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小妻不承欢全文免费阅读,错爱,小妻不承欢苏夏暖佟昀庚最新章节-淮北百家小说网

错爱,小妻不承欢

错爱,小妻不承欢

时间:2021-01-08 22:10:16 分类:总裁豪门 来源:奇热 作者:对青鸭主角:苏夏暖,佟昀庚

作者对青鸭的小说《错爱,小妻不承欢》主要讲的是:至少,她应该谢谢他!......Like&fire进入不眠之夜,佟昀庚一口一口的饮着酒,深红色的浆液在霓虹灯的闪烁下说不出的妖冶。“怎么了?佟总,我来给您捶捶背好不好?”艾拉的声音娇媚的能滴出水来,佟昀庚冷着脸坐在真皮沙发上,墨色流转的眸子深不见底看不清情绪。见他只是沉默着喝酒却不说话,艾拉有些受伤,涂着深红色丹寇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他。她以为他离开了,可是没想到当他再次出现在夜店里的时候,她还是一眼便看见了他,这个男人太过耀眼,即便在这个灯光扑朔迷离的夜世界,他的光华风度依旧无人能及!

错爱,小妻不承欢第7章试读

“我佟昀庚,从不会做勉强女人的事,既然不愿意,何必这么委屈自己!”

他嘴角勾起一抹森森的寒意,转身将衣服穿戴整齐,甚至不愿意再去看她一眼。

苏夏暖看着他穿上西装的背影,胸口空空的难受,只能蜷缩起光裸的身子将抱紧双臂。

佟昀庚走到门口的步子顿了顿,随即便折了回来,在支票本上刷刷的写下几个大字,签着佟昀庚大名的支票飘落在夏暖身上。

而他却像是风一般离去,甚至不愿意再看她一眼。

夏暖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她不知道哪里做的不对,他便不开心,她明明没有做该做的事情,可是他却给了她五百万!

豪华的总统套房里,如今连同他的气息都消散了,她无法心安理得得到这五百万,她从不想这样,毕竟五百万不是个小数目。

至少,她应该谢谢他!

......

Like&fire进入不眠之夜,佟昀庚一口一口的饮着酒,深红色的浆液在霓虹灯的闪烁下说不出的妖冶。

“怎么了?佟总,我来给您捶捶背好不好?”艾拉的声音娇媚的能滴出水来,佟昀庚冷着脸坐在真皮沙发上,墨色流转的眸子深不见底看不清情绪。

见他只是沉默着喝酒却不说话,艾拉有些受伤,涂着深红色丹寇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他。

她以为他离开了,可是没想到当他再次出现在夜店里的时候,她还是一眼便看见了他,这个男人太过耀眼,即便在这个灯光扑朔迷离的夜世界,他的光华风度依旧无人能及!

小手不安分的就要探进他精致的黑色手工衬衫内,却被他蓦地止住,凛冽的眸光紧锁着她,“艾拉,今天我没心情!”

他皱眉,艾拉却上前有些心疼的抚了抚他精致的眉心,轻柔的问,“佟总,您不是最喜欢艾拉了么?今晚让艾拉好好的照顾您,这样您也许会开心一点也说不定!”

他深深地看着她,深邃的眸却看不到边,却蓦地笑了,将艾拉一把扯进怀里,大掌狂虐的捏了捏她丰满的翘臀。

顺势便将艾拉扯了起来,艾拉的话让他失落的情绪有些微的好转,这样的夜,他需要一个识趣的女人给自己泄泻火!

艾拉媚眼如丝,恨不得将自己贴在佟昀庚的身上炫耀,周围散发着无数嫉妒羡慕的光让她心口的满足感越发的强烈。

刚走到门口的位置,正看见相拥着要离去的叶修谨几个,一看见佟昀庚便不怀好意的堵住了他的去路。

“佟子,他妈的,你也太男人了吧!”

