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战神归来》林骁 我来巡山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淮北百家小说网

都市之战神归来

都市之战神归来

时间:2021-01-24 21:27:32 分类:都市情感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我来巡山主角:林骁 我来巡山

《都市之战神归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我来巡山,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梁锦煜心脏一抖。 他虽然叫了人,但因为担心妹妹的安危,他便带着贴身携带的四名保镖,先杀过来。 却没想,真正的人马还没到,自己这边,就已经栽了。 当然,此时此刻,他心里也清楚。 即便后面那十几号社会混子来了,也不会是眼前这个大块头的一合之将。 就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却没想,张清风主动让开了。 梁锦煜犹豫了下,还是壮着胆子,走了上去。

第7章

  挂断电话,梁锦芝就要起身,却是突然被一只脚,给踩得贴在地上。

  “谁允许你起来的?”

  林骁品着茶,悠声道。

  “我哥马上就过来了,你这样对我,只会死得更惨。”

  梁锦芝咬牙切齿。

  而且,林骁的脚,就踩在她的胸口上,丝毫没有怜香惜玉。

  这种羞辱,叫她无法忍受。

  林骁置若罔闻,自顾自饮茶。

  “还有心思喝茶,一会你怎么对的我,我绝对会百倍千倍还给你!”

  在梁锦芝眼中,林骁,就是在装哔。

  在外面赚了点钱,就自以为天底下没人能治得了他,像这种人,她见多了。

  “母树大红袍,内院特供,即便在黑市,也是万金难求。”

  “此等好茶,不喝,岂不可惜?”

  林骁喃喃,似在自我感慨,也似在对梁锦芝说,又或许,两者都有。

  才子配佳人。

  好茶配贵人。

  今日之林骁,手握重兵,权倾朝野。

  财富,更是沦为一串冷冰冰的数字。

  这一切,都是用那赫赫战功所换来。

  耀眼的勋章之下,埋藏着的,是百万将士的尸骨,是林骁那每每在深夜,就会被噩梦惊醒的,十年血泪史。

  林骁仰望夜空,那繁星点点,仿佛化成一张张,熟悉进骨子里,却再也无缘相见的脸。

  杯中茶水,缓缓倾洒向石台。

  我有好茶一杯,当敬百万袍泽之英魂。

  “装神弄鬼,亏心事做多了吧。”

  目睹这一幕的梁锦芝,忍不住嗤笑出声,“还内院特供,你咋不上天呢?吹牛之前先打打草稿,别惹出笑话,好么?”

  其实,刚才林骁杯酒敬英魂的时候,梁锦芝内心是被震撼到的。

  那一刻的林骁,庄重,肃穆,而又杀伐凛冽。

  那一刻的林骁,仿佛身处云山之巅,让人便是抬头仰望,也探不清其真容,神秘而又伟岸。

  这样的人,说没有故事,恐怕无人敢信。

  只是,梁锦芝不愿去深究。

  因为她发现如果去深究,自己就会开始对林骁,产生恐惧的情绪。

  掩耳盗铃,大抵如是。

  而越是如此,她梁锦芝就越是像一个小丑,让林骁提不起搭话的兴致。

  “是谁那么大的狗胆,居然敢打我梁锦煜的妹妹!”

  院门没锁,衣着奢华的梁锦煜,带着四名黑西服保镖,气势汹汹闯了进来。

  待看清,那被踩在地上的梁锦芝,梁锦煜瞬间炸了。

  “妹妹!”

  别看这俩兄妹都不是什么好鸟,但兄妹感情是真不错。

  梁锦芝在外但凡吃了点什么亏,梁锦煜都会第一时间为梁锦芝出头,即便错在梁锦芝,也不例外。

  而梁锦煜动辄挑断人的手筋脚筋,让人瘫痪,手段可谓毒辣。

  梁锦煜快步上前,却是一个黑压压的人影,堵住了他的去路。

  “滚开!”

  梁锦煜双眼通红。

  张清风就那么如门神般,站在台阶上,不言不语,眼睛直视前方,没有焦点。

  仿佛,梁锦煜等人,皆不入他法眼。

  “不让?行,老子就废了你,看你还让不让!”

