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仙帝》大结局免费阅读,《太古仙帝》最新章节目录-淮北百家小说网

太古仙帝

太古仙帝

时间:2021-01-13 21:58:53 分类:悬疑推理 来源:微阅云 作者:夙夜风歌

作者夙夜风歌的小说《太古仙帝》主要讲的是:按照青莲剑仙判断,在筑基七层之时他的实力便已足够,有八成把握夺得宗主之位,可如白寒秦北这样的存在,却出乎他意料之外。 “将杀生剑阵交与我,待我去一次古寻宫,便将宗主之位禅让于你。”白寒缓缓开口, “古寻宫……”谢木听后,瞳孔又是微微一缩。 所谓古寻宫,乃是古寻宗的最大禁地,蕴藏有诸多造化,甚至有传言,古寻宗之所以以古寻为名,便是因为此地。

斩杀-夙夜风歌

  血月笼罩,铺天盖地,避无可避。

  这是真正的大杀招,只需施展出来便无法闪避,只能硬碰硬。

  而朱辰自信,区区土著,断然无法抵挡贺鸣山的最高秘传,自己的最强法术!

  不过是一位不毛之地的所谓天才罢了,或许有些小手段,但真正与自己交战,还远远不够格。

  朱辰目中,有着冰寒杀意。

  而谢木目中,只是一片平静。

  “本想将此术作为底牌,不曾想……这么快便要暴露了。”谢木苦笑,长处一口浊气,而后冰冷开口,“杀生剑阵!”

  消耗六十余枚灵石,苦修半月时日的最强杀招。

  如今,终于要显露其锋芒!

  十三柄飞剑,腾空而起!

  仿若太古凶兽在复苏,恐怖气机令人惊惧,滔天剑气流转,只是片刻,便将血月团团围绕。

  “这是……”秦北惊骇了,这十三柄飞剑,正是出自他的手笔,却万万未曾想到,是拿去作剑阵之用。

  因为,用足足十三柄飞剑布成剑阵太过不可思议了,这是真正的大手笔!

  寻常剑阵,用普通玉剑便可,使用飞剑,反而会导致剑阵崩溃。

  再上一等的高阶剑阵,则是在玉剑中夹杂飞剑,作为阵眼,这样的阵法,已经算得上极为难得了。

  而比之品阶还要高的……则是全部用飞剑布阵,如此阵法,便是在整个通神国都算得上最上等,便是皇族都要心动,不可能无动于衷。

  区区破落宗门罢了,怎么可能拥有此等宝贵之物?

  连他都如此失态,古寻宗内的诸多长老,自然更是惊骇到极致。

  “这谢木……”

  “好!好!好!”百还道人此刻,更是情难自抑,接连说出三个好字。

  “我本以为古寻宗没救了,宁宗主陨落,诸多长老,个个只为己利,晚辈弟子更是无一位可堪大任,如今看来错了!”百还道人神情激动,在心头暗自感叹。

  可如他这般振奋狂喜者有,心怀不轨者……更多!

  “杀生剑阵么?”一位长老喃喃,“如果我得到……”

  为了权利,他们可以跑去外界请来年轻天才,扰乱宗门,而对于修行者来说,权利……还算不得最为珍贵之物。

  最为重要的,是实力!

  为了实力……他们又能做到何等地步?

  谢木不知晓,但如今已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了,他相信自己所在的宗门,还不至于全是利欲熏心之辈,存在着正义与良知。

  “杀生剑阵么……”动了歪心思的,除去某些长老之外,还有一人。

  白寒眸子微微眯起,但表面依旧平静,看不出丝毫异状。

  众人心思各异,而朱辰的心底,则只有两个字。

  “完了!”