“哥几个给你准备的寿礼都满足不了你?”叶修谨咽了咽口水,一双妖冶的眸子不断的在佟昀庚和他身边的艾拉身上转来转去,暧昧不明。

佟昀庚微微皱了皱眉,乔慕森便微微眯着眼睛靠过来,一手搭在佟昀庚的肩膀上小声的在他耳边道,“你说说,刚刚那小妞的技术怎么样?比我们艾拉还差多少?!”

佟昀庚眸中的寒意更深了,他狠狠地瞪过去,直到乔慕森讪讪的收回了手。

“你们玩你们的,不要管我!”

“可是,这五百万也太亏了吧,你用了不到两小时!”叶修谨一想到即将失去的五百万便肉痛的难受。

“五百万,我已经帮你付了,修谨,以后再也不要做这么没有意义的事情!”佟昀庚烦躁的扯了扯胸前的领带,笔挺的身材给人极大的压迫感,在夜色中越发的淡漠疏离。

他作势要扯着艾拉离去,却忽然被一股小小的力道扯住了去路。

苏夏暖一眼便看见了门口的他,即便站在一群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身边,佟昀庚依旧是最亮眼的那一个。

佟昀庚抿着唇回头,便看见站在自己身后小脑袋要低到脚面上的小女人,那局促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小猫。

他微冷着脸扯掉了她,“走了!”顺势跟几个兄弟打了声招呼便要离去。

苏夏暖心里急得难受,一咬牙便冲到了佟昀庚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

小小的她,微微咬着唇,小手垂放在身侧紧紧揪着短裙下摆,星光灿灿的眸子里是满满的倔强。

眼前的男人,散发着一身的戾气,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片灯红酒绿当中,高大挺拔的身子在灯光下越发的明灭不定而不真实。

一身昂贵的手工黑西装,包裹着精瘦结实的身材,每一丝线条都像是被精雕细琢一般,浓眉下如鹰一般的深邃双眸深邃难测,可是夏暖看的清晰,他眸中的冷嘲热讽。

“你为什么要走?”她上前一步,双眸里是闪着星光,小小的身子在他的高大面前娇小的有些可怜,发丝下清新灵动的小脸让众人不由得眼前一亮。

“喂,苏夏暖,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么?也不看看你的身份!”艾拉鄙夷的看了一眼苏夏暖,直觉告诉她这个该死的小女人让她产生了危机感。

夏暖紧咬着唇瓣,深吸了一口气,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他身边站着的人是艾拉,他身边的人如此的光鲜亮丽,他一直都是自己触摸不到的人物。

“让开!”佟昀庚双眸紧锁着眼前的小女子,薄唇轻启,是满满的不耐。

“我......”

夏暖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可是竟一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被一群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那探究的眼神是几乎要将她灼烧出一颗洞来。

“哎哎,我说小妹妹,你不会就是那个小夏夏吧!”叶修谨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桃花眼里是满满的精明与算计。

“我......”

“五百万已经给你了,怎么?还不满意?”佟昀庚胸口正憋着一股气,他慢条斯理的将艾拉扯进自己怀里,深深嗅了嗅她发丝的味道,一双眸异常的邪魅。

“嘶嘶嘶嘶,我说佟子,你是用啃得么?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你看看,你都把我们家小夏夏给吃成什么样子了!”乔慕森,玩心四起,一双眼睛忽然便盯紧了夏暖裸胸前刺目的吻痕。

一时间,周围是难以置信的倒抽气的声音,夏暖又羞又急,一时之间慌张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直觉性的想要求他帮助,可是一抬眸,却见他正和艾拉耳鬓厮磨,一时间胸口痛得难受。

佟昀庚心不在焉的打断乔穆森的话,“五百万呢,不卖力一些怎么对得起这个好价钱呢!可是修谨,你也太高估了她,就这样的干瘪青菜,算是什么大礼,连给我们艾拉提鞋都不配!”

好像被人扒光了站在光天化日之下,那浓浓的耻辱感铺天盖地而来,眼眶里弥漫着委屈的泪水,却强忍着不让它们流下来。

佟昀庚一边把玩着艾拉的手指,一边似有若无的看向眼前的小人,眸中是浓浓的不悦,他要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女人知道,忤逆他的下场是什么!