  梁锦煜点了点头,退后几步,然后摸出一支香烟,放进嘴中。

  接着,他用手指头,巧妙地弹开那价值上万的,都彭打火机的金属盖子。

  叮!

  打火机亮起了火苗,于这黑夜,显得十分夺目。

  可是,没等他把香烟点着。

  他的嘴,便是控制不住地,微微张开。

  香烟,垂直掉落下去。

  他带来的那四名保镖,就在这短短时间,赫然全给废了。

  这么能打?

  梁锦煜心脏一抖。

  他虽然叫了人,但因为担心妹妹的安危,他便带着贴身携带的四名保镖,先杀过来。

  却没想,真正的人马还没到,自己这边,就已经栽了。

  当然,此时此刻,他心里也清楚。

  即便后面那十几号社会混子来了,也不会是眼前这个大块头的一合之将。

  就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却没想,张清风主动让开了。

  梁锦煜犹豫了下,还是壮着胆子,走了上去。

  看到梁锦芝如此狼狈,梁锦煜鬼火直冒。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我妹妹身份何等尊贵,你如此凌辱她,还想不想在淮云混下去了?识相的,就赶紧把脚挪开。”

  “你妹妹何等尊贵身份?愿闻其详。”林骁好奇。

  “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也难怪。”

  梁锦煜微微额首,跟着放心不少。

  在淮云,三大豪族联手之下,笼罩当空。

  可以说,淮云有头有脸的人物,深究起来,都能够和三大豪族,挂上关联。

  而如果林骁是本地人,住在这样的豪宅,指不定就和三大豪族的某一家搭着线。

  到时候,事情闹大,无非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既然不是本地人,那就好办了。

  在淮云这一亩三分地,面对三大豪族,外地佬,甭管是过江龙还是翻山虎,都得俯首!

  其实,口音方面。

  只不过是林骁在军中待的时间太长,口音杂了而已。

  “你知道淮云三大豪族吧?”梁锦煜道。

  “知道。”

  “那就行了,我们家一直在为高家做事,高家大公子,更是对我妹妹宠幸有加,我这么说,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吧?”

  作为高家的心腹势力,在淮云,的确是不同凡响,足以让梁氏兄妹自傲。

  “我就问一个问题,只要答案让我满意,我可以考虑放你们走。”

  林骁正襟危坐,目光依旧望着夜空,手指头有节奏的,轻轻敲打着石桌。

  仿佛梁氏兄妹,并不值得他正眼相待。

  而听闻此言,梁锦煜以为林骁是被震慑到了,所以才开始做出让步。

  当下便是冷笑一声,“别着急,我话还没说完,我想说的是,你打了我妹妹这件事,怎么解决?”

  你退,我则进。

  论心理交锋,他自认不输同龄人。

  何况林骁看起来,比他还小好几岁。

  殊不知,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然而,话音才落,便是砰的一声响起。

  梁锦煜口喷鲜血之余,猛然面朝地撞了下去,以至于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

  张清风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若非收了些力道,区区梁锦煜,已成死人。

  “何苦?”

  林骁伸手,耗住梁锦煜的头发,把它的脑袋拎了起来,面对自己。

  “我草拟大爷,你这么做,难道就不考虑后果?!”

  梁锦煜的额头青筋爆鼓,说话的时候,还有鲜血,从嘴里淌出来。

  “听说,你喜欢挑断人的手筋脚筋,哪怕是芝麻蒜皮的恩怨。”

  林骁说着,旁边的张清风,从兜里摸出一把匕首,放在了石桌上。

  “你、你想干什么?”

  梁锦煜倏然瞪大了惊恐的眼睛,赶忙道:“别,别冲动,你问,你问就是,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林骁的气势太足了。

  这让梁锦煜丝毫不怀疑,林骁,真敢挑断他的手脚筋。

  “当年那个女婴,现在何处?”林骁问道。

  “女婴?什么女婴?”

  梁锦煜一怔。

  梁锦煜的反应,基本上可以代表很大一部分人。

  林骁所料不错,他们,果真把那件事给忘了。

  就因为于李家来说,林素,以及林素的孩子,太过卑微?

