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爷的心上宠妻》沐夏 靳墨寒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淮北百家小说网

墨爷的心上宠妻

墨爷的心上宠妻

时间:2021-02-03 10:06:21 分类:总裁豪门 来源:掌中云 主角:沐夏, 靳墨寒

给大家带来了《墨爷的心上宠妻》的主要情节:温柔的摸了摸小孩的头发:“姐姐可以不把你交出去,可是你可不可以告诉姐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爸爸妈妈呢?”小家伙抽了抽鼻子,糯糯的声线从嘴中飘出:“爸爸说我妈妈翘辫子了。”沐夏:“……”“外边那些都是我爸的人,他们是来抓我的,我不想被抓回去,回去就要挨打。”说完,可怜巴巴的看着沐夏。其实他是听说楼下有个姐姐跟他一样因为火灾受了伤,作为革命战友他理当过来看看,当然,看完之后他要离‘院’出走。

男人踏着火光而来

火越来越大。

沐夏趴在地上,全身无力,可目光却死死锁在一步之遥的女人脸上。

“为什么这么做?”

质问从唇角溢出,沐夏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直相亲相爱的亲妹妹会对她下手,还企图放火行凶。

沐晚冬轻嗤一声:“为什么?姐姐,昊哥哥明明爱的是我,明天却要娶你,你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沐夏心里咯噔一下:“陆昊可是你姐夫。”

“姐夫?一个连手指头都不屑碰你却夜夜来我房间的姐夫?一个你拿出药妆配方才肯娶你的姐夫?沐夏,你不过是个被人玩过又被人利用的二手货,还指望嫁给昊哥哥,做梦!”

“你说什么?”

沐夏全身都颤抖起来。

“哎呀,”沐晚冬故作惊讶的捂住唇角,“姐姐,你不会到现在还以为五年前死的孩子是昊哥哥的吧?真是不知道该说你单纯,还是傻!反正你马上要去地狱和你儿子团聚了,我就跟你说句实话。当初昊哥哥把你送上别人床,不过是想要对方投资,怀了野种说孩子是自己的,也不过是为了让你死心塌地的为他研究药妆而已。”

沐夏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

她不信,一个字都不信。

可为什么,心里就像是压了块石头,连气都喘的如此难受。

“咣!”

突然有人踹门。

沐晚冬脸色一变,听到来人的声音,立马趴到地上,唇角却微勾着:“姐姐,你命还真是大,两次大火都烧不死你。不过你猜,昊哥哥这次会先救谁?”

沐夏没回应,门却已经开了。

陆昊冲进来,第一时间跑到沐晚冬身边:“晚冬,你怎么样?脚怎么受伤了?”

沐晚冬早已收敛笑意,哭着勾住陆昊的脖子:“昊哥哥,我好害怕,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傻丫头,我怎么可能让你有事。来,先离开这里。”

陆昊的语气温柔的很,失而复得的喜悦难以言表。

沐晚冬连忙抵了下陆昊的手,看向他侧面:“昊哥哥,你还是先救姐姐吧,我、咳咳咳,还挺得住……”

这一言,陆昊才终于想起沐夏也住在这个房间。

他与沐夏明天就结婚了,沐夏不是江城人,老家也就只剩下年迈的奶奶,不易劳累,按照习俗,他把姐妹两人安排到酒店。

可现在……

侧目过去,恰好看到沐夏狼狈的趴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厉害。

眉头慢慢聚起,伴随着烟气越来越浓,陆昊还是将沐晚冬打横抱起,有些不屑的道:“她又不是没长腿。”

说完,转身就走。

沐夏被烟雾熏得已经意识模糊,可仍旧能清晰看到沐晚冬挑衅的目光和男人决绝的背影。

自嘲的唇角勾起,先救谁恐怕早已不是选择题。

目光无神的盯着天花板,沐夏的脑袋里盘旋起曾经的回忆。

有爱有恨,有苦有乐,而最终,回忆停在五年前同样失火的那晚。

同样是失火受伤,可结局却完全不同。

原来她一心追求的幸福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绚烂的谎言,而她终生的宿命或许早已在那晚沦陷。

“咣!”

又是一声巨响。

沐夏隐约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踏着火光迎面而来,却终究不是陆昊。

心肺复苏、人工呼吸,该做的急救都做了,可沐夏还是在男人怀抱中昏迷了过去……

《星耀酒店总统套房失火,陆氏大婚推迟,新娘被送入ICU》

《惊爆:准新娘沐夏因火灾毁容,陆家大少不离不弃》

火灾一事被传的沸沸扬扬,而沐夏在昏睡了两天两夜后,终于醒来。

只是病房里没有人,安静的就像是个坟墓。

沐夏心里空荡荡的,强忍着嗓子的灼烧,想起身喝点水。

可下一秒,沐夏就感觉到腿面放了个温暖的东西,软软的,好像是一只手。

“啊!”