世界上多得是女人对他前仆后继,他从不会将这样的女人放在眼里。

他一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却蓦地拧紧了眉心,该死的小女人,小脑袋几乎就要低到地底下,可是小脸上却挂满了泪痕,好像受尽了委屈一般。

佟昀庚胸口一阵烦躁,目光森森的阴沉的可怕,却一把甩开了她。

“拿着五百万,赶紧滚回你的世界!”

他毫不留情的离去,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连同怀中紧紧拥着的艳光四射的美人,让她心口的痛越发的血肉模糊。

她好讨厌自己,明明知道他是那么遥不可及的人,可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堪堪承受被他当中羞辱的难堪。

夏暖咬紧牙,拼命忍着泪,小小的身子在夜色中有些瑟瑟发抖,让人心疼的脆弱。

叶修谨挑挑眉,他妈的太爷们了,“这家伙还真忍心,这么对一个小姑娘,看把人家伤的!”

他有些看不下去,走到夏暖身边,她也不躲闪,只是一个劲儿的哭,巴掌大的小脸在灯光下甚至有些狼狈,顾不得其他。

“小夏夏,既然拿到钱了,就算了,佟昀庚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叶修谨无奈的摇摇头,将手中的墨镜架在鼻梁上,“所以,不要痴心妄想了!”

夏暖苦笑着将脸上的泪痕狠狠地擦去,绸缎一般的长发垂散下来,星光灿灿的眸子里闪着倔强的光,“你是他的朋友么?”

叶修谨条件反射的点点头,这女孩子真有一种让人移不开目光的清新淡雅。

“帮我对他说一声谢谢!”

五百万,他说带着五百万,滚回自己的世界,她知道这五百万几乎可以要了她的命,又可以拯救她,而他明明对自己说了那么不堪的话,可是她根本无法恨她。

那样一个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男子,周身散发的高贵和疏离,几乎将她的理智淹没,而他怎么会将她放在眼里。

对他,她只是他身边的一个算不上匆匆的过客,也许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便忘记了。可是夏暖不一样,他像是一抹阳光,即便带着冷意,也照亮了她苍白无力的心底。

叶修谨还为来得及反应,那抹小小的影子便消失在夜色中。

他摸了摸嘴角冲着乔慕森笑了笑,“真是有意思!”

......

错爱,小妻不承欢第8章试读

夏暖捏紧手中的支票,还为来得及走进家门,便听见房间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哭泣声。

破旧的矮楼房上布满了蜘蛛网,低低矮矮的楼道里窗户碎了,被破旧的报纸糊住了挡风,可是夏暖的手心里都出了汗。

拼命地咬着牙推开房门,便看见前些天的几个讨债鬼冲着母亲便是狠狠地一脚,“妈!”

她踉跄的推开那人护住母亲,小脸苍白却是不服输的倔强,“你们凭什么打我妈!”

“哎呀,什么时候跑出来这么个小嫩妞,真是让人心痒痒的啊!”说着,那满脸横肉的头儿便搓着手蹲下身子,目光猥琐的上下打量着夏暖的胸口。

夏暖母亲将女儿护在身后,冲着那猥琐的目光一声愤怒的大吼,“你给我收起你那恶心的目光,休想动我闺女!”

几个讨债鬼却不屑的笑了起来,“你还真敢跟我讨价还价,既然没钱还,那你那小嫩妞当利息的了!”

说着便要去扯夏暖的身子,夏暖踉跄着从母亲身下爬起来,“谁说我没钱,你要是敢对我们怎么样,你信不信我把这五百万撕了!”

夏暖将支票捏在手心里,作势便要将它撕碎了。

“他妈的真是晦气,”一把夺过她手心里的支票,吹了声口哨上下打量着夏暖,“原来是出去卖了,既然这样,剩下的五百万要的一个星期之内拿不到,那么我就把你给卖了!”

