夫人的伤势,特意送来良药,哪知大小姐没拿稳,撒了药汁,毁了郑姨娘一番心意。”一旁,郭嬷嬷上前一步插话道。

“我问你话了吗?”年老夫人沉下脸,“出去,在外面自己掌嘴,我不喊停,不许停下!”

郭嬷嬷神色一凛,知道这老夫人不好对付,连忙走了出去,一下又一下的打着自己耳光。

屋内,郑氏被年老夫人注视着,莫名有些心慌。

心中暗忖,这老东西平日里早就睡了,怎么今夜会突然来了这里。

“郑氏,方才我见你踢了元瑶,是怎么回事?莫不是,平日你就是这么对待府中嫡女的?”年老夫人不悦的问。

郑氏连忙摇头,赔上笑脸,“老夫人,这说的是哪里话,你定是误会了。”

“是刚才元瑶将药不小心撒在了妾身的鞋子上,便弯下腰要给妾身擦,妾身哪里受得起啊,所以一时情急,便没注意力道。”

郑氏话毕,看向年元瑶,“元瑶,你说是吧?”

年元瑶见话题转向了自己,面露一丝的惊恐,咬了咬下唇,看了眼年老夫人,又看了眼郑氏,随后垂下眼,低低的道,“回祖母,是,是元瑶自己不当心,辜负了姨娘的好意。”

“老夫人,瞧,我没说错吧!”郑氏顿时舒了一口气。

年老夫人望着年元瑶这副模样,自然知道这番话中,绝大部分是屈于郑氏的手段才如此说的。

这孩子,看来平时没少受欺负。

不知是不是心中信了些许那道士的话,如今她看年元瑶,倒是有那么几分顺眼,明明是护国公府最尊贵的嫡女,却活的如此小心翼翼。

若那道士的话灵验,这年元瑶将来可是府中贵女,可千万怠慢不起。

今夜,她也正是因为如此,翻来覆去睡不着,才来了这碧落院里。

“呀,郑姨娘的手背怎么红了一大片呀,还有些肿了?”年元瑶忽的惊呼一声。

郑氏听闻,连忙低头看去,见到有些红肿的手背后,眸间划过一丝慌乱,连忙挤出一丝笑来,“如今天快热了,一些蚊虫也出来了,许是夜黑了没注意,被蚊虫咬了吧。”

“老夫人,夜深了,咱们先回去休息吧?”郑氏道。

年老夫人摇头,“不必了,我还有几句话要和她们母女说,你先回去吧。”

“是,老夫人。”郑氏斜睨了一眼年元瑶以及邱氏,微微蹙眉。

锦心这把火放的,真是放坏了,没烧死这对母女不说,反而让那老夫人和年成明记起那道士的话。

不行,她一定要尽快想别的办法,除掉这年元瑶,稳固锦心在府中的地位。

郑氏离开后,老夫人坐了下来,淡淡蹙着眉头,道,“你们母女,是如何逃出那火场的?”

年元瑶听闻,脸上露出一丝轻笑,一派天真的道,“回祖母,那时候母亲已经睡下,我正在院外洗衣服,不知为何突然着了大火,我也顾不得其他,冲入了火场。”

“许是上天眷顾吧,我顺利的进入了房间,救出了母亲,只可惜,母亲还是被烧伤了。”

“你就一点儿都没被火伤到?”年老夫人诧异。

年元瑶眸中漾起一丝光彩,“是啊,毫发无损。”

当时,她从火场醒来的时候,身边一直环绕着一抹奇异的红光,因此那些烈火才无法近她的身。她才能顺利的救出邱氏,逃离火场。

年老夫人看着年元瑶,心中愕然,活到这个岁数,她自然是信命的,否则为何安安静静了十年,偏偏在年元瑶刚及笄的时候,道士和大火都突然出现了呢?

这一定是上天的警醒啊!

警醒他们护国公府,不可再遗忘这么一个贵女了!

“好了,既然你们都无事便好,这碧落院空置多年,早已无人伺候,明日我便命人拨两个丫鬟来伺候!”

