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女驯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悍女驯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时间:2021-04-08 13:56:41

《悍女驯夫》小说简介

悍女驯夫这本书应该算是最近比较令人惊喜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了。题材挺有趣的,算是穿越重生里面比较新颖的题材了,来看看忧葛雪给大家带来怎么样的惊喜吧:

悍女驯夫免费试看推荐:

第4章

长贵扶着柳岩祉回了客房,帮他检查伤势,看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满脸的气愤:“那根黄花菜下手真是重,把少爷打得遍体鳞伤。我一定要告诉舅老爷,让他好好管管这个泼妇。”

枝倩拿着药推门而入,看着柳岩祉裸露着上身。身子不由得一怔心跳都乱了节奏,眼神变得慌乱起来。深吸一口气强忍着那股羞怯,径直朝他走过去:“表哥,我给你拿药来了。”

柳岩祉听到枝倩的声音慌忙穿上衣服,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哦,谢谢。”

枝倩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在柳岩祉的床前坐下:“表哥,伤到哪里了,我来帮你擦药。”

柳岩祉忙拒绝:“不用了,长贵帮我擦就可以了。”

枝倩脸上闪过一丝失落与愧疚:“表哥,是姐姐把你伤成这样,我来帮你擦药也是应该的啊。”

柳岩祉不由得一声叹息,她们是姐妹俩为什么会相差这么远。一个乖巧体贴,一个粗俗野蛮。想想以前那黄花菜也只是清冷寡语,怎么一转眼就变泼妇了?

见柳岩祉没有拒绝,嘴角闪过一丝笑意,伸手轻轻拉开他的衣服,指尖碰触着那温热的肌肤,一双媚眼满含柔情地看着柳岩祉。

柳岩祉忽然觉得一阵凉气,被指尖滑过的皮肤一阵苏麻,瞬间神经一紧。慌忙拉住衣服,眼神有些慌乱:“枝倩,不,不用了。”

长贵觉得少爷神色不对,忙上前接过枝倩手上的药:“表小姐,这里有我就行了,你回房吧!要是让人看见你这么晚了还在少爷房里,怕是要惹人闲话。”

枝倩微微一笑媚眼如丝,起身:“说的也是,要是让姐姐知道怕是又要误会了。表哥,你好好休息,枝倩这就走。”

长贵目送着枝倩袅袅娜娜地退了出去,顿时定了神,至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他才嘻笑着看向柳岩祉:“少爷,这枝倩小姐比那根黄花菜有女人味多了。”

“赶紧帮我上药,瞎想什么?那个黄花菜真不是好惹的。”柳岩祉嘴里虽这么说,但是却满脑子的疑惑。黄花菜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如若不是相貌没变,他一定会认为是两个人。

长贵一边帮柳岩祉上药,嘴里一边说着:“是呀!要不让舅老爷把枝倩小姐许给你得了。不要那根黄花菜了。”

“唉哟,轻点儿!很痛的。你瞎说什么呀!”柳岩祉痛得叫了一声,给长贵丢了一个白眼,语气变得平和,“你也知道我之所以逃婚不是因为黄婳婇不好,而是因为我现在根本不想娶亲,更不想娶她娘家的亲戚。”

夏过把柳岩祉揍了一顿,心里舒服多了。人也慢慢平静了下来,人总归是要面对现实的。坐在床上,再一次打量着整间屋子,床前不远处一张圆桌上辅着大红的龙凤呈祥刺绣,桌上还有一个玉酒壶和两个玉杯。一杆秤上扎着一朵大红的喜花。

目光扫到房间的左侧,一对大红的喜烛,旁边还放着几个装满干果的果盘,干果上还放着大红的喜字。哇呜,敢情这闺房直接变新房了。

再朝右边看看,梳妆台镜子上也帖着大红的喜字,几本书放在台面上。夏过不禁好奇,梳妆台上不是应该放香粉首饰吗?怎么还会放书?