夏暖咬牙瑟瑟发抖的跌倒在地上,她觉得自己像是经历了地狱一般的折磨,所有的坚强都土崩瓦解了,心好痛,好像前面的路再也没有了方向一般。

还未来得及反应,母亲便冲到她面前,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夏暖,你真像是他们说的,去做那种事情了?”

夏暖小脸有些苍白,无助的圈起自己的身子,“妈,您别说了,我会把剩下的五百万凑齐,您和我爸回老家的渔村吧,不要再呆在这里了!”

母亲心疼的看着女儿小脸上苍白的样子,“我和你爸怎么能忍心将你一个人丢下!”

“妈,求求你,我可以凑齐五百万,所以求你不要再给我添乱了好不好?”

夏暖母亲擦了擦眼泪,“怪你爸妈不争气,让你跟我我们遭罪,可是你要答应妈妈,再不准去做傻事!”

夏暖无法面对母亲,挣脱了她夺门而出。

窗外事星光灿灿的夜空,繁华的城市一隅,夏暖却没有任何可以安身立面的场所。

......

夏暖对着镜子化浓妆,将小脸上的清新雅致深深地掩盖住了,依旧是抹胸的无带裙,短短的紧身裙只盖住娇俏的臀部,她不自然的将裙子往下扯了扯,可是胸口也跟着短了几分。

“呵,别扯了,人家巴不得越来越短,你倒是好......”艾拉修长手指扯了扯她的细肩带,没拿正眼瞧她,却坐在吧台上说着风凉话。

夏暖的小脸有些白,她勉强扯出笑,将过膝长筒靴穿上,便要转身离开,今晚她的几乎很难得,却也是一场硬仗。

“怎么?别以为跟佟总睡了一次你就飞上枝头做凤凰了,所以别在我面前摆这张臭脸!”艾拉一想就来气,小脸上看不到粉底的精致妆容,眸中却有一闪而过鄙夷的光!

夏暖心里一痛,咬牙转身,却俏生生的笑了,“艾拉,我不知道我是哪里惹到你了,我不过是一个新人,怎么都影响不了你Like&fire头牌的位子,所以你不用这么针对我!”

她转身推门离开,深深吸了一口气,艾拉站在身后恨不得用刀子将这个小妖精的脸给画画了。

昨晚,她本以为可以喝佟昀庚好好地欢爱一番,至少在他的话让她觉得自己在他的心里是不一样的,可是佟昀庚甚至连他的车子都没让她上。

夏暖在学校的舞蹈队了学过钢管舞,所有苏姐让她顶替今晚的领舞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下了。

一曲舞闭,夏暖整个衣衫都湿透了,她强迫自己将眼睛放在啊头登上的五彩炫目的灯光上,忽略掉台下男人们如狼似虎的目光。

可是却清晰的感受到一抹灼热的视线几乎让她想逃。

终于狼狈的下台,她猛地喘气偷偷往台下扫去,却看见一群高大的男人从座位上起身走进包间的身影。

心跳动的位置有些闷闷的发热,顺着那人遥不可及的高大背影也跟着落寞了去。

“喂!跳钢管舞的,就是不一样啊,你看这小腰又嫩又软的,怪不得让男人们都兴奋了一把!”苏姐一把捏上夏暖裸露在外的小腰,眸中是暧昧不明的光。

“苏姐......”

“嗯,大爷们想找点儿乐子玩玩,给你个机会,膝上舞,一次十万!”

夏暖拼命的想要冷静,她知道膝上舞的意义,她曾听舞蹈队的学姐们说过这种玩法,有钱男人们想要用这种方法找乐子。

看着夏暖抿着唇不说话的样子,苏姐轻笑一声背过身去看着夜店里的灯红酒绿,“放心好了,爷们说了,他们蒙着眼睛,绑着手脚,你想怎么玩都可以,只要能让他们出来,好处可是有的事!”

夏暖咽下胸口的厌恶感,勉强自己扯出一抹不自然的笑容,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红,“我去!”

