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勿近免费阅读,胡一半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淮北百家小说网

生人勿近

生人勿近

时间:2020-12-07 21:12:45 分类:都市情感 来源:奇热 作者:白墨主角:胡一半

《生人勿近》的主要情节是:“一半,你摸摸这老牛头的喉咙,是不是热的?”等到我走上前,爷爷迅速将我抱起,同时弯下腰,上半身凑到棺材前,满脸凝重。我点点头,看着爷爷那慈祥的脸,心中的恐惧,顿时消失了大半。深吸口气,颤巍巍伸出了右手,摸了摸老牛头的喉咙。这一摸,还真让我摸出了不对劲儿。按理说,这老牛头都走了四天了,血液早就该凝了,身子应该是冰冷的才对。可这喉咙,却滚烫滚烫的,我那小手摸上去,甚至都有些烫手!

无法下葬的棺材

“一半,我们回去!”

爷爷扯过我胳膊,拎起黄布袋,挤开看热闹的乡亲,头也不回,作势就要离开。

“胡师傅,您别走!救救我,救救我们家呀!”

见到爷爷转身就走,牛二狗急了。

二话不说一把拦在我们爷孙前面,噗通一声再次跪下,梆梆磕起了响头!

“唉,你起来吧,不是我不救,是真的救不了啊!”

见到这一幕,爷爷重重叹口气,弯下身子,将牛二狗扶了起来。

“你老爹是被你们逼死的,怨念不是一般的深,现在到了阴间,八成是只厉鬼!”

“我胡老头做了半辈子风水先生,也就这点儿本事,占卜算命,趋吉避凶还行。”

“要我对付厉鬼?非搭进去不可!”

说着,爷爷重新牵过我的手,拍拍牛二狗的肩膀:“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胡师傅,您不能走哇!俺给您磕头,给您下跪了不行么?”

眼看爷爷决心已定,牛二狗第泪眼汪汪,哀嚎道:“俺就算再不孝,可俺两个娃儿是无辜的!”

“您难道真的忍心,让俺两个娃儿,跟着俺一起送死么?”

“他们和您孙子一半,差不多年纪,都只有八九岁呀!”

轰!

他话音刚落,扯着我胳膊,已经走到门口的爷爷,脚步瞬间僵住了。

只见爷爷脸色一阵变幻,低着脑袋,目光复杂看了我一阵,重重叹口气之后,终于转过了头。

“也罢,看在你那两个娃儿面子上,我姑且帮你再想个办法。”

“谢谢胡师傅,谢谢胡师傅!”

眼看爷爷点头同意,牛二狗赶紧擦把眼泪,连连磕头致谢。

那模样,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先别急着谢我,我这办法成不成,关键在你老爹,不在我身上。”

爷爷摆了摆手,走到牛二狗身边,凝重道:“听我的,咬破中指,放几滴血出来。”

“走到你老爹前面,给他磕几个头,道道歉,记住,心要诚!”

“这之后呢,把血抹在你老爹嘴巴上,毕竟血浓于水,如果你老爹吸收了,证明他原谅了你。”

“我再想想办法,帮你善个后,估计问题不大。”

“如果没吸收,证明老爷子不原谅你!”

“哼哼,头七晚上,老爷子一还魂,神鬼无救!”

一听这办法,牛二狗脸色唰一下就变了。

目光呆滞好一会儿之后,他这才如梦初醒般,连连点头:“我这就去,这就去!”

他深吸口气,咬破中指,挤出了几滴鲜血,紧跟着走到老爹棺材前,噗通跪下,梆梆磕了几个响头。

“爹啊,儿子不孝,这辈子没让您老人家享过福,临老临老,更是没好好伺候过您!”

“俺不孝,俺混账,俺畜生啊!”

说着,牛二狗还狠狠抽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可老话说得好,父子没有隔夜仇,您已经走了,该看开了,就别折腾我们了!”

“大娃二娃他们还小,真要被您吓出个好歹,您这做爷爷的,心里也过不去不是?”

“您放心,虽然您生前,俺没怎么待见过您,但俺保证,从今儿个起,每逢初一十五,给您上柱香,烧点钱!”

“保您在下面舒舒服服的,您就安心的走吧,成么?”