起身朝梳妆台走去,伸手拿起一本,书封上是篆体写的三个字:“烈女传。”又拿起一本,“女儿经。原来是这些书啊!”正准备将书放下,最下面的那本书引起了她的注意,“晔史?这是什么书?”

忙打开翻看了一下,书里的内容也都是篆体字,对于她来说读懂这些是没有难度的。甲骨文她都能认识很多何况是篆体字呢?她记得秦始皇统一文字之后,篆体字一直延用至西汉,后来都是用隶书,那么现在她所处的朝代大概应该是在西汉。

摸摸手里的纸,顿时一愣。这种纸张是东汉时期蔡伦改进的“蔡侯纸”,绝对不是西汉时期的“麻质纤维纸”。

而且西汉时期的纸,质地粗糙,且数量少,成本高,不普及。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一个布政司参议的家里呢?

太奇怪了?忙仔细翻看手里的书。读了两页才明白这是一本史书,可是中国历史上哪里来的晔朝?顿时恍然大悟,刚刚的疑惑也解开了,她来到了一个历史架空朝代。

刚刚她还胸有成竹,以她的历史知识想在这个时代立足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是现实却当头给了她一棒。这是一个她完全陌生的时代。

她知道的仅仅只是黄婳婇告诉她的那些,他甚至不知道当今皇上姓什么?她本打算挑几样贵重的嫁妆离开黄家,然后去找寻上古石刻的下落。现在她却不敢冒然行动了,看来一切都还得从长计议。

坐下来继续读完手里的《晔史》,既然来到这个时空,她必需要了解所处的朝代。读书不过半本,黄梓杰进来了。

黄梓杰此时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但没有半分的责备,轻轻叫了一声:“婳婇。”

夏过的头从书里抬起来:“爹,你怎么来了。”

黄梓杰眼神有些暗淡,径直进了屋。

“坐吧!”夏过放下手里的书,朝那张圆桌前走去示意黄梓杰坐。她知道这黄老爷子如果没有重要的事,不可能这个时候来新房。看来是为了她打了柳岩祉的事。

“嗯!”黄梓杰应了一声便在桌前坐下,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

夏过静静的坐在黄老爷子的对面,她在等他开口,也在暗自捉摸找一个什么样绝对有说服力的理由解释她打柳岩祉的事。

“我知道你心里不舒坦,爹也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是这也是你亲口答应你姑父会照顾好言之的。你虽然只长他三天,但是他那性情跟个孩子似的,就是爱玩闹。你们现在成了亲,多担待些。”黄梓杰垂眼一脸的无奈。

夏过顿时疑惑了,黄老爷子这大半夜的跑到她屋子里来,就是为了告诉她这些?他是她爹诶,不是柳岩祉的爹,怎么跟她讲这些话?

“爹,他又不喜欢我,我为什么非得跟他过日子?还得担待他?”夏过真的很恶心柳岩祉那个大烂人。想起以后要跟他过日子,胃里就难受。得想个办法摆脱那个柳岩祉。

“婳婇,你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孩子,爹知道这门亲定得太急,你受了委屈,但总比柳家满门抄斩强!”黄梓杰脸上的表情更是凝重。

夏过顿时惊谔的睁大眼睛,满门抄斩?这么严重?难怪黄婳婇会说看到言之终于成亲,柳家应该会逃过这一劫。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柳黄两家联姻是为了帮柳家免灾?枝倩也是黄家的人啊。

夏过眸光一闪,有了:“其实把枝倩许给柳岩祉不是更合适?他们年岁相当,又互相爱慕。”

黄梓杰面色突然沉了下来。屋外一个盛装昭容的中年女人满脸怒气,没头没脸的冲过来,指着夏过的鼻子骂。

“你个死丫头说什么胡话?往你妹子身上泼脏水。她才十五岁,要是传出去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你倒底安的什么心?”说着就哭起来,“你个丧良心的,白养活你十几年。是我喂你吃饭,帮你做衣裳……”

