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溺成妃: 妃常傲娇》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淮北百家小说网

宠溺成妃: 妃常傲娇

宠溺成妃: 妃常傲娇

时间:2021-01-21 14:18:57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微小宝 作者:白夜梦

最新小说《宠溺成妃: 妃常傲娇》是白夜梦的书,主要内容为:可是死鬼骁王回来了,若知道王妃失贞,还不把她丢进这深坑里整死? “娘娘……”念安拖着哭腔,扭头看她。 念安嘴乖些,所以念恩挨的打更重,念安现在还有力气叫她,念恩却已经快咽气了!’ 天边渐渐卷起鱼肚白。 只见几名太监抬着小辇匆匆过来,走过细窄的横木,到了石柱边,解下她,给她套上一件宫装,扶着她下来。 “娘娘,皇上和太后在正德殿,宣你过去见驾。”

宠溺成妃: 妃常傲娇第13章试读

  

  笞刑没继续,没有什么比骁王回朝更令人惊奇的事了!

  渔嫣听说过,骁王此人,亦正亦邪,武功出神入化,为人狂傲不羁,他想要的东西,喜欢的人,从来不肯放过,只图一个痛快而已。其母和芙叶太后乃是表姐妹,前后进宫,一同受宠,御天祁的感情也算不错。但是御天祁在人前,更加谦逊一些,加之芙叶太后得势,所以太子之位,一直在二人之间摇摆不定,未成定局。

  三年多过去了,他居然回来了!

  人群呼啦啦地走光,全去看热闹去了,没人理会被绑在这里的三个人。

  渔嫣挺郁闷的,这才叫真的死定了,骁王若不归,她还能指望御天祁能在色心的指使下,暂时让她安全,她再逃之夭夭。

  可是死鬼骁王回来了,若知道王妃失贞,还不把她丢进这深坑里整死?

  “娘娘……”念安拖着哭腔,扭头看她。

  念安嘴乖些,所以念恩挨的打更重,念安现在还有力气叫她,念恩却已经快咽气了!’

  天边渐渐卷起鱼肚白。

  只见几名太监抬着小辇匆匆过来,走过细窄的横木,到了石柱边,解下她,给她套上一件宫装,扶着她下来。

  “娘娘,皇上和太后在正德殿,宣你过去见驾。”

  太监把她塞上小辇,抬着就往正德殿走。想来是要让她去见骁王,然后判定她命运……有没有毒酒,让她自我了断?她愈加郁闷,真想跳下小辇逃跑。

  现实,总要面对。

  小辇在正德殿外停下,太监扶她下来,有人进去通报,随即里面就层层响起通传之声。

  渔嫣一身狼狈,就这样披头散发,蓬头遢面的走了进去。

  只有御天祁、太后,以及几名重臣,还有一名身形挺拔的男子站于殿中,那就是骁王?

  渔嫣渐渐近了,抬眸,只见御天祁正满脸愠怒地盯着她,也不知道是因为骁王回归,还是因为她没守住他要的身子。

  “渔嫣,璃儿回来了,你要如何向他交待。”

  芙叶太后冷冷地说着,指上的金指套在椅子扶手上轻轻一敲。

  “但请王爷发落,总之妾身问心无愧。”

  渔嫣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那男子,然后福身行礼,死撑着不承认,也是活命的一妙招。

  殿中很静,那男子呆了半晌,赶紧匆匆回礼。

  “王妃娘娘,属下不是骁王,是骁王以前麾下副将赦连宣。”

  啊?渔嫣猛地抬头,那死鬼在哪里?

  她扭头四处打量,只见众人都朝她身后看去,于是赶紧转身,只见几名太监抬着一张椅子进来了。

  那人身形高大,身着紫色王袍,长及腰下的白发如雪,一身冷硬之气,可惜脸上……疤痕纵横,极为可怖!