说完,牛二狗起身,走到老爹棺材前,将中指的鲜血,滴在了老爹的嘴唇上。

见到这一幕,爷爷赶紧走过去,拧着眉头仔细看起来。

而我按捺不住好奇心,也跟着走了过去,踮着脚尖儿,伸长了脖子往棺材里探。

有了心理准备后,再看老牛头那死不瞑目的样子,这心里的恐惧感,就多多少少,减轻了一些。

此刻,我们仨都没开口说话,静静看着棺材里的老牛头,心里开始直打鼓。

牛二狗一家,还有没有救,就看这一次了。

一秒,两秒,三秒......

眨眼功夫,就过了十几秒。

可老牛头嘴唇上的鲜血,仍旧没被吸收!

看这架势,似乎并不领自己这亲儿子的情。

牛二狗绝望了。

浑身力气仿佛瞬间被抽光,一屁股瘫软在地上,神情无比呆滞。

爷爷也是一阵摇头,重重叹了口气,转过身子,拎起了自己的黄布袋。

我在旁边见到这一幕,也是心凉了半截儿。

正当我放下踮起的脚尖,准备和爷爷离开时,却发现棺材里的老牛头,嘴巴开始微微蠕动起来!

没多久,嘴巴上那一抹血,就被他抿干了。

这也就代表着,他原谅了自己的儿子!

“爷爷,爷爷快来看呐!牛大爷领情了,牛大爷领情了!”

我满脸激动,一把拽过爷爷的胳膊,一阵手舞足蹈,兴奋的像个猴儿。

爷爷飞快转身,看见老牛头那干薄的嘴唇上,没有鲜血时,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

而牛二狗也飞快起身看了一眼,脑子里那根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我说你小子,还愣着干嘛?趁热打铁,赶紧的,起棺,下葬啊!”

眼看这家伙放松下来,爷爷走到他面前,赶紧开口催促。

牛二狗点点头,一溜烟跑出灵堂,叫人帮忙去了。

而爷爷则趁着这个机会,从黄布袋里掏出一团糯米,塞进了老牛头的胸口。

糯米,一样可以镇煞气,辟妖邪。

爷爷这么做,等于上了一道保险,可以给这老牛头减轻一些怨念悲愤。

没多久,牛二狗领着几个大汉,拿着扁担麻绳走了进来。

一群人开始忙活,重新盖棺,绑麻绳,担扁担。

随着一声“三二一”,这口厚重的血红色棺材,慢慢悠悠离了地,众人努力下,朝灵堂外走去。

可眼看着走到了门口,却接连响起啪啪啪几声脆响!

那几根结实的麻绳扁担,纷纷断成两截儿,厚重的血红棺材,咚的一声,轰然落地!

“怎么回事儿?这该做的不该做的,俺都做了呀,可俺爹,怎么还是送不走啊!”

此刻牛二狗的脸色无比苍白,愣愣看着那口阴冷的血红棺材,浑身一阵打摆子。

此刻不仅是他弄不明白,就连爷爷也是一头雾水。

按理说,这老爷子既然原谅了儿子,也该走了。

可这棺材,怎么还是起不来呢?

人狗合葬

灵堂外面,那些胆子大的乡亲们,看着那口阴冷的血红棺材,纷纷窃窃私语。

而牛二狗本人,已经傻掉了。

呆呆站在原地,一对眼睛里,满是空洞迷茫。

所有人都搞不懂,这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而且这老牛头,刚刚也表了态,喝了血,按理说,这棺材应该起得来了。

可眼前这一幕,却根本解释不通。

“大家伙儿先别急,来几个人再开一次棺,我再看看!”

爷爷看了看外面的乡亲,朗声开口:“这中间,肯定出了岔子,我看看,能不能再想点办法。”

很快,棺材板再次被打开,老牛头的遗体,又出现在爷爷面前。

“一半,过来!”

爷爷走上前,仔仔细细看了好一会儿,陡然眉头一掀,冲着我摆摆手,招呼我过去。

“不!爷爷,我,我怕!”

一听这话,我二话不说往后退,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肯上去。

再怎么说,我也只有九岁,是个小孩儿。

没当场尿裤子,都算不错了!

“来,一半乖,帮爷爷的忙,回家后,我让奶奶烙饼给你吃!”

“你不是最喜欢奶奶烙的饼么?”

爷爷笑了,直接冲着我扔出了糖衣炮弹。

如此巨大的诱惑下,我吞吞口水,眼睛发亮,一咬牙一狠心,把自己卖了......

“一半,你摸摸这老牛头的喉咙,是不是热的?”