夏过不禁眨了眨眼,看着眼前这个战斗力非常的女人,一头雾水。这个女人是谁?听她那话好像是她娘?想到这个可能,夏过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黄梓杰吼了一句:“好了,来来去去总是那几句,婳婇虽不是你亲生也是你的女儿。我知道你带大她不容易,也不用时时刻刻挂在嘴边。”

黄老爷子发了话,刘氏也只得住了口,可是嘴里还是嘟嘟囔囔:“你总是向着她,什么时候想过我们娘儿俩了。我当初嫁给你时还是个大姑娘,一嫁过来就给你带孩子。那时你家里穷成什么样,要不是看你有个举人身份,想着以后你能当官,我能过好日子,我才不会嫁给你。

现在好了,当官了,有钱了,你就不把我们娘儿俩放在眼里了。你听听她刚刚说的那叫什么话?枝倩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如果那话传出去她的名声可就没了。以后还怎么嫁人?”

夏过这算是听明白了,这是黄老爷子的填房。不由得一笑,这女人也真是厉害,敢当着黄老爷子这么说话,想必平时黄老爷子挺惯她的。而且这一句接一句,说得这么顺溜,定是经常挂在嘴边。

不禁又开始同情黄婳婇了,耳朵应该早就听得起茧。突然想起黄枝倩的话,她说她早就是柳岩祉的人了,那她还要个什么名声?

夏过不禁对着面前这个女人冷冷一笑:“行得端、坐得正,那名声还能让人说没就能没的?呵!”

刘氏看到她的表情,没有压制住心里的怒气:“你看,你看,老爷,你看她那样?就是不想枝倩好。”

黄老爷子看着夏过,她果然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如果刘氏对她说这些话,她一定低着头一声不吭。如果刘氏闹严重了,她还会下跪认错,像这样面不改色带着讥讽的语气回应还是头一回。

“婳婇,这样的话以后都不要再说了。”黄老爷子虽然有心维护却也知道婳婇这句话的严重。

夏过被气笑了,指着自己:“呵,我乱说?这屋里是没有摄影机,要是有真想让你们自己看看,枝倩是怎么跟我说的。怎么人五人六的向我宣战的。”

站起身模仿着枝倩的动作和声音说到:“凭什么你可以嫁给表哥?你哪一点儿配得上他?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他喜欢的是我。迟早有一天我会让表哥娶我。我告诉过你,我早就是言之表哥的人了。”

说完不屑的看着刘氏:“不怕跟你说个实话,你女儿那么喜欢,我让给她好了。柳岩祉那个大烂人,还真不入我的眼。”

悍女驯夫免费试看推荐:

第5章

夜风从门口吹了进来,让黄老爷子和刘氏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眼前这个女子是他们所熟悉的黄婳婇?

而她刚刚的话更是严重,片刻的沉默,刘氏发了疯似地朝夏过冲过去:“我撕乱你这个小贱人的嘴,让你乱说话,污枝倩的清白。”

夏过没有料到刘氏看上去衣着端庄,还这么泼辣,居然会突然上前动手。待她反应过来后退一步避开却晚了一步。脖子上一阵火辣传来,这种疼痛传入大脑瞬间让她愤怒了。伸手扣住面前刘氏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一伸腿将刘氏扫倒在地上。

“唉哟!”刘氏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叫苦连天,恶狠狠的瞪着夏过,“你个小贱人。居然敢还手!”

黄老爷子看着眼前的状况一脑门子的愁容:“发什么疯?婳婇把你二娘扶起来。太不像话了。”

夏过瞥了一眼地上半晌爬不起来的刘氏,伸手摸了摸被抓痛的脖子,被挠出血了:“我为什么要去扶她,是她先冲过来打我的,自己站不稳摔倒了,还骂人。”

黄老爷子的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婳婇,把你二娘扶起来,听到没有。”

夏过被这个的语气和表情给惊了一下,心里虽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弯腰去扶刘氏。她之所以退让,是看在她身体的份上,眼前这个男人好歹是她的爹,古时候的人都不会忤逆长辈的。更重要的是她现在还得依靠这个老爷子。