  她倒吸一口凉气,她方才一路在念叨死鬼夫君,不想真来个丑陋似鬼的。

  御璃骁的视线冷冷掠过她,迎向龙椅上的母子二人。饶是他不动,不说话,渔嫣也感觉到了他身上那无人能比的霸气。

  雪色长发被穿堂而过的清风拂动,丑陋如鬼的脸上,一双深瞳幽暗冷锐,只要被他看一眼,那被看之人都会觉得如坠深寒地狱,心生恐惧。

  渔嫣也害怕了,只怕这个人会用比虫蚁更可怕的手段来折磨她!那会是什么?别是凌迟就好,太痛!

  正满腹杂念时,芙叶太后从座上起来,也不扶宫婢的手,快步下来,轻轻弯腰,双手轻捧住御璃骁的脸,凤眼里泪珠滚滚而下,悲凄之情溢于言表。

  “璃儿,你能回来,太好了。”

  御璃骁冷哼一声,让场面顿时变得压抑尴尬。

  “哀家已经召各地神医入宫,一定会治好你的腿和脸。”芙叶太后却不管他的冷漠,继续轻抚他的脸,哽咽着说。

  “太后,此女是谁?”御璃骁却转头看向渔嫣,冷冷地问,沙哑的声音,就像被锯子锯过一般。

  “她是你的王妃,渔朝思之女,渔嫣,你当日遇袭身受重伤,哀家便依祖例,为你娶进正妃,为你冲喜。”太后赶紧说。

  “为何如此狼狈?”御璃骁又问。

  “她……犯了错,哀家正在罚她。”芙叶太后说。

  这一问一答,似乎御璃骁才是主子,芙叶太后对他的恐惧也见一斑。

  御璃骁,战无不克的战神,长刀染血,毙于他刀下的敌人数不胜数,传言只要他横刀立马于阵前,足能让敌军失去斗志,俯首称臣。

  这传言肯定是夸大了,可渔嫣也明白,若非极心腹之人下手,御璃骁也不会惨烈至此。她能嗅到朝堂上再度出现的紧张气氛,一国不能容二虎,虽然他残了,可毕竟是威震八方的战神骁王!

  “何错?”骁王又问。

  芙叶太后柳眉轻蹙,低声说:“不洁。”

  骁王眼中闪过几分杀机,转头看向渔嫣,沉声道:“既是本王之妃,当由本王处置。”

  “皇兄。”一直静坐的御天祁猛地起身,大步过来,低声说:“真相还未查明,皇兄勿需动气,还是先交由宗人府察办清楚。”

  “不需要,来人,带王妃回府。”骁王冷冷一声,立刻有三名侍卫进来,两名抬起椅子,一名向渔嫣抱拳。

  他还是这样咄咄逼人!

  芙叶的脸色骤变,掩于锦袖里的双手紧攒成拳。她想逼出渔嫣身后的男人,没想到出来的却是御璃骁。

  御天祁的脸色也难看至极,渔嫣这一回府不知吉凶祸福。他从小就和御璃骁明争暗斗,为赢他,他下足苦功,甚至娶妻,也都是娶回能助他一臂之力的重臣之女,不像御璃骁,天生狂傲,只纳美人入府,只享鱼水之欢。