“我乏了,先回去休息了。”年老夫人未免年元瑶母女疑心,没有过多停留。

碧落院内,很快又剩邱氏和年元瑶二人。

“你刚才为何故意撒了郑氏的药?”床榻上,将刚才一切尽收眼帘的邱氏开口。

年元瑶闻言,眼内恢复了一贯的灵动与狡黠,“这郑氏给的药,确实都用了最上乘的药材,可偏偏这女人的心是黑的,在这些药材里,添了一味天南星。”

“天南星?”邱氏微愣。

“是啊,这天南星混在一些治疗烧伤的药中,只会让伤口久久不愈,渐渐的化脓溃烂。”年元瑶看着邱氏。

“你是谁?”邱氏突然怔怔的睨着年元瑶。

年元瑶微愣,看着邱氏。

“你不是我的女儿。”邱氏望着年元瑶的眼神里,无比的确定,“你说,你到底是谁?”

这十五年,她每日与女儿为伴,她的女儿一来不会医术,二来决不是这派果敢又机敏的性子。

见邱氏如此笃定,年元瑶也省的装了,索性也不隐瞒下去了,“你的女儿元瑶,被年锦心放的一把火烧死了,而我是来自另一个时空,我叫年暖暖。”

年暖暖,是她二十一世纪的名字。

听年元瑶简单叙述了一下过往后,床榻上的邱氏,早已是满脸泪痕,“元儿,我的女儿……”

顿了一顿,邱氏忽的冲下床榻,连鞋都来不及穿,便要跑出门去。

年元瑶急忙拦住她,“你去哪?”

“年锦心和郑氏害死了我的元儿,我要杀了她们,我要她们偿命!”邱氏歇斯底里喊着,疯狂的想要挣脱年元瑶。

年元瑶死死的拉着邱氏,蹙眉道,“邱夫人,你冷静一点!”

“冷静,我女儿死了,被自己的妹妹放火烧死,如此没有公道,你叫我怎么冷静?”邱氏道。

“正因为你女儿死了,难道你不想把这个公道替她讨回来吗?你现在出门,除了被府中护卫乱棍打死,没有任何好下场。”年元瑶看着邱氏。

邱氏听闻,怔愣在了原地,渐渐地身子慢慢下滑,无力跌坐在了地上。

“邱夫人,与我合作吧,我既然占了你女儿的身体,必会替你们讨回这公道。”年元瑶伸手,轻轻抚在邱氏的肩头。

邱氏抬眼,望着这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心中莫名有一丝安心,“那,我要怎么做呢?”

“第一步,拿回属于你的掌家之权。”

“掌家之权,哪有那么容易,郑氏的娘家,本就是这皇城中,最大的商贾,家缠万贯,实力雄厚。而且我还听说年锦心和嘉王走的很近,年锦心十有八九是要嫁入嘉王府的,到时候郑氏的气焰只会更嚣张。”

“八字都没一撇的事情,邱夫人你又何必拘在心里?”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第7章试读

翌日。

“父亲,你说什么?要我嫁入玄王府?”

年成明下完朝回府,便将年锦心和郑氏一同喊入了他的书房。

“是啊,今早下了朝,皇上特意喊为父去了御书房,提了一提此事,说是玄王婚配年纪已过,思来想去,只有我年府最尊贵的女子能配。”年成明道。

年锦心听年成明认她为年府最尊贵的女子,心内划过一丝得意和愉悦,可转念想到要嫁玄王,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看向郑氏。

郑氏秀眉微蹙,上前一步,娇嗔的看了眼年成明,“老爷,这整个皇城,谁人不知玄王殿下性情残暴,喜怒无常,且行踪神秘飘忽,锦心若是嫁过去了,将来定是要吃苦的呀。”

“而且,锦心与嘉王殿下交好,嘉王殿下的母亲是当今皇后娘娘,玄王殿下的母妃早已故去,这两者,可是比都不能比的。”

年成明听完这番话,心中叹到果然是妇人之见,“宛绣,你可知玄王殿下在这皇城的地位?那是嘉王殿下无法比拟的!”