  他知道十三柄飞剑布成的剑阵意味着什么,他很自负,以天骄自居,认为谢木不过是土著罢了。

  可在杀生剑阵出现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错了。

  而按照贺鸣山的规矩,犯错,便意味着死亡。

  贺鸣山,并非势力,而是一群不法之徒的聚居地,其中每个人,都是无法无天之辈,一言不合,便会大打出手,而一旦出手,便必定会分出生死。

  不存在比试,不存在切磋,朱辰在谢木身上,看到了贺鸣山修士的特性,他知道,此人不会放过自己。

  说时迟那时快,巨大血月,只是片刻便在杀生剑阵的恐怖攻势下溃散,谢木目光冷漠,朝着远方朱辰,遥遥一指。

  没有意外,十三柄飞剑,盘旋而起,将朱辰斩杀。

  一代魔子,就此陨落!

  上前一步,将朱辰储物袋收起,谢木不动声色退了回去。

  他知道哪些人能留哪些人必须杀,这朱辰,便是必杀之人。

  “哈哈哈,我古寻宗后继有人啊,谢木小友果真没让宁宗主失望。”出乎意料,第一个上前套近乎的,正是朱辰背后的金丹初期强者。

  哪怕前一秒,他还在和朱辰同仇敌忾,可下一刻,却飞快得变脸。

  方才谢木对朱辰下杀手之时,他也未曾阻拦,明明以其手段,只需翻手便可让杀生剑阵湮灭。

  这也是朱辰没有后台的缘故,贺鸣山修士,便是死去一万次都不会有人前来报复。

  “古轮长老客气了。”谢木笑着抱拳道,但目光深处,却是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意。

  朱辰分明是为他出手,可此人却对其死丝毫不曾在意,如此无情无义之人,断然不可深交。

  “我请此人出手,也只是怕某些奸邪之人夺权而已,断然没有让他担任宗主的心思。”古轮道人笑着道。

  他自以为如此言语便能骗得谢木信任,若从表面看来,也确实如此。

  可经过张灵一事,谢木已不再是曾经的纯真少年了,自然不可能如此轻易便上当受骗,表面虽有笑意,目光深处,却是一片寒芒。

  从王首口中,谢木早便得知,第一个请来外界修士的,便是此人。

  或许,若无古轮长老,便没有今日的这场闹剧!

  古寻宗如此不正之风,此人当担首责!

  而如今,却还要如此惺惺作态,着实令人作呕。

  谢木心头虽然冰寒,但嘴角却带着笑意,令人如沐春风。

  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这古轮可是金丹初期强者,远非如今的自己可以战胜。

  “古轮长老大义!”谢木笑着称赞。

  “谢木小友,先休息片刻吧,下一轮比试,待得半个时辰之后再开始。”百还道人笑着道,此刻他对谢木的态度,无疑要比一开始好上太多。

  这并非是他趋炎附势,因为不止谢木,他对所有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如今才是反常,升起了爱才之心。

  “多谢长老。”谢木抱拳道谢,他在古寻宗生活了十余年,自然对诸多长老都极为熟悉,知道谁是假意谁是真心。

  连两位金丹初期长老都如此表态,其余半步金丹长老,自然更是纷纷上前,与谢木套起近乎来。

  唯有白寒身后的金丹初期强者,此刻冷哼一声,一语不发。

  半个时辰匆匆过去,谢木一身灵力终于恢复到巅峰状态。

  第三轮比试,宣布开始。

  秦北对决白寒,谢木,则是对决一位并不相识的筑基九层强者。

  不过,此人虽是筑基九层的天骄,但论起战力,想必还不如朱辰,此战尚未开始,谢木心头,便已有了八成把握。

  真正值得注意的,是秦北与白寒的对决!

  这两人,一个比一个神秘,除去修士的身份之外,还是万中无一的毒师与炼器师。

  到底……谁更为强大,会成为自己登临宗主之位的最大障碍?

  秦北白寒两人,走上高台。

  “秦北兄……真是未曾想到,我俩这么久不见,一见面便要生死相搏……”不曾想到,两人竟早便认识,此刻登上台去,却并非即刻开始战斗,而是寒暄起来。

  “是吗?”秦北听后,却只是冷晒一声,“若与你相见不生死相博,反而侃侃而谈,这才是怪事。”

  谢木见状,又是一愣。

  原来这两人并非朋友,而是早有仇怨!