  时隔三年半,渔嫣再度踏进骁王府。

  姬妾们已经散尽,王府里只有几名忠仆在守着,每天打扫庭院,修剪花枝,所以府中景致也不至于太过凄凉败落。

  侍卫们把御璃骁扶到椅边,渔嫣从他身后暗自打量,他双腿像面条一样,一点力也使不上。

  “渔嫣,你父亲几次弹劾于我,你还敢嫁我为妻,胆子倒不小。”他在椅上坐下,盯着渔嫣的眼睛,冷冷地问。

  “先皇旨意,妾身不敢违抗。”渔嫣勾头,弱弱回答。

  “不洁是何意?”他冷冷嗤笑,又问。

  “……”玩文字游戏?渔嫣并不敢招惹这个男人,只有保持沉默,以静制动——行了吧,渔嫣,什么以静制动,你现在根本是被动挨打,根本不敢吭气。

  门又开了,风挟裹幽香拂进鼻中,渔嫣扭头,只见一名身着绿衣长裙的女子,托着芳香四溢的小米粥,微笑着走过来。

  “骁哥哥,吃粥了,这位姐姐是……”女子转头看渔嫣,一脸疑惑。

  “她叫渔嫣,今后你不必洗衣做饭,这些活都交给她去干。”御璃骁淡淡地一句,接过她递来的粥碗,慢吞吞地吃。

  他的手倒是很漂亮,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不像握剑的手,倒像是能书写翠墨文章的手。

  渔嫣对于这种处罚挺意外,不是狠狠打个一百来鞭,再剜眼睛,剁骨头?

  “那我替你更衣梳洗,早点歇着吧。”女子用锦帕温柔地替他擦了擦嘴,小声说。

  “晨瑶,这也让她办,你去歇着。”御璃骁的声音总算有了几分温度,轻轻地拍了拍少女的手。

  原来叫晨瑶,看上去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应该比她还大。鹅蛋脸,杏眼朱唇,纤细的腰身,身上的幽香似是一种青草,在哪里闻过,渔嫣记不太清。

  总之,是个美人儿。

  晨瑶很温柔,也不多话,收好东西就走了。

  渔嫣累了,可他坐在椅上,只管看她的书,根本不搭理她。这样站一晚,也是痛苦的事呢,何况是她已经许久未吃饭,刚刚的小米粥惹得她肚中咕咕直响,忍不住盯着他暗咒,该死的,怎么还不去睡?

  御璃骁突然抬眸看她,她来不及躲开目光,只有尴尬地一笑……笑……她居然还敢笑!

  他也楞了一下,眸子里戏谑之光顿浓。

  “过来。”他说。

  渔嫣只得过去。

  “跪下。”他又说。

  渔嫣只能跪下。

  他的长指掐住她的下颌,再一点点地往她领子里探,手指停在她的肩上,轻轻一捏。

  渔嫣一抖,飞快地抬眼看他像鬼一般的脸,一阵寒意从心头涌起。起风了,从每个大敞的窗子里吹进来,凉风紧贴着她的肌肤,钻进她的领口,似乎还渗进她的骨头里,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害怕我?”他哑声问。

宠溺成妃: 妃常傲娇第14章试读

  

  “不敢。”渔嫣又垂目,她这不是装,近距离这样看他的脸,太碜人了!这样纵横划拉的刀疤,就像被烙铁网子直接扣上去,再一拔拉撕扯出来一样。

  “哼……”他冷笑一声,手指慢慢往下,摸到她的雪腕上,握住了,往前一拽,迫得她不得不靠得更近。

  “渔嫣,太后为何选你为王妃?”

  他的呼吸就从她的发边拂过,雪色长发贴到她的脸上,让她又微抖了一下。

  “因为妾身无依无靠,用于冲喜最合适。”

  “居然没让你殉葬。”他冷笑,终于松开了她。

  “太后怜爱……”渔嫣没说完,一下就咬到了舌尖,她疯了吗?居然提及太后,他的死对头!在后青国里,御璃骁曾经是跺跺脚就能让风云变色的人物,皇帝极为信任,军国大权皆入他手,太后也得让他几分。

  “好个怜爱,她怜你,本王就不想怜你了。”

  他的长指用力,握得她疼痛难耐,抬起小脸看他。

  他的视线落在她额上的胎记上,讥笑道:“如此丑妇,用来给本王冲喜,简直耻辱。”

  “骁王大可休了我。”渔嫣忍住气,皇家争斗,让她当祭品,一个个都来踩她,欺她!