“老爷,我自然知道玄王殿下的地位,可我也知道,早年皇上赐给过玄王几个女子,可我听说,这些女子入府不久,全都突然毙了命,外传是玄王殿下残暴,将她们……”

“行了,你别说了。”年成明示意郑氏住嘴,又往年锦心看去,只见听了郑氏的话,年锦心早已红了眼眶,一副受了委屈和惊吓的模样,我见犹怜。

年锦心见年成明看向自己,连忙跪了下来,“父亲,女儿害怕,女儿不想嫁给玄王殿下。”

“可是皇上开了口,为父无法拒绝啊。”年成明叹了口气。

“诶?老爷,皇上不是说,选我们府中最尊贵的女子吗?锦心怎么算,也是府中庶女,元瑶才是这府中的嫡女啊。”手背上传来的疼痛,让郑氏忽的想起了年元瑶。

垂下眸,看了眼她今日特意带了手花掩盖伤口的手背,郑氏眼内划过寒芒,这一瞬,她恨不得扒了年元瑶的皮。

昨日年元瑶拖着不让她走,害她错过了最佳解毒时机,回到自己的院子后,手背竟已经开始红肿溃烂起来。

说来也奇怪,她明明让配药的人少加点天南星药量,免得让人看出端倪,哪知这药性这么猛,偷偷寻了几个名医,都说这伤口严重,将来要留疤了。

该死的庸医,定是没按她的吩咐办事。

“元瑶?可元瑶这些年从未出现在外人的视线中,皇上知道了,怕是会治一个欺君之罪吧!”年成明有些担忧。

但想了想,他自然也舍不得年锦心嫁给这个神秘又不好掌控的玄王,如若让年元瑶嫁过去,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老爷,你可真是糊涂了,这些年我们一直对外宣称府中嫡女病了,才不曾出现在众人眼中,如今大可说是痊愈了,谁又会往深处想呢!而且让元瑶嫁给玄王,对她来说,也是天大的恩赐。还有玄王殿下就算再不喜欢,看在护国公府的面上,也不会为难她的。”郑氏绕到年成明身后,替他轻捏肩膀,话毕朝年锦心使了个眼色。

年锦心见此,又挤出几滴眼泪,“父亲,嘉王殿下前几日来找女儿,亲口许诺会娶女儿为妃。”

“真的?”年成明倏地抬起眼帘。

年锦心微微点头,垂下眼,面露羞涩。

“既是如此,那便让元瑶嫁给玄王吧!”年成明拍板决定。

话落,喊了一声,“李程!”

“老爷。”管家李程走了进来。

“即日起,不必再苛待大房母女,吃穿用度,都按嫡女该享有的来打点。再吩咐府中所有人,元瑶从今日起,重新尊为府中嫡女。”年成明道。

李程愣了一下,消化了一下年成明的话后,立即退了出去。

郑氏听到这话,心中非但不怒,反而涌现快意。

呵,等这小贱人嫁入玄王府,看她哪还有命回来!

……

碧落院。

年元瑶正在帮邱氏擦药,早晨年老夫人刚派来的两名丫鬟,丝雨和璇珠,此时正在打扫着碧落院的前厅和院子。

这时,碧落院的大门被打开,从院门外,走进十几个家丁,每人手中都端着不少东西。

“大小姐好,夫人好。”管家李程见到年元瑶母女,立即弯腰行礼。

年元瑶挑眉,暗道这太阳打哪出来了?

“大小姐和夫人前几日遭遇大火,老爷心中一直记挂,便让小的送些东西来,再拨一些下人过来伺候!”李程道。

“哦,放那吧。”年元瑶随意瞟了眼那些东西,粗看似乎都是一些名贵之物。

不应该啊,年成明怎么突然转性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那我以后能在府中随意走动么?”年元瑶问。

“这是自然,小姐是府中嫡女,府中任何地方都能去。不仅如此,小姐如今想出府,也是可以的。”

出府?