  以至于在肆意践踏过后,随意地抛之脑后?

  当梁锦煜无意间,扫见身旁的梁锦芝时,这才一脸恍然,他似乎想起来了。

  因为,当年就是他的妹妹,梁锦芝,从林素怀中,骗走了那个女婴。

  “你是说,林素那个贱女人的女儿?”

  “你跟那个贱女人是什么关系?莫非那小贱种,不是李大公子的种,而是你的?”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堂堂李家大公子,居然戴了绿帽,笑死我了!”

  梁锦煜忍不住笑抽了,尽显小人得志之态。

  然而,他却忘了。

  石桌上的,那把准备挑断他手筋脚筋的,匕首。

第8章

  “啊!!”

  “啊啊啊!!”

  梁锦煜的惨叫声极度凄厉。

  梁氏兄妹,虽说早年生活困苦,但并未养成坚毅刻苦之性格,相反好逸恶劳,整天想着剑走偏锋。

  自打当年事发之后,五年来,更是酒色笙歌,享尽荣华。

  别说磕着伤着,就连苦着累着,都会哀嚎不迭。

  更别说,此刻手筋被挑断。

  而躺在梁锦煜身旁的梁锦芝,更是俏脸煞白。

  不是说兄长手筋被挑断这件事,把她给吓坏了。

  而是,刚才林骁的出手,实在太快。

  快到,她连林骁拿刀的动作都没看见,仿佛那柄匕首,自始至终都在那儿,原封不动。

  只见一道寒光乍现,她的兄长,手筋就已然被挑断。

  “这家伙,这些年在外面,到底是在做什么的?”

  梁锦芝心中泛起阵阵惊颤。

  这个时候,终于迎来了,今天的第三批人。

  除了梁锦煜先前打过招呼的十几号人马之外,还有另外四五十号人。

  当头那人中年,西装革履,神态颇有威严。

  “爸!”

  梁氏兄妹,如获救命稻草。

  “我爸来了,还不快放了我和我哥!”

  梁锦芝更是怒斥林骁。

  紧接着,她还颇为得意地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刚刚你那手下和我哥的人打起来的时候,我看形势不对,就悄悄给我爸打电话了。”

  “没想到吧?现在是不是很后悔?没有及时把我的手机收回去?”

  说完这些,梁锦芝就那么,目光挑衅地盯着林骁。

  原以为,故作镇静的林骁,在她父亲出现的刹那,总该慌乱了。

  却没想,林骁如旧。

  倒是林骁身后的张清风,突然扫了梁锦芝一眼,那眼神,如看智障。

  恰在此时,佣人端来煮好的八宝粥。

  “辛苦了,吉婶去休息吧。”

  “先生慢用。”

  吉婶躬身退下。

  粥有些烫,林骁吹了吹,随后舀起一勺,慢条斯理吃了起来。

  “云淡风轻,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相比梁氏兄妹,作为父亲的梁建就显得智慧沉稳多了。

  否则,即便在当年之事中,梁家功劳不小,也未必就能成为高家的心腹势力。

  “你们都在外面候着,刀棍全收起来,没我的命令,不可轻举妄动。”

  交代完,梁建一人走来。

  当看到自己的一双儿女,被人欺凌至此,儿子的一只手,更是直接被废了,梁建的脸部肌肉不由的微微抽搐。

  压下内心的愤怒,他走到林骁面前,拱手道:“先生,不知我这一双儿女,如何招惹到您了?”

  如此客气,意在试探。

  梁建不像他的一双儿女,他深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天下之大,何人敢称一手遮天,一切只不过都是相对而言罢。

  然而,他的客气并无得到回应。

  林骁自顾自吃着八宝粥,动作沉稳而缓慢。

  “混账东西,我爸在跟你说话,你耳朵聋了吗?”

  梁锦煜骂声才落,张清风的鞋尖,不知何时,赫然出现一头利刃。

  就那么轻轻一挑,梁锦煜另一只手的筋脉,也跟着被挑断了。

  这一手,可把梁建给震住了。

  下手如此不留余地,难道此人,真不怂三大豪族?

  “啊!!!”

  “爸!救我!快救我!疼死我了!!”