  白寒眸子,微微眯起。

  “我所修行的,都是杀人手段,你可要小心了。”白寒语中带刺。

  “所谓毒师,见不得台面的东西罢了,不值一提。”秦北声音冷漠,却令得在场诸多修士,齐齐面色一变。

  “此人……原来是一位毒师!”

  “难怪!”

  古寻宗无数长老恍然,而谢木同样露出一抹诧异之色。

  他诧异的,却是除去青莲剑仙之外,还有人能看破此人的真正身份。

  或许,这是他们早便相识的缘故。

  自己的最大隐秘被道出,白寒神色当即微微一变,却并未发怒,只是蓦然大袖一挥。

  点点白色粉末,朝着秦北急促冲去。

  战斗,一触即发。

  秦北脸色凝重,他知道白寒身份,自然也知道对抗之法,双目一凝,终于找到了白色粉末的位置,身子一侧将其躲过。

  与此同时,一柄白色飞剑浮现,伴着凌厉剑芒朝白寒刺去,这是秦北炼制的法宝,威力不凡,比起谢木所拥有的十三柄飞剑还要强悍数筹。

  两人是旧识,自然对对方的战斗手段了如指掌,白寒也不例外,如早便料到秦北会如此出招一般,一抹莹白光芒浮现,将飞剑抵挡。

  雄浑灵力,适时在半空之中交织盘旋,声势不凡。

  “哼。”白寒冷笑,“若我还在筑基八层,或许尚会惧你三分,可我已晋入筑基九层,你又如何会是我的对手!”

  白寒语罢,如河流一般的雄浑灵力陡然开始流转起来,他并未再挥袖,而是将毒粉夹杂在灵力之中,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

  这是凭借雄浑灵力才能施展之术,大开大合,但却最是难以抵挡。

  他在凭境界压人!

  毫无疑问,秦北被压制了,他的手段虽然层出不穷,但境界毕竟低上一等。

  面对他人,秦北可以越阶而战,凭借诸多手段与法宝取胜,可在白寒面前,则有些不够看。

  两人拥有的法术相差不大,这种时候,境界差距便尤为重要。

  最后,白寒艰难取胜,秦北身形一颤,跌下高台,但他自身也受到了重创,一身灵力所剩无几。

  奇怪的是,秦北虽然失去了反抗之力,但白寒却似有所顾忌一般,未曾下杀手。

  两人早有旧怨,按理来说,他不可能放过秦北,谢木甚至已经做好了暗中出手的打算,却不曾想只是点到为止。

战白寒【上】-夙夜风歌

  “这两人……”谢木目光凝重到极致。

  目睹这一战,便是他也有些惊骇,秦北白寒两人的战斗,太过惊人了,寻常筑基八层修行者,便是在这余波之下都会肉身崩碎,难以抵挡。

  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哪怕是朱辰与这二人相比,都相差了一个档次。

  而自己……又能否战胜这样恐怖的存在。

  胜算……不过三成。

  哪怕谢木对青莲经与自己有着极大的信心,此刻也不由下了这样的判断。

  他的实力,可以说是进步极大了,放在数月以前,恐怕在此等天骄手中撑不过一招。

  这并非是谢木太弱,而是眼前两人太强,属于真正的天骄一列,便是在通神国无数年轻修士中,都足以站在最巅峰,一览众山小。

  虽有青莲剑仙相助,但谢木的底蕴还不够。

  深吸口气,谢木目光依旧坚定,缓步走上台去。

  他的对手,是一位筑基九层修行者。

  这是谢木第一次越阶而战,其对手,更是一位极其强大的少年天才。

  但结果依旧有惊无险,哪怕这筑基九层修行者手段不凡,也依旧抵挡不住杀生剑阵,十三柄飞剑之威恐怖到极致,无可抵挡。

  最终比试,谢木对决白寒。

  胜者,便是下一任古寻宗宗主。

  百轮长老面露期待之色,他知道白寒很强,也知道谢木与这等真正的天骄相比还要稍逊一筹。

  但或许,眼前这位从筑基六层成长至今的少年,可以创造奇迹。

  而白寒身后的金丹初期长老,却只是淡淡冷哼一声,他知晓白寒的实力与身份,自然不会认为区区谢木会是其对手。

  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有如天堑。

  修为恢复完毕,两人齐齐走上台去。

  “你很强,在这区区古寻宗内做道子,太过屈才了。”却不料,白寒并未出手,而是笑着道,“古寻宗宗主,我只做三月,若你愿意归顺于我,三月之后,我便将宗主之位传与你,如何?”