年元瑶挑眉,顿时来了点兴趣。

出府好啊,出府她就能办一些事情了……

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高昂呀点评: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章节试看:

淮北百家小说网最新小说

  • 爱你只是虚妄 爱你只是虚妄
    第一次从秦方舟的床上醒来的时候,我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一直这样纯粹,无关情爱。到后来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就入戏太深。一开始的时候秦方舟对我说:苏白荷,你配吗?后来他说:苏白荷,你什么时候偷偷住进了我的心里的?早知缘浅,奈何情深。...

    作者:蜜音现代言情

  • 一念情缠一念痴 一念情缠一念痴
    苏晚接连被绑架三次,男人心狠手辣却又异常神秘。她有深仇大恨未报,不敢轻易招惹是非,但男人得寸进尺,最终有一天她意外怀上了孩子。苏晚二话不说预约了手术,人已经躺在了手术台上,男人却浑身是血的赶到医院来。他看着她,“孩子呢?”苏晚相当诧异的望着他,须臾又是冷冷一笑,“打掉了。”男人顿时满目猩红,他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恨意滔天,“苏晚,我他妈早该杀了你!”...

    作者:谢漫总裁豪门

  • 先婚后爱:总裁大人,请滚开 先婚后爱:总裁大人,请滚开
    顾小米是被逼着嫁给了南宫羽的,她时时刻刻想要逃离他。可南宫羽却怎么能如她所愿?少爷,有人欺负了少夫人,将她赶出灵城;少爷,有人追求少夫人,还每天给她送花;敢觊觎我的女人?打断他的狗腿。少爷,少夫人想要跟人私奔;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作者:瑾心总裁豪门

  • 闪婚老公日久生情 闪婚老公日久生情
    表妹变白莲花,姑妈变成恶毒女。抢她公司,夺她爸爸,还想睡她老公?唐微微怒了,带着满满唾弃牵起老公的手一起生撕渣渣们。某日,唐小姐走进房间,语气笃定:“傅少爷,听说我周围所有女人都想压倒你,这怎么办?”傅司辰慵懒睁开眼,把人揽入怀里,声线暗哑撩人:“你周围有人吗?除了垃圾,我只看见你一个!”一个不小心,她抱住了这个高不可攀的男人,而他,始终在她左右……...

    作者:如归现代言情

  • 家有傻夫忙种田 家有傻夫忙种田
    被渣男贱女背叛,一朝身死,却没想到自己会踏上穿越之旅,更有个傻子夫君。在内操持家事,时不时与奇葩亲戚斗智斗勇。在外置办产业,积累浑厚财力。当小日子越来越有盼头时,却不料她那傻子夫君从来都不傻……...

    穿越重生

  • 繁星婉转似水柔 繁星婉转似水柔
    结婚一年,他们只见过三次。“夏繁星,如果不是你,我和馨儿早就在一起了!”“夏繁星,我不会如你所愿。”他不断侮辱着她,却口是心非的不许她离开。她沉默,清冷,倨傲。他冷酷,无情,残忍。若爱情是一次激烈的碰撞,那么他们之间的相处便是火山爆发。当火山熄灭成灰,他却开始后悔了……...

    总裁豪门

  • 终是情深缘浅 终是情深缘浅
    七年前,顾微与季晨因爱喜结良缘。七年后,一场误会,陷入万劫不复。她解释求饶,季晨却嘲讽她掩饰的演技高。她意外有孕,季晨却亲手送她进了手术室。她一心求死,季晨却用她父亲的尸骨示威。当迷雾散去,真相大白。他追悔莫及,只是那个爱他的人,却早已心死。...

    作者:沧笙现代言情

  • 王爷,王妃卷款潜逃了 王爷,王妃卷款潜逃了
    唔……战地医生误踩地雷被炸死,这是什么鬼?唔……尚书府庶女被人丢下悬崖,这是什么鬼?唔……那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美男,又是什么鬼?呃……好吧,穿越就穿越吧,但是,什么绿茶婊、白莲花全都在她身边打着转儿,变着法来陷害她,难道还当她是从前的脓包尚书府四小姐吗?那个什么皇叔的,麻烦把你的咸猪手拿开!...

    作者:蛋黄酥穿越重生

您的位置 : 淮北百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