  “想得美。”御璃骁终于松开了手,不过却一抓她的手,把她揽到了膝头坐着,把玩着她的椒软,哑声说:“你是本王的妃,以后好好尽着你的本份。”

  “做饭,洗衣?”渔嫣怔住,御璃骁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记着,本份点,否则本王就……”

  他一口咬下来,就咬在她的脖子上,痛得她一声尖叫。

  “吃了你!”他舌尖舔过了,才慢吞吞地说了句。

  渔嫣心里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滋生涨满,她一手捂住被他咬痛的胸蕊睦,转过头来盯着他的眼睛。

  “还真不害臊!”他嗤笑一声,把她从膝上掀下,哑声道:“来人。”

  渔嫣吓死了,赶紧转过身去掩好衣衫,才披上肩头,门就开了,两名侍卫低着双眼进来,抱拳行礼。

  “把她带下去,关起来。”他端起一边的粥碗,开始吃已经凉掉的粥。

  侍卫拖住渔嫣,直接关进了一间漆黑阴冷的屋子。渔嫣靠着门坐下来,紧紧缩成一团,脑中一阵阵空白。最近际遇太糟糕,从未想到过的事,都闯进她的生活里。

  逃!她脑中只有这个念头,一定得逃!可是,大门在哪个方向她都不知道,怎么逃?

  后青皇宫。

  芙叶太后彻夜未眠,赵太宰也在,紧拧着眉,堆满皱纹的眼睛紧闭着,听着来自骁王府的密报。

  “御医怎么说?”赵太宰这才睁开眼睛,挥手斥退侍卫,转头看太后。

  “双膝中箭,以致不能再站立;毒酒灌喉,以致喉头损害,声音改变。”芙叶摇摇头,手抚住了额。

  “渔嫣倒可一用,皇帝不是喜欢她吗?可以此为诱饵。”赵太宰又说。

  “那丫头不简单,别看她平常一副怯懦的样子,可骨子里反得很,若真是胆小,这几年是怎么活得容光焕发的?”芙叶端起茶碗,眼中闪过了几点厌恶的光。

  “那更得用,有野心的人,就更好用,把那两个丫头也给她送去,今后有用。”赵太宰站起来,又说:“御璃骁明明废了,居然还敢现身,一定有蹊跷之处。明儿皇子们都会去拜访御璃骁,得摸清楚他是否已经得到了先帝遗诏。”

  “去吧。”太后挥挥手,疲惫地说。

  “芙叶,你要好好休息。”赵太宰走近她,轻轻地拍拍她的肩。

  “嗯,很累,你找的那个女人,找到了吗?”芙叶的头在他的胳膊上蹭了蹭,小声说。

  赵太宰摇摇头,慢步离开了掬凤宫。

  天色刚刚有点亮光,有人打开了门,硬梆梆地对她说:“王爷和晨瑶姑娘寅时三刻要用早膳,赶紧去做。”

  渔嫣爬起来,揉揉眼睛,跟着侍卫出去。

  “王爷最讲准时二字,若误了时辰是会军法处置的,快去吧。”侍卫指了方向,大步走开。

  做饭、做事都是小事,渔嫣一路都在想,应该怎么才能脱身,又如何能救出念恩念安二人。她也隐隐察觉,她并不会有性命之忧。只是,活罪有时候比死罪更令人无法忍受。若换成是她,变成御璃骁的鬼模样,一定早就撞死了。

  雾浓,空气湿漉漉的,抬头看不到三步外的距离。她穿过长长的回廊,一直勾着头想心事,不妨一脚踢上了坚硬的木头,倒吸一口凉气,慌慌抬眼,只见御璃骁就坐在椅上,手里拿着长弓,搭上三根暗蓝色的羽尾箭,弦满弦紧,嗖地几声,利箭射出,没入浓雾之中。

  “见过王爷。”她福身行礼。

  “王妃当久了,不知早起是何事?”他转过头来,雪色长发上沾满了露水。

  渔嫣嘴角抿抿,低眉敛目。

  他继续射箭,不理渔嫣。渔嫣长舒一口气,拔腿就走,没走几步,只听一声锃响,再迈步时,居然走不动了,扭头一看,只见一枝箭把她的长裙钉在了地上。

  “本王要喝水。”他淡淡地说。

  渔嫣使出吃奶的劲,也没拔动箭,只能撕破了裙子,过去给他倒水。目光落在他的手指上时,又忍不住叹,这男人的手实在漂亮,本来的脸应该也不差吧?