  “不必了。”谢木语气淡然,他自然知晓白寒心思,他想要的,并非是自己归顺,而是杀生剑阵。

  如此宝贵法术,便是他也心动了,甚至愿以古寻宗宗主之位作为交换,可以谢木心性,自然不会甘作他人奴仆。

  “你会为今日的决定后悔的。”白寒淡淡笑道,”不妨告诉你,古寻宗宗主之位,我并不在乎,这只是我宗宗主的一个考验而已……我与秦北,都是因此而来。”

  谢木瞳孔微微一缩,他终于知道所谓的意外从何而来,外界的闲散天骄便是强也有限,这是其余的大势力伸手了,想要染指古寻宗这块“大蛋糕”。

  按照青莲剑仙判断,在筑基七层之时他的实力便已足够,有八成把握夺得宗主之位,可如白寒秦北这样的存在,却出乎他意料之外。

  “将杀生剑阵交与我,待我去一次古寻宫,便将宗主之位禅让于你。”白寒缓缓开口,

  “古寻宫……”谢木听后,瞳孔又是微微一缩。

  所谓古寻宫,乃是古寻宗的最大禁地,蕴藏有诸多造化,甚至有传言,古寻宗之所以以古寻为名,便是因为此地。

  若此言为真,那它的历史,比延续上千年的古寻宗还要久远!

  历朝历代,唯有古寻宗宗主可以进入此地,寻找造化。

  且不知为何,唯有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修士方可进入,年岁更高者,会被无形禁制阻挡,也因此,一代老祖定下规矩,唯有二十岁以下的少年,才有成为下一任宗主的资格。

  这是古寻宗的最大隐秘,不可以告知他人,便是古寻宗弟子,也只有少数几人知晓,一旦宣扬出去,定然会惹来灭门之祸。

  古寻宗诸多长老,便是再如何贪图名利之辈,也不敢泄露古寻宫讯息,这白寒又如何会知晓?

  难道……是他背后的金丹初期强者告知?

  不过诡异的是,这白寒并未刻意压低声音,但其话语,却只有自己能够听到,这显然是类似神识传音之术的高端手段。

  谢木目光微微一冷,再度摇头。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白寒声音渐渐变冷,“既然如此,便怪不得我了。”

  丝丝杀意涌现,筑基九层的恐怖灵力轰然爆发开来,白寒挥袖,无色粉末狂涌而来。

  谢木神色郑重,只是下一刻便找到毒粉位置,身形一侧将其躲过。

  “倒有些本事。”白寒冷哼一声,这粉末无色无味,绝非普通人可以看到,却不曾想除去秦北之外,这区区土著也能躲过。

  下一刻,他故技重施,白色粉末伴随着滔天灵气涌动开来,从四面八方涌向谢木。

  这是凭灵力在压人,若谢木灵力不如白寒,便是再如何躲闪抵挡都无用,终究会染上毒粉。

  但修行了青莲经的谢木,灵力之雄浑又岂是白寒可比,便是他境界更高也无用。

  轰轰轰!

  点点灵力,霎时间涌动开来,无数灵力匹练乍现,谢木无惧,凭借灵力与白寒硬悍。

  无穷灵力,在半空中交织缠绕,使得白寒神色,忍不住地微微一变。

  “怎么可能!”他来历不凡,修行的功法自然也绝非凡俗,这区区土著小子,怎么可能凭借筑基八层修为与自己硬悍?

  难道,是他吞食了提升灵力的丹药异果不成?