包间里很安静,只有一个男人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他也带着面具,修长的双腿随意的交叠在一起,倚着靠背悠闲的样子让夏暖心里的不安也缓了缓。

很熟悉的感觉,夏暖说不出来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平静了下来。

她小心翼翼的上前将那人的手脚绑住了,深吸了一口气,背投屏幕上散发着晶亮的光,照在他刀削一般的侧脸上,看不真切,夏暖想,怎么可能这么巧!

那人闭着双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开始吧!”

夏暖小心翼翼的跨坐在他的双腿上,她想要速战速决,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可是却还是硬着头皮往前闯。

她打开背投屏幕,含春而动情的音乐声适时地响起来,夏暖的心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男人周身散发着慵懒而致命的气息,他的气息太过浓烈,却似有若无的让夏暖想要忍不住去靠近!

她甚至将这个神秘的男人当成了佟昀庚,也只有对着这个男人,她才能心甘情愿的贡献,燃烧!

仿佛是波涛汹涌的暗潮,夏暖像是一叶小舟,找不到灯塔的方向,却紧紧地攀附着身下的男人,星光涌动中,暧昧迷离的情潮扑面而来。

男人和女人,坚硬和柔软,在激情含着春意的背景音乐中即便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裳,夏暖还是能感觉到男人和女人的不一样。

而她像是一个夜色中娇媚无比的精灵,绸缎一般的长发在屏幕的照耀下摇曳生姿,像是一朵罂粟般让人欲罢不能。

她知道自己在玩火,小手甚至似有若无的抚上他身下的昂扬,男人的生理反应来的又急又快。

夏暖拼命忍住胸口的苦涩,小手在他的身下划着圈,身子柔弱无骨的在他的身上摆着各种各样撩人的动作!

男人难耐的张了张嘴,粗喘和低吼溢出来,夏暖清晰的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恨不得要爆炸开来。

她娇笑着贴上去,胸前的饱满似有若无的摩擦着他坚实的胸膛,这样磨人的膝上舞,很少有人能保持理智!

男人拼命地想要挣脱开来,也许他的欲望已经达到临界点,可是她必须速战速决,不然这个危险的男人,她得不到什么好处的。

小嘴微微勾起,顺着他精致的胸膛而上,狭小的空间里,暧昧含春的音乐声伴随着两人的娇吟和低喘,上演了一场活生生的含春图。

包厢外的另一间包厢,叶修谨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笑的像是一只狐狸。

“佟子几天算是遇上对手了,记不记得这个女人,就是他生日那天的那份大礼!”

乔穆森摸了摸下巴,嘴角勾起一抹笑,“看看佟子这次能坚持多久,以前每一次他可都是没什么反应的!”

包厢内,耳鬓厮磨,她嫩红的小嘴沿着他紧实的胸膛蜿蜒而上,小舌调皮的钻出来舔弄着他,似有若无的撩拨着他最敏感的部位。

小小的贝齿在男人的喉结处而已的咬着,男人粗喘着紧闭着双眼,粗哑着嗓子低吼,“该死的女人,你放开我!”

夏暖猛地一惊,这男人的声音,濒临崩溃的边缘,她怎么能忘记?

原来真的是他,小脸从他的身前爬起来,她竟然心慌意乱的忘记了接下来的动作!

男人却蓦地睁开了眼睛!

锋利的双眸有暗潮汹涌在流转,那抹跃动的星光让夏暖的心微微的沉了沉,她慌乱的想逃,却不知道佟昀庚那里来的力气,硬生生的扯断了她束缚着他的绸缎!

来不及反应,便被他压在身下,他强迫她面对自己,眸中的欲望和愤怒那么复杂,恶狠狠地咬着她瑟缩着娇嫩的下巴,“该死的小妖精,学的不错啊!”

苏夏暖,佟昀庚完本试读结束。

一条小嘉良点评:

独爱对青鸭文笔紧凑,文章框架结构严谨,内容曲折真情实感拨人心弦,强烈推荐,一定要看

错爱,小妻不承欢章节试看:

淮北百家小说网最新小说

  • 圣元王朝之女将军 圣元王朝之女将军
    为保护弟弟,她女扮男装成为镇国大将军,深入敌后,被拆穿身份,却爱上了敌国皇子。圣元王朝第一部陆暖冬篇...