等到我走上前,爷爷迅速将我抱起,同时弯下腰,上半身凑到棺材前,满脸凝重。

我点点头,看着爷爷那慈祥的脸,心中的恐惧,顿时消失了大半。

深吸口气,颤巍巍伸出了右手,摸了摸老牛头的喉咙。

这一摸,还真让我摸出了不对劲儿。

按理说,这老牛头都走了四天了,血液早就该凝了,身子应该是冰冷的才对。

可这喉咙,却滚烫滚烫的,我那小手摸上去,甚至都有些烫手!

“爷爷,烫,烫!牛大爷喉咙好烫!”

摸了一把,我飞快转头,冲着爷爷嚷嚷。

听见我的话,爷爷脸色一变,正准备开口,灵堂外面一个大汉,却率先抢过了话儿。

“我说娃子,你可别吓唬我们!”

“牛老爷子走的时候,就是我给洗的澡,换的寿衣!”

“当时我摸过了,大爷身上冰凉冰凉的,根本就没温度,你现在说大爷...”

“你懂个屁咧!”

这大汉话还没说完,爷爷直接骂开了嘴,冷冷看着他,眼神不屑。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

“老牛头虽说原谅了牛二狗,可还是死不瞑目,棺材板抬不出,就说明,他还有心事未了,咽不下这口气!”

“你之所以摸不出,那是因为你年纪大,阳气足。”

“我们家一半儿,还是个娃子,这感觉自然不一样!”

原来如此!

爷爷简单几句话,顿时解开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我也在这时反应过来,怪不得刚才进灵堂的时候,总感觉牛老爷的遗像,在对着我笑。

敢情这是我年纪小,阳气不足的缘故。

“大家伙儿赶紧想想,这牛老爷还有什么事儿,放心不下的,都给我说说!”

爷爷看了看屋里屋外的乡亲们,嚷了一嗓子。

短暂的沉默过后,乡亲们很快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有说老牛头放心不下两个孙子的,有说老牛头放心不下自己存款的,总之,各有理由,听上去,也有些道理。

“胡师傅,您说,这牛老爷迟迟不愿意走,是不是因为,还放心不下他的旺财啊?”

就在这时,人群中一个小伙子的声音,瞬间吸引了大伙儿的注意。

这旺财,是老牛头养的一只土狗,养了六七年,感情特别深。

据说老牛头晚上,还和这狗一起睡觉,丝毫不嫌弃这畜生邋遢。

现在老牛头不愿意走,没准儿还真是这个原因。

“那还愣着干什么?牛二狗,赶紧的,去把旺财牵过来呀!”

爷爷一听就来了精神,转头看向牛二狗,皱着眉头吩咐道。

没多久,一只大黄狗被他牵了过来。

这大黄狗一进门,立马注意到了老牛头的棺材。

聪明的它,好像懂了什么,低声呜呜悲叫了几声,不停用爪子挠着地。

然后,趁着大伙儿不注意,陡然撒腿狂奔,一脑袋狠狠撞在了棺材上!

砰!

一声巨响,大黄狗的脑袋,当场开花!

这畜生顶着满头鲜血,强撑着最后一口气,踉踉跄跄走到棺材板前面,这才噗通一声,倒地身亡。

“唉,好畜生啊!主子不在了,居然还效死尽忠!啧啧...”

亲眼见到这一幕,爷爷不禁摇摇脑袋,咂着舌头,有些感慨。

而乡亲们在短暂的惊愕过后,也很快反应过来,纷纷冲着旺财,竖起了大拇哥儿。

只有牛二狗,越听这乡亲们对旺财的夸赞,这心里,就越发不是滋味儿。

脸色红一阵白一阵,麻辣火烧。

毕竟老牛头的死,和他牛二狗是分不开关系的。

从某些方面来说,就是他牛二狗,间接害死了自己亲爹。

他这种不孝行径,确实连条狗都不如!

“行了牛二狗,找块白布,把旺财包起来,就放在牛老爷旁边吧。”

“让他们俩,一同上路,也算是有个伴儿了。”

这时,爷爷已经走到了旺财身边,弯腰将它抱起来,转头冲着牛二狗开口,吩咐了一句。

就这样,一人一狗,葬进了同一口棺材。

没多久,那些大汉又找来麻绳扁担,重新将棺材绑的严严实实,准备入土下葬。

“封棺,三,二,一,起!”

随着爷爷口号的喊下,那些大汉同时发力,血红色的棺材,在众人注视下,又被晃晃悠悠抬了起来。

众人担忧的目光注视下,一群人吹着唢呐,打着锣鼓,放着鞭炮,热热闹闹直奔后山。

这一回,麻绳没断,扁担没折,整个过程十分顺利。

“一半,咱们走,回家!”