吓的尖叫一声,沐夏连忙往后错了步,而目之所及,一张小孩稚嫩的脸出现在视线里。

小家伙大概也就四五岁,一头黑发乱糟糟的,白嫩的小脸上有不少伤痕,连带着胳膊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不过一双眼睛倒是干净的很,就像是满含星光的夜空。

只是,为什么她房间里会有小孩子?

“小家伙,你是谁啊?怎么会在这里?”沐夏问。

小家伙眨了眨那双纯净的双眼,不答反问:“听说你是因为火灾送进来的?”

就跟他一样。

想起火灾,沐夏恍惚了一下。

她何止是经历了一场火灾,人生估计都在火灾中改变了。

不过在孩子面前不宜爆露,沐夏笑了笑:“是啊!”

“那你嗓子肯定很不舒服吧,喏,这个糖给你,润喉的!”

毕竟同病相怜,他从来不是不讲义气的人。

沐夏看着一双小脏手从裤兜里掏出几颗糖,放到自己面前,瞬间有点哭笑不得。

没想到,睁开眼给予自己温暖的不是亲人,爱人,而是个陌生的小家伙。

她接过来闻了闻,薄荷的清香还带了些中草药的味道,这糖恐怕不光有润喉的功效,还可以治疗哮喘。

看来这孩子有哮喘。

而就在这时,外边突然嘈杂起来。

“找到小少爷了吗?”

“没有,可明明有人看到他跑这层来了!”

“继续找!”

沐夏疑惑的看了眼门口:“他们是在找你吧?”

小男孩眼珠子一转,突然伸手抱住沐夏的腿:“仙女姐姐,我不是坏人,看在我给你送糖的份上,求你不要把我交出去。”

泪眼朦胧的,可怜的紧。

沐夏看着小男孩,心中的某个缺口瞬间像被填满了一样。

温柔的摸了摸小孩的头发:“姐姐可以不把你交出去,可是你可不可以告诉姐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爸爸妈妈呢?”

小家伙抽了抽鼻子,糯糯的声线从嘴中飘出:“爸爸说我妈妈翘辫子了。”

沐夏:“……”

“外边那些都是我爸的人,他们是来抓我的,我不想被抓回去,回去就要挨打。”

说完,可怜巴巴的看着沐夏。

其实他是听说楼下有个姐姐跟他一样因为火灾受了伤,作为革命战友他理当过来看看,当然,看完之后他要离‘院’出走。

他讨厌医院,更讨厌爸爸派一堆人看着他,不就是呛了几口烟,又摔了几个跟头吗,至于弄的跟坐牢一样。

而沐夏听闻,使劲拧了拧眉心。

这脸上、身上的伤痕如此狰狞,回家后却还要挨打,这么可爱的小朋友,他爸爸怎么会这么狠心?

正要安抚,门砰的一下被踢开。

“靳焱,给我滚过来。”

我已经把你休了

冷峻的声音瞬间打破四周的和谐,沐夏眼见着面前的小人眉眼一皱,像个泥鳅一样钻进被子里,立马回神。

转头看向门口,只见几个男人站在那里。

为首的男人穿了一件黑色衬衫,棱角分明的五官,犹如鬼斧神工雕刻出来似的,没有一点瑕疵,而那双眼睛,狂妄而充满野性,精锐如狼。

不知道为什么,沐夏总感觉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可仔细想想,好像又没有。

或许是自己记错了,沐夏稍微动了动,开口问:“您是……”

靳墨寒只是淡淡扫了一眼沐夏,便几步向前,冷冽出声:“靳焱,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小男孩身体明显抖了一下,有点底气不足的回应:“我、我已经把你休了,你已经不是我爸爸了。”

靳墨寒一张俊颜早已狂风暴袭,直接伸手要去拉人。

沐夏见状,立马慌了。

虽然小家伙有些用词不当,但她听明白了,这人就是那个家暴男。

虽然长的很帅,但帅不是家暴的理由。

几乎是下意识的沐夏张开双手,往前一挡:“这位先生,家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家暴?”靳墨寒敛颜看了下被子里的那坨,冷冷道:“这是我的家事,还望这位小姐不要插手。”

如果家暴能解决,靳焱的问题就不再是问题。

沐夏愣了下:“是,我自知没什么立场说这话,可孩子……啊!”