  他却未曾想过,这是谢木修行功法太过强悍所致,毕竟,无人能够想到,区区土著小子,会拥有传说中的神级功法。

  便是通神国皇室,都不可能拥有此等珍贵之物,神级功法,应当存在于通神国之外更为广阔的天地,而非古寻宗。

  凭借灵力压人不成,白寒当即冷哼一声,不再迟疑,身形接连后退数步,冷喝道:“万毒功!”

  一头巨大蟾蜍,蓦然浮现,其身布满黑色斑点,显得恐怖骇人至极。

  谢木目光一凝,他曾见过白寒与秦北的一战,自然知道这巨大蟾蜍的功效,若肉身碰触其上,只是刹那便会沾染剧毒,使得一身修为下降数筹。

  “火蛇术!”谢木不敢迟疑,连忙伸手掐诀,于半空之中化作一头数丈火蛇,狰狞咆哮,火光涌现间,直奔巨大蟾蜍而去。

  “轰轰轰!”

  两者相撞,旋即各自消散,化作点点灵气,再不见踪影。

  谢木暗自庆幸,还好刚才目睹了白寒秦北之战,对于此人手段了然于胸,否则真以古寻拳对敌,便是将蟾蜍击溃,自己也会在剧毒之下遭受重创。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于毒师尤其如此。

  “古寻拳!”谢木低喝,没有丝毫迟疑的再度出手,双手握成拳状,直奔白寒而去。

  恐怖灵力霎时间涌现,若是寻常筑基八层修士,在这灵力威压之下便会窒息,失去战斗之能。

  白寒神色镇定,蓦然挥袖,点点毒粉霎时间涌现,但却被谢木灵巧躲过,下一刻,古寻拳之威爆发到极致,朝着白寒面门砸去。

  白寒双手护在胸前,下意识地抵挡,可以古寻拳之威,又岂是如此轻易便能防住。

  “砰!”

  沉闷的轰击声响起,在这一拳之下,白寒身形跌退数步,脸颊之上,甚至浮现出一抹苍白。

  谢木乘胜追击,再度挥拳。

  无人相信,此时占据上风的,并非白寒,而是谢木!

  这要多亏了秦北与白寒的一战,为谢木搜集到了足够的讯息,他知晓白寒法术虽然层出不穷,但肉神之力却极为孱弱,若贴身近战,断然不可能是自己对手。

  “千衍术!”但白寒毕竟非常人,是真正的天骄之辈,在谢木的进攻中抓住空隙,飞快掐诀。

  无穷灵气涌现,白寒身形,竟在谢木眼前化作万千虚影,旋即同时挥袖!

  上千毒粉,霎时间从四面八方涌现!

  如此情景,骇人至极,上千人同时挥袖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堪称震撼,但谢木目光依旧平静,并未闪躲,而是大喝一声:“爆!”

  轰轰轰!

  上千道灵力匹练,霎时间涌现!

  青莲经之威,爆发到极致,若是寻常筑基八层修士,恐怕同时催动数十道灵力匹练便是极限,而谢暮能催动的,足有上千道。

  白寒的上千分身,同时间炸开,只留下本体,面色苍白,在远方浮现,望向谢木的眸中,满是骇然与震惊。

  同时催动上千灵力匹练……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手段。

  怎么可能有筑基八层修士能做到如此地步!

  千衍术,是一种极其强悍的攻击手段,但却并非无敌,有着不小的弊端。

  每一道分身消亡,都会使主体灵力受损,但以白寒的灵力雄浑程度,这样的损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一道分身带来的灵力消耗,可以忽略不计,上千道分身一同消散,便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了。

  白寒面色苍白,深吸口气,望向谢木的眼神,终于变了。

  他知道,自己错了,这名为谢木的少年,并非是一位可以随意蹂躏之辈,而是不下于秦北的强悍敌手!

完本试读结束。

一条小安妮点评:

很棒!很棒!很棒!夙夜风歌这本书的故事内容太精彩了!看了还想看!