刘氏一被扶起来便狠狠地甩开夏过的手,那眼神里喷射着愤恨与不服的光。走到黄老爷子身边:“老爷,你刚刚也听到这个死丫头是怎么说枝倩的,居然说枝倩跟言之……那话我都说不出口,我都臊得慌。”

说完这句,眼泪又冒了出来:“老爷,你可要给枝倩做主啊!她以后还要嫁人的,这要是传将出来,我们娘儿俩就没脸活了。”

黄老子二话没说走到夏过面前“啪!”就是一耳光扇到夏过脸上。

夏过莫名其妙被黄老爷子抽了一耳光,摸着发烫的脸,惊谔略带愤怒地眼神看着黄梓杰。她长这么大,老爹舍不得打她一下,刚穿过来就被人挠伤脖子打肿脸,这倒底是个什么世界?

黄梓杰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看着面前的女儿:“婳婇,爹看你从小就没了娘,对你格外的宠爱。你虽是一女子,爹照样教你读书识字。

我们虽是小户人家,爹依旧紧衣缩食把你当大家闺秀一般的培养,琴棋书画都请最好的师傅教你。近几年爹托你姑父的福当了官家境才好些。

这么些年,你学的东西都丢到哪里去了,居然如此不分轻重,不明事理。知不知道你刚刚说出的话有多严重?我看这些年是太宠你了,才让你胆大妄为抛头露面去凌烟寺,才会如此口没遮拦信口雌黄。咳……咳咳……”话没说完,黄老爷子不禁咳嗽起来,整张脸气成猪肝色。

刘氏忙扶黄老爷子坐下,轻轻拍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顺气。顺便用怨恨的眼神剜夏过。

夏过本愤怒的眼神渐渐柔和起来,一时之间角色还没有转换过来,没有意识到她今天做的事说的话是多么的有违古代的思想道德与礼教。

听着黄老爷子的话,她也开始慢慢感觉到,这个黄老爷子是多么宠爱她。哪怕她大闹凌烟寺,哪怕当时被气晕过去,哪怕她把新郞官胖揍了一顿,面对她时他一句教训的话也没有。这些是没有触到他的底线吗?

那么刚刚一耳光是为什么?为枝倩?看来孩子在他心里是最重要的。眼前这个老爷子是这么疼爱自己的子女,枝倩却做出那样的事,她不能让她毁了黄老子的脸面。有些事是要挑明的。

“爹,我知道你疼我们,但是黄家的颜面也不能不顾忌。枝倩和柳岩祉有染是她亲口跟我说的,你总不希望以后枝倩嫁了人,被人退回来丢了黄家的颜面吧!”

“你个小贱人,看我不撕了你的嘴,枝倩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污蔑她。”刘氏再一次冲到夏过的面前。

夏过这一次是有了防备,避开了。刘氏扑了个空。

夏过一本正经的看着刘氏:“是不是污蔑,叫她过来当面对质不就知道了。”

黄老爷子抬起头看向夏过,他知道今天她有些反常,但是这么严重的话说出口,也一定不是空穴来风。如若枝倩跟言之真的做了逾礼之事,那真的不堪设想。难道真的让枝倩嫁给柳岩祉做小。

黄老爷子暗自思索,微微垂下头:“你去把枝倩叫过来。”

刘氏有些犹豫,她如何开口啊!她如果去叫了枝倩就等于连她这个做娘的也不相信她。

“老爷,枝倩从小就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她不会做这种事的。这样把她叫来,多让她难堪,小女孩儿脸皮薄,要是有个好歹,可怎么办啊!”

刘氏的考虑也不无道理,无论结果如何,对枝倩都是天大的打击人。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这事儿怎么办才好?

“爹,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你想想万一真有其事呢?黄家的颜面何存?”夏过转过脸又看向刘氏,“你既然那么肯定还怕什么?莫非你早就知道存心包庇?”