  梁锦煜在地上滚来滚去,惨嚎不止。

  “闭嘴!”

  梁建怒吼一声,心疼不已,却也恨铁不成钢。

  他稳了稳心神,再次客气地对林骁道:“先生,虽不知我这双不成器的儿女,如何招惹到您了,我这当父亲的,先在这里替他们向您赔个不是。”

  顿了顿,又道:“先生,我这次登门,是来解决问题的,不如先把我的这双儿女放了,你我再坐下来好好谈?”

  林骁依旧不语,仿若天上地下,只有他面前的那碗八宝粥。

  这画面,平平无奇。

  可,不知为何,却是让人莫名惊悚。

  按道理,外面五六十号人马围堵,反之林骁二人,孤立无援。

  占据绝对优势的梁家人,本不该胆怯。

  可此刻,他们望着慢悠悠吃粥的林骁,就是没来由的心惊肉跳。

  气场!

  对,就是气场!

  此人的气场,好生强大!

  有心思敏捷之人,震撼不已。

  “食不言寝不语?”

  “坐姿笔挺,不动如山……”

  梁建心中喃喃,兀的,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再看了看站在林骁身后的张清风,那股子沙场男儿的杀伐之气,让他对自己的猜想,更是确信几分。

  当即试探开口:“先生曾经是军部之人?”

  恰巧,粥毕。

  林骁放下勺子,张清风递来一块手帕。

  林骁接过手帕,轻轻擦了擦嘴,这才把平静的眸光,投向了那站在亭外,忐忑不已的梁建。

  “你倒是挺聪慧。”

  林骁微微笑着,却是补充了一句,“多了俩字,曾经。”

  果然!

  而且……

  梁建心绪电转。

  此时知晓林骁的身份,他已经没有半点报复的心思,眼下只想以最小的代价,平息事态。

  “先生,梁某有个朋友,和您来自一个地方,要不要我把他请过来,也许你们认识还不一定呢。”

  梁建挤出一丝笑容。

  “噢?”

  林骁眉头轻轻一挑,“既然如此,那就请他过来吧。”

  声音,平静如水,听不出喜怒。

  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如此胆大妄为。

  “好,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梁建大喜。

  以他断想,林骁如此年轻,级别势必不会有多高。

  而他提起的那位朋友,十八岁入伍,今年四十出头,一直在军部任职。

  退一万步讲,假设林骁在军部的地位,比他的那位朋友还高,也绝对不会高到哪去。

  他观林骁是个智慧之人,断然不会做出两败俱伤之举。

  打完电话,他琢磨了会,为求稳,又命人回家带一样东西过来。

  接到梁建求援电话的陈刚,只是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便是赶到澜沧景观,足见梁建在其心中的分量。

  梁建在淮云市的地位,抛开三大豪族,当为首屈一指。

  而且,梁建本身就是高家的心腹,故此,地位不同凡响。

  虽说陈刚和梁建分别在不同的体系做事,但大家同为淮云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如今梁建求援,陈刚也不能置之不理。

  “蔡兄,这么晚了,若非迫不得已,我也不会打扰您,请务必见谅。”

  梁建拱手道。

  “客气了,你我多年老友,你有事,我自然不会置之不理。”

  陈刚客套道。

  此人身材雄武,举止稳健,眉宇之间,仍旧残有刚毅杀伐之气。

  而听闻此言,梁建心中大定,暗叹自己有先见之明,老早就交好陈刚。

  他悄悄瞄了眼林骁,心想如果陈刚能够压住林骁,也未尝不能让林骁吃点苦头。

  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

  此时的陈刚,已经把视线落在了林骁的身上,那原本凌厉的双眼之中,竟是流露出一丝丝的惊疑。

  “陈伯伯,我在这里,救我!”

  梁锦煜带着哭腔大喊。

  没有如预想中,得到陈刚的回应。

  更没有如预想中,看到大发雷霆的陈刚。

  “您、您是……林帅?”

  此言一出。

  嗡的一声,众人大脑炸裂!