始料未及的力量从后背传来,沐夏惊叫一声,不受控的朝前扑了过去。

靳墨寒眉心一蹙,本能的伸出手,转瞬,女人的身体结结实实落入他怀里。

靳墨寒有些闪神。

这女人身上明明满布消毒水味,却仍旧能在罅隙间透出股股药香来,让人很舒服。

手臂不自觉的收紧,连带着呼吸都紧了些。

而就在这时,耳边传来男孩轻快的声音。

“仙女姐姐,谢谢你帮我困住爸爸,回头一定以身相许。”

声音由近到远,慢慢消失。

“少、少爷,我们去追小少爷。”

同来的人看到此状,当机立断去追靳焱。

妈呀,太惊悚了,他们看到了什么?

一个女人竟然跟少爷抱在一起,而且还是这样一副尊容,要知道上次有个漂亮明星企图这样做,第二天就被全网封了,那些目睹此景的兄弟们也因保护不当,被送去大草原集训。

此情此景,不跑何用?

转瞬,病房只剩下两个抱在一起的人,沐夏这时也才反应过来,刚才是小家伙推了自己,目的自然是趁机逃跑。

这孩子真是机灵,不过他跑了,她怎么办?

感受到男人强壮的心跳,沐夏立马直起身子,可刚动作,头皮一疼,整个人就又重新砸回男人的怀里。

她头发缠到男人扣子上了。

胸口的碰触拉回靳墨寒的失神,他眸色一凛,须臾间便冷笑出声:“以身相许?”

沐夏听的一头雾水,等明白过来,又满是尴尬。

头发扯不开,沐夏只好硬着头皮开口:“这位先生,您多虑了。孩子刚才说的以身相许是指他自己,我对你并没存任何心思。”

当然,沐夏不认为那孩子明白“以身相许”具体是什么意思,在孩子的世界里,他们的感谢是很纯洁的!

靳墨寒没回应,只是眉头拧紧,脸色有些不好看。

没存任何心思?

不知为何,本应毫无波澜的心头竟无故生出丝丝挫败感来。

沐夏见男人未回应,只能继续开口:“我承认,我刚才的行为确实逾越,就像你说的,那是你的家事,我无权插手,但先生应该知道,家暴是犯法的,我管不了,自然有人能管的了。”

当然,沐夏倒没指望自己几句话就可以吓住一个家暴者,但想起孩子纯净的眼睛,她就忍不住的想要关心一下。

而正当沐夏以为这个男人要发火甚至打自己时,他却来了句:“好!”

很平静的语气,平静到沐夏以为自己见了鬼。

有点懵的问:“好什么?”

“不对他家暴!”

“……”

什么叫不对他家暴,难道还要对别人家暴?

只是沐夏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嗯了声,道:“希望先生说到做到。既然误会已经解开,那您能不能帮我一下!嗯……”

沐夏试图扯一下,无奈头发缠的太紧,一动就疼。

只是沐夏的声音本来就属于很细腻的那种,如今又加了点初愈的虚弱,在“帮我一下”,“嗯”这种易于引人遐想的词语面前,就像是撒娇,更像是勾引。

淡淡的药香加之糯腻的嗓音,靳墨寒突然感觉有股子热气从背脊直冲脑际。

手掌一紧,低沉的嗓音从薄唇溢出:“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语气中竟多出点嘲讽之意。

未存心思?

他果然还是把对方想的太单纯。

“要不你试着把衬衫脱下来?”

沐夏倒是没多想,只觉得头发应该已经打成死结了,想要解开,有点费劲,倒不如脱了省事。

靳墨寒冷笑一声,邪魅的薄唇靠近沐夏的耳垂:“那用不用帮你把衣服也顺便脱了?”

“什么?”

沐夏愣了下,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到咔嚓一声,紧接着,细碎的头发慢慢洒落在雪白的被单上,脏了一片。

靳墨寒直起身子,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轻嗤:“这位小姐,还请自重!”

沐夏清透的眼中泛着震惊而茫然的神色,眼见着男人离开,她竟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这、这个男人是不是太自恋了,还让她自重,难道自己长的帅,天下的女人就必须都往上冲吗?

不过这头发……

看着被单上的碎发,沐夏思绪有点漂。

跟陆昊初遇时,她是短发。

她遇险,满身污秽,就像个乞丐,他搭救,轻轻问,是否愿意为他续起长发,因为那是他梦想中爱人的样子。

从那天起,她用一年的时间蓄起了长发,到如今,从未剪过。

可现在,长发变碎发,是不是也算是一种解脱?