  “眼珠子太多?”他冷眼睥来,冷冷地问。

  “渔嫣知罪。”渔嫣赶紧低头。

  “王爷,各位皇子和公主来了。”侍卫匆匆来报。

  御璃骁似是没听到一般,继续挽弓射箭。纷乱的脚步声过来了,渔嫣抬眼看去,只见一群年轻男子快步过来,独婧歌一名女子,看上去大家都来得匆忙,皆是便装锦衣,而云秦就在其中。

  “皇叔……”

  婧歌胭脂色的锦裙冲过浓雾,拖着哭腔的声音软软传来。她从小就爱跟在御璃骁的后面,一点花拳绣腿也是缠着御璃骁教的,所以感情笃厚,不比旁人。可惜,哭声哽在喉中,化成了一句惊恐尖细的“啊”!

  没有人能面对这样白发鬼面的男子而不动容的!

  一群人怔立于台阶下,呆看着御璃骁。他深瞳一凉,蓦地就挽起长弓,对准了婧歌的眉心,还不待众人反应,一箭已经啸然射出,从婧歌高耸的发髻上擦过,迅速没进浓雾……

  “皇叔!”

  婧歌扁扁嘴,扭着手里的绢帕,想靠近又不敢,看着御璃骁那样子,终是哭了起来。

  “皇叔你怎么成这样了?你的脸怎么弄坏了?御医有没有来看过?”

  其余皇子这才抱拳行礼,各人神情皆复杂莫名。

  一声马的厮鸣,从雾中传来。

  众人飞快扭头,只见一匹通体金色的俊马,缓缓从雾中走出,马上坐的却是女子,晨瑶。

  青丝如缎,在风里飞舞。宽大的青色披风垂到马肚子下,一看就是男人的。披风一角绣一朵暗色牡丹花。

  骁王生母在世时,先帝下令,只许她一人披风上绣上牡丹,因为只有她一人配得上这牡丹之姿。如此宠爱,再无二人。

  这是贵妃留给御璃骁的披风!那么说,在他的心里,能配上牡丹的就只有晨瑶。

  “骁哥哥怎么又生气了?”晨瑶从马上滑下来,解下披风,递给侍卫,慢步走到御璃骁的身边。

  莲步轻盈,纤腰微摆,确实绝色,渔嫣也想赞一声美。

  晨瑶从腰上取下一只翡翠玉瓶,晃了晃,柔声笑,“这是刚采的茶花露,我为你煮茶去。”

  御璃骁轻轻点头,瞳中柔色微闪。

  这二人目光交流,把众人都当成了透明的,都没理会。

  渔嫣想走又不能,站在这里又像个木桩,没一个人理会她。正纠结时,晨瑶转过身来,轻轻轻拉住她的手,柔声说:“姐姐去煮茶吧,我已经熬好了早粥和小菜,你端来便可。”

  “是。”渔嫣转身,两道视线扎得她心痛。她方才一直没敢看云秦,看不得的,那是当朝最显赦的驸马,婧歌的心上人。

  匆匆赶到厨房,用小铜壶烧开水,放进茶叶,煮好茶,和早粥小菜一起端来。雾已渐渐散去,五位皇子,婧歌、云秦已经坐到了小几边。晨瑶坐在御璃骁的身边,正在给他按着双腿。

  “每天多按按,总有一天能站起来。”她柔声说着,众人的视线都停在他们二人身上,渔嫣进来也没人注意,就连云秦也盯着御璃骁去看了,那眼神复杂,如看……情敌……

  渔嫣强行把视线从云秦身上拔回来,成了亲的他,却削瘦了好多。同在一城,却似天涯。

完本试读结束。

邦威mio点评:

再华丽的词藻也说不清《宠溺成妃: 妃常傲娇》这本书给我的感觉,能够强烈引起读者的共鸣,真的是白夜梦用心在写,真的倾注了感情的,不像那些小白文,没有一点内涵,强烈推荐。

宠溺成妃: 妃常傲娇章节试看:

淮北百家小说网最新小说

  • 总裁,庭上见 总裁,庭上见
    去全球排名第一的裘氏集团面试,结果偶遇前男友!什么?前男友竟然还是集团的总裁大人!天哪,夏安只想默默溜走毕竟她还记得,当年是她把某人给甩了的“夏安,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裘泽琰对着面前的女人,气急败坏。旁人都说裘泽琰高贵清冷,不近女色,却不知不是不近,而是他要的女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裘裘泽琰,你这样做是非法的,信不信我告你?”“夏安小姐,你不是学法律的吗,那请告诉我,我这种行为要被判多少年?”裘泽琰将戒指套在了夏安手指上,笑道:“一辈子,够不够?”夏安面一红,哼,总裁你完了,咱们庭上见!...

    作者:老戏总裁豪门

  • 赠予你的不期而遇 赠予你的不期而遇
    宋安:我男人那么多,怎么确定孩子是你的?顾黎川:我记得你的第一次是我的。...

    作者:月茶总裁豪门

  • 重生之竹马又黑化了 重生之竹马又黑化了
    前世错付真心,不得善终。重回一世,赵一笑决定抱紧集团未来总裁的大腿。只没想到的是,说好的养成萌系小阳光,一不小心却成了一只黑心黑肺的大灰狼。而这只大灰狼还可怜巴巴地对她说,“笑笑,有个女人欺负我。”“欺负你哪里了?”“摸了我的手。”“呃…..然后呢?”“你不哄哄我么?”“……”...

    作者:三河年少客总裁豪门

  • 豪门佳婿 豪门佳婿
    “大少爷,有个十亿的合同,您签下字!”“这点小事别来烦我,我得赶紧回家去给媳妇做饭!”………...

    作者:一只马克杯都市情感

  • 霸道总裁欺身有术 霸道总裁欺身有术
    一场宴会将她带入深渊,坠入成家赫的牢。“能做出在我酒中动手脚事情,你还在这里装什么清纯?”“混蛋!放开我!……”“晚了!”没想到一次就中了标,有了孩子。楚佳佳被她将眼泪吞进肚子里,希望时间能抚平一切,却没想到等来学校一纸通知。“楚佳佳同学由于生活作风问题严重违反学校纪律,现予以开除处分。”……被带回成霸道男人成家赫带回家的赫楚佳佳开始了她的别样人生……...

    总裁豪门

  • 傲娇前夫请止步 傲娇前夫请止步
    林晚一直都知道陆子池不爱她,却从没想过两人的婚姻会这样戛然而止。他为了初恋下定决心离婚,可对对林晚来说,陆子池就是她的追逐多年求而不得的初恋。...

    作者:糖八婚恋生活

  • 血色小旅馆 血色小旅馆
    一个普通的小旅馆,里面发生着各种不普通的诡异小故事。太平间,可以摘掉头颅的女鬼,还有那一直在我背后注视着我的眼睛。自从来了这,我没睡过消停过一天,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

    作者:沐林悬疑推理

  • 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 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
    她仰着脸,用发颤的声音说道:“先生,求你,救救我。”他低头,笑容邪魅而诱惑:“救你,有什么好处?”她把心一横:“我有的都给你!”“好,成交。”轻易将她扔在床上,声音沙哑得吓人:“女人,你忘记你说过什么话了,你说,你有的都给我!”她哀求:“不,那不包括我自己……”“可是我要的,只有你……”...

    作者:木夜汐都市情感

您的位置 : 淮北百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宠溺成妃: 妃常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