    作者:待君归古代言情

  • 太古神帝 太古神帝
    丢失记忆的林宇,因为一枚无上金丹,将引发怎样的传奇?全新的修仙背景,全新的力量体系,每一次探索,都将是全新的大陆。实际上,这是一个讲述一位平凡少年,因为机遇,开始一段最现代化修真之旅的故事。而这个快要毁灭的世界,究竟藏着怎样的惊天的秘密?平凡少年,一步步前行,掌握全能之道,破世界之劫,探永生之谜,夺生死,握轮回,终成太古神帝。...

    作者:清香白莲玄幻奇幻

  • 婚昏欲睡:总裁,这婚我不结 婚昏欲睡:总裁,这婚我不结
    一场意外让她们两领了证,谁知她的好姐妹竟是这个新任丈夫的朱砂痣白月光,在她彻底沦陷的时候,她的前任回来了...

    作者:酸柠檬都市情感

  • 一胎二宝:盲妻宠上天 一胎二宝:盲妻宠上天
    他是临江市的铁血总裁,冷酷嗜血,令人闻风丧胆。她为了他失去了一双眼睛,梦寐以求成为他的妻子。最后却发现爱错了人,还被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五年后她华丽归来,发誓一定要将那些害她的人百陪奉还。可当她得知自己恨错了人,想全身而退时,男人却大手一挥楼着她的腰说:“老婆既然已经为我生了两个儿子,何不给他们在添加一个妹妹,凑成个好字!”盛云瑶:“霍瑾琛你想的美!”两个宝贝儿子:“妈咪还是从了吧,以后我们男女干活不累!”...

    作者:舞涩古代言情

  • 妖姬 妖姬
    淳于紫正专心工作,却发现自己工作的对象好像有些不对。自嘲了一下,她暗笑自己多心:自己是殡仪馆化妆师,面对的都是不会说话的“人”,哪里会有什么不对?可是,再仔细一看,真的不对!眼前的这个对象,好像睁开了眼!“啊!”她突然惊叫一声倒退两步,眼前的“工作对象”真的睁开了眼,一双血红的眼睛诡异的瞪着自己。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作者:金巧儿巧儿古代言情

  • 爹地好巧,这个女人是妈咪 爹地好巧,这个女人是妈咪
    林枝大意,认错人未婚先孕,被未婚夫嫌弃还被继母赶出家门,只好落魄逃离。四年后,她带着萌娃回来,没想到误惹本市最权贵的大人物。从此以后,他宠她爱她。她要报仇,他一声令下,她要发光,他便做她最强大的后台。林枝被感动,对外宣布:“我答应宋先生的求婚,也会好好当他儿子的后妈。”宋先生咬牙切齿:“后妈?你连自己有多少个宝都不知道?!”...

    作者:小书生婚恋生活

  • 似海双眸,不为我蓝 似海双眸,不为我蓝
    结婚一年,她一心一意,相夫怀子。可孩子生下,他却坚信那是个野种,要将孩子剁碎喂狗。为保住孩子,她丢了子宫,害死挚友,到最后,还是被他,一步步,逼进了地狱……...

    作者:大狐狸总裁豪门

  • 听我们的故事 听我们的故事
    林慕希最后悔的事就是爱上单君祁,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爸妈去世,哥哥被折磨后送去监狱,而自己被一丝不挂地赶出别墅——这一切只因他心爱人秦思瑶的一句疯话。真相大白之后,单君祁跪在林慕希的面前说:“慕希,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罪该万死!”林慕希拿起一把水果刀抵在了单君祁的心口:“是啊,罪该万死的是你!而在你死之前,我会把你欠我的,一点一点地给找回来!”...

    作者:秋无痕都市情感

您的位置 : 淮北百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错爱,小妻不承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