一种可笑又可悲的解脱?

“你醒啦?”

门口突然传来尖锐的女声,掺杂着不怀好意的讽刺。

沐夏, 靳墨寒完本试读结束。

杨氏三岁啦点评:

[{author所有书都刷完了,真的超爱《墨爷的心上宠妻》这个文风,男主不种马不圣母,各类女主之间也不会互撕勾心斗角,真的是很棒的作者很棒的小说。

墨爷的心上宠妻章节试看:

淮北百家小说网最新小说

  • 圣元王朝之女将军 圣元王朝之女将军
    为保护弟弟,她女扮男装成为镇国大将军,深入敌后,被拆穿身份,却爱上了敌国皇子。圣元王朝第一部陆暖冬篇...

    作者:待君归古代言情

  • 太古神帝 太古神帝
    丢失记忆的林宇,因为一枚无上金丹,将引发怎样的传奇?全新的修仙背景,全新的力量体系,每一次探索,都将是全新的大陆。实际上,这是一个讲述一位平凡少年,因为机遇,开始一段最现代化修真之旅的故事。而这个快要毁灭的世界,究竟藏着怎样的惊天的秘密?平凡少年,一步步前行,掌握全能之道,破世界之劫,探永生之谜,夺生死,握轮回,终成太古神帝。...

    作者:清香白莲玄幻奇幻

  • 婚昏欲睡:总裁,这婚我不结 婚昏欲睡:总裁,这婚我不结
    一场意外让她们两领了证,谁知她的好姐妹竟是这个新任丈夫的朱砂痣白月光,在她彻底沦陷的时候,她的前任回来了...

    作者:酸柠檬都市情感

  • 一胎二宝:盲妻宠上天 一胎二宝:盲妻宠上天
    他是临江市的铁血总裁,冷酷嗜血,令人闻风丧胆。她为了他失去了一双眼睛,梦寐以求成为他的妻子。最后却发现爱错了人,还被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五年后她华丽归来,发誓一定要将那些害她的人百陪奉还。可当她得知自己恨错了人,想全身而退时,男人却大手一挥楼着她的腰说:“老婆既然已经为我生了两个儿子,何不给他们在添加一个妹妹,凑成个好字!”盛云瑶:“霍瑾琛你想的美!”两个宝贝儿子:“妈咪还是从了吧,以后我们男女干活不累!”...

    作者:舞涩古代言情

  • 妖姬 妖姬
    淳于紫正专心工作,却发现自己工作的对象好像有些不对。自嘲了一下,她暗笑自己多心:自己是殡仪馆化妆师,面对的都是不会说话的“人”,哪里会有什么不对?可是,再仔细一看,真的不对!眼前的这个对象,好像睁开了眼!“啊!”她突然惊叫一声倒退两步,眼前的“工作对象”真的睁开了眼,一双血红的眼睛诡异的瞪着自己。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作者:金巧儿巧儿古代言情

  • 爹地好巧,这个女人是妈咪 爹地好巧,这个女人是妈咪
    林枝大意,认错人未婚先孕,被未婚夫嫌弃还被继母赶出家门,只好落魄逃离。四年后,她带着萌娃回来,没想到误惹本市最权贵的大人物。从此以后,他宠她爱她。她要报仇,他一声令下,她要发光,他便做她最强大的后台。林枝被感动,对外宣布:“我答应宋先生的求婚,也会好好当他儿子的后妈。”宋先生咬牙切齿:“后妈?你连自己有多少个宝都不知道?!”...

    作者:小书生婚恋生活

  • 似海双眸,不为我蓝 似海双眸,不为我蓝
    结婚一年,她一心一意,相夫怀子。可孩子生下,他却坚信那是个野种,要将孩子剁碎喂狗。为保住孩子,她丢了子宫,害死挚友,到最后,还是被他,一步步,逼进了地狱……...

    作者:大狐狸总裁豪门

  • 听我们的故事 听我们的故事
    林慕希最后悔的事就是爱上单君祁,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爸妈去世,哥哥被折磨后送去监狱,而自己被一丝不挂地赶出别墅——这一切只因他心爱人秦思瑶的一句疯话。真相大白之后,单君祁跪在林慕希的面前说:“慕希,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罪该万死!”林慕希拿起一把水果刀抵在了单君祁的心口:“是啊,罪该万死的是你!而在你死之前,我会把你欠我的,一点一点地给找回来!”...

    作者:秋无痕都市情感

您的位置 : 淮北百家小说网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墨爷的心上宠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