太古仙帝章节试看:

淮北百家小说网最新小说

  • 爱你只是虚妄 爱你只是虚妄
    第一次从秦方舟的床上醒来的时候,我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一直这样纯粹,无关情爱。到后来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就入戏太深。一开始的时候秦方舟对我说:苏白荷,你配吗?后来他说:苏白荷,你什么时候偷偷住进了我的心里的?早知缘浅,奈何情深。...

    作者:蜜音现代言情

  • 一念情缠一念痴 一念情缠一念痴
    苏晚接连被绑架三次,男人心狠手辣却又异常神秘。她有深仇大恨未报,不敢轻易招惹是非,但男人得寸进尺,最终有一天她意外怀上了孩子。苏晚二话不说预约了手术,人已经躺在了手术台上,男人却浑身是血的赶到医院来。他看着她,“孩子呢?”苏晚相当诧异的望着他,须臾又是冷冷一笑,“打掉了。”男人顿时满目猩红,他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恨意滔天,“苏晚,我他妈早该杀了你!”...

    作者:谢漫总裁豪门

  • 先婚后爱:总裁大人,请滚开 先婚后爱:总裁大人,请滚开
    顾小米是被逼着嫁给了南宫羽的,她时时刻刻想要逃离他。可南宫羽却怎么能如她所愿?少爷,有人欺负了少夫人,将她赶出灵城;少爷,有人追求少夫人,还每天给她送花;敢觊觎我的女人?打断他的狗腿。少爷,少夫人想要跟人私奔;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作者:瑾心总裁豪门

  • 闪婚老公日久生情 闪婚老公日久生情
    表妹变白莲花,姑妈变成恶毒女。抢她公司,夺她爸爸,还想睡她老公?唐微微怒了,带着满满唾弃牵起老公的手一起生撕渣渣们。某日,唐小姐走进房间,语气笃定:“傅少爷,听说我周围所有女人都想压倒你,这怎么办?”傅司辰慵懒睁开眼,把人揽入怀里,声线暗哑撩人:“你周围有人吗?除了垃圾,我只看见你一个!”一个不小心,她抱住了这个高不可攀的男人,而他,始终在她左右……...

    作者:如归现代言情

  • 家有傻夫忙种田 家有傻夫忙种田
    被渣男贱女背叛,一朝身死,却没想到自己会踏上穿越之旅,更有个傻子夫君。在内操持家事,时不时与奇葩亲戚斗智斗勇。在外置办产业,积累浑厚财力。当小日子越来越有盼头时,却不料她那傻子夫君从来都不傻……...

    穿越重生

  • 繁星婉转似水柔 繁星婉转似水柔
    结婚一年,他们只见过三次。“夏繁星,如果不是你,我和馨儿早就在一起了!”“夏繁星,我不会如你所愿。”他不断侮辱着她,却口是心非的不许她离开。她沉默,清冷,倨傲。他冷酷,无情,残忍。若爱情是一次激烈的碰撞,那么他们之间的相处便是火山爆发。当火山熄灭成灰,他却开始后悔了……...

    总裁豪门

  • 终是情深缘浅 终是情深缘浅
    七年前,顾微与季晨因爱喜结良缘。七年后,一场误会,陷入万劫不复。她解释求饶,季晨却嘲讽她掩饰的演技高。她意外有孕,季晨却亲手送她进了手术室。她一心求死,季晨却用她父亲的尸骨示威。当迷雾散去,真相大白。他追悔莫及,只是那个爱他的人,却早已心死。...

    作者:沧笙现代言情

  • 王爷,王妃卷款潜逃了 王爷,王妃卷款潜逃了
    唔……战地医生误踩地雷被炸死,这是什么鬼?唔……尚书府庶女被人丢下悬崖,这是什么鬼?唔……那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美男,又是什么鬼?呃……好吧,穿越就穿越吧,但是,什么绿茶婊、白莲花全都在她身边打着转儿,变着法来陷害她,难道还当她是从前的脓包尚书府四小姐吗?那个什么皇叔的,麻烦把你的咸猪手拿开!...

    作者:蛋黄酥穿越重生

您的位置 : 淮北百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推理 > 太古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