林骁 我来巡山完本试读结束。

一条小冷雁点评:

看了怎么多的都市情感小说,他们的套路都差不多看都看腻了,《都市之战神归来》这本书不错,十分有新意,文笔也很好,看到几个情节我都哭了。

都市之战神归来章节试看:

淮北百家小说网最新小说

  • 圣元王朝之女将军 圣元王朝之女将军
    为保护弟弟,她女扮男装成为镇国大将军,深入敌后,被拆穿身份,却爱上了敌国皇子。圣元王朝第一部陆暖冬篇...

    作者:待君归古代言情

  • 太古神帝 太古神帝
    丢失记忆的林宇,因为一枚无上金丹,将引发怎样的传奇?全新的修仙背景,全新的力量体系,每一次探索,都将是全新的大陆。实际上,这是一个讲述一位平凡少年,因为机遇,开始一段最现代化修真之旅的故事。而这个快要毁灭的世界,究竟藏着怎样的惊天的秘密?平凡少年,一步步前行,掌握全能之道,破世界之劫,探永生之谜,夺生死,握轮回,终成太古神帝。...

    作者:清香白莲玄幻奇幻

  • 婚昏欲睡:总裁,这婚我不结 婚昏欲睡:总裁,这婚我不结
    一场意外让她们两领了证,谁知她的好姐妹竟是这个新任丈夫的朱砂痣白月光,在她彻底沦陷的时候,她的前任回来了...

    作者:酸柠檬都市情感

  • 一胎二宝:盲妻宠上天 一胎二宝:盲妻宠上天
    他是临江市的铁血总裁,冷酷嗜血,令人闻风丧胆。她为了他失去了一双眼睛,梦寐以求成为他的妻子。最后却发现爱错了人,还被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五年后她华丽归来,发誓一定要将那些害她的人百陪奉还。可当她得知自己恨错了人,想全身而退时,男人却大手一挥楼着她的腰说:“老婆既然已经为我生了两个儿子,何不给他们在添加一个妹妹,凑成个好字!”盛云瑶:“霍瑾琛你想的美!”两个宝贝儿子:“妈咪还是从了吧,以后我们男女干活不累!”...

    作者:舞涩古代言情

  • 妖姬 妖姬
    淳于紫正专心工作,却发现自己工作的对象好像有些不对。自嘲了一下,她暗笑自己多心:自己是殡仪馆化妆师,面对的都是不会说话的“人”,哪里会有什么不对?可是,再仔细一看,真的不对!眼前的这个对象,好像睁开了眼!“啊!”她突然惊叫一声倒退两步,眼前的“工作对象”真的睁开了眼,一双血红的眼睛诡异的瞪着自己。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作者:金巧儿巧儿古代言情

  • 爹地好巧,这个女人是妈咪 爹地好巧,这个女人是妈咪
    林枝大意,认错人未婚先孕,被未婚夫嫌弃还被继母赶出家门,只好落魄逃离。四年后,她带着萌娃回来,没想到误惹本市最权贵的大人物。从此以后,他宠她爱她。她要报仇,他一声令下,她要发光,他便做她最强大的后台。林枝被感动,对外宣布:“我答应宋先生的求婚,也会好好当他儿子的后妈。”宋先生咬牙切齿:“后妈?你连自己有多少个宝都不知道?!”...

    作者:小书生婚恋生活

  • 似海双眸,不为我蓝 似海双眸,不为我蓝
    结婚一年,她一心一意,相夫怀子。可孩子生下,他却坚信那是个野种,要将孩子剁碎喂狗。为保住孩子,她丢了子宫,害死挚友,到最后,还是被他,一步步,逼进了地狱……...

    作者:大狐狸总裁豪门

  • 听我们的故事 听我们的故事
    林慕希最后悔的事就是爱上单君祁,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爸妈去世,哥哥被折磨后送去监狱,而自己被一丝不挂地赶出别墅——这一切只因他心爱人秦思瑶的一句疯话。真相大白之后,单君祁跪在林慕希的面前说:“慕希,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罪该万死!”林慕希拿起一把水果刀抵在了单君祁的心口:“是啊,罪该万死的是你!而在你死之前,我会把你欠我的,一点一点地给找回来!”...

    作者:秋无痕都市情感

您的位置 : 淮北百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都市之战神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