听着越来越远的吹打声,爷爷重重松了口气。

嘴角荡漾着一抹笑意,牵过我的小手,离开了牛二狗的家。

脸上,则是一种说不出的轻松。

小说《生人勿近》 第3章 无法下葬的棺材 试读结束。

舒怀小哥哥点评:

看完《生人勿近》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白墨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生人勿近章节试看:

淮北百家小说网最新小说

  • 圣元王朝之女将军 圣元王朝之女将军
    为保护弟弟,她女扮男装成为镇国大将军,深入敌后,被拆穿身份,却爱上了敌国皇子。圣元王朝第一部陆暖冬篇...

    作者:待君归古代言情

  • 太古神帝 太古神帝
    丢失记忆的林宇,因为一枚无上金丹,将引发怎样的传奇?全新的修仙背景,全新的力量体系,每一次探索,都将是全新的大陆。实际上,这是一个讲述一位平凡少年,因为机遇,开始一段最现代化修真之旅的故事。而这个快要毁灭的世界,究竟藏着怎样的惊天的秘密?平凡少年,一步步前行,掌握全能之道,破世界之劫,探永生之谜,夺生死,握轮回,终成太古神帝。...

    作者:清香白莲玄幻奇幻

  • 婚昏欲睡:总裁,这婚我不结 婚昏欲睡:总裁,这婚我不结
    一场意外让她们两领了证,谁知她的好姐妹竟是这个新任丈夫的朱砂痣白月光,在她彻底沦陷的时候,她的前任回来了...

    作者:酸柠檬都市情感

  • 一胎二宝:盲妻宠上天 一胎二宝:盲妻宠上天
    他是临江市的铁血总裁,冷酷嗜血,令人闻风丧胆。她为了他失去了一双眼睛,梦寐以求成为他的妻子。最后却发现爱错了人,还被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五年后她华丽归来,发誓一定要将那些害她的人百陪奉还。可当她得知自己恨错了人,想全身而退时,男人却大手一挥楼着她的腰说:“老婆既然已经为我生了两个儿子,何不给他们在添加一个妹妹,凑成个好字!”盛云瑶:“霍瑾琛你想的美!”两个宝贝儿子:“妈咪还是从了吧,以后我们男女干活不累!”...

    作者:舞涩古代言情

  • 妖姬 妖姬
    淳于紫正专心工作,却发现自己工作的对象好像有些不对。自嘲了一下,她暗笑自己多心:自己是殡仪馆化妆师,面对的都是不会说话的“人”,哪里会有什么不对?可是,再仔细一看,真的不对!眼前的这个对象,好像睁开了眼!“啊!”她突然惊叫一声倒退两步,眼前的“工作对象”真的睁开了眼,一双血红的眼睛诡异的瞪着自己。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作者:金巧儿巧儿古代言情

  • 爹地好巧,这个女人是妈咪 爹地好巧,这个女人是妈咪
    林枝大意,认错人未婚先孕,被未婚夫嫌弃还被继母赶出家门,只好落魄逃离。四年后,她带着萌娃回来,没想到误惹本市最权贵的大人物。从此以后,他宠她爱她。她要报仇,他一声令下,她要发光,他便做她最强大的后台。林枝被感动,对外宣布:“我答应宋先生的求婚,也会好好当他儿子的后妈。”宋先生咬牙切齿:“后妈?你连自己有多少个宝都不知道?!”...

    作者:小书生婚恋生活

  • 似海双眸,不为我蓝 似海双眸,不为我蓝
    结婚一年,她一心一意,相夫怀子。可孩子生下,他却坚信那是个野种,要将孩子剁碎喂狗。为保住孩子,她丢了子宫,害死挚友,到最后,还是被他,一步步,逼进了地狱……...

    作者:大狐狸总裁豪门

  • 听我们的故事 听我们的故事
    林慕希最后悔的事就是爱上单君祁,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爸妈去世,哥哥被折磨后送去监狱,而自己被一丝不挂地赶出别墅——这一切只因他心爱人秦思瑶的一句疯话。真相大白之后,单君祁跪在林慕希的面前说:“慕希,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罪该万死!”林慕希拿起一把水果刀抵在了单君祁的心口:“是啊,罪该万死的是你!而在你死之前,我会把你欠我的,一点一点地给找回来!”...

    作者:秋无痕都市情感

您的位置 : 淮北百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生人勿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