刘氏最受不了人激她,一仰头:“你说什么?谁存心包庇?好!你要对质是吗?我去叫枝倩过来。如果是你在这儿乱嚼舌根子,别怪我从此不认你。”说完便大义凛然的出去了。

黄老爷子还是低着头,满脸愁云。怎么会弄成这样?婳婇为何如此咄咄逼人?她们姐妹二人一直相敬如宾,虽不敢说感情多好,但多多少少是和谐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转眼,婳婇就跟枝倩过不去了。

难道婳婇的死跟枝倩有关?想到这里不禁后脊梁一凉,不会的。如若姐妹二人争夫这事传出去,他们黄家真是再没有脸呆在江宁了。

夏过看得出来,黄老爷子是比较偏爱婳婇一些。便也借着刘氏不在的时候向黄老爷子请求:“爹,女儿虽然跟柳岩祉拜了天地,但是外人只知道黄府嫁女,并不知道嫁的是大女儿还是二女儿。如若他们两情相悦,何不成全她们呢?”

刚刚本说得好好的,那个女人却跑进来撒泼。要不是为了摆脱柳岩祉那个烂人她才不会这么八卦的去扒枝倩的隐私。

“婳婇,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姑父也跟你说得很清楚。爹知道你受了委屈,可是柳家对我们有恩。”黄梓杰从袖子里拿出一把折扇递给夏过,“你是一个有分寸的孩子,这个还是你收着吧!”

夏过接过折扇,轻轻展开,一股淡淡的兰草香扑面而来。扇面是一株水墨兰草,兰草上方两只蝴蝶翩翩起舞,兰草旁用隶书提了一首诗,落款是“卿辰公子”四个字。红色的印章盖在落款处,整个素色的扇面只有这一点红,那么耀眼夺目。

这股淡淡的兰草香真是沁人心脾,微微拿近放在鼻尖轻嗅,这样素雅的扇子是谁的?

没有过多的思考刘氏已经将枝倩带过来了。当然,刘氏让枝倩过来,对于对质一事,只字未提,只说黄老爷子叫她过去。

夏过忙收起扇子。

枝倩给黄梓杰行了一个礼:“爹,娘说您找我?可是有什么吩咐?”

黄老爷子顿时感觉有些无从开口,便扯着脸上的两块肌肉牵强的笑着:“枝倩啦!嗯……”黄老爷子不知道下面该怎么说了,看到枝倩规矩地站着便忙示意,“坐,你们都坐。”

夏过知道这种事让黄老爷子开口问确实有些难为情,便轻笑着看向枝倩:“枝倩,爹想知道你那时在这屋子里跟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枝倩面不改色微笑地回应:“当然是真的。”

“那就行了。爹,你听到了,她自己都承认了。我没信口雌黄吧!”夏过没想到她半分犹豫和遮掩都没有。

黄老爷子面色顿时沉了,刘氏眼神也变得慌乱。只有枝倩淡定如常,面上仍旧带着微笑:“爹,姐姐过不了多久就要跟姐夫回京城去了。我是真的舍不得她,我也是真心希望姐姐和姐夫幸福。这些当然都是真的,都是真心实意的祝愿。”

夏过顿时怒了:“你是这么说的吗?你是过来挑衅,说迟早会让柳岩祉娶你,还说你早就是他的人了……”

夏过话还没有说完,枝倩就满脸通红泪眼汪汪:“姐姐,我何时说过如此不耻之语,你怎么可以编出这样的谎话来诬蔑我的清白。”说着哭得更是厉害,一双泪眼看向黄老爷子,“爹,这叫女儿怎么还有脸活呀!我知道您疼姐姐,可是女儿也不能这么任她泼脏水啊!”

刘氏也跟着哭起来:“老爷,我说过枝倩不可能说那样的话,这一切都是这个小贱人编造出来的。”

枝倩哭得个梨花带雨,刘氏哭得个呼天抢地,枝倩还似不经意的让手臂上的守宫砂露出来。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如果夏过还没有意识到,枝倩的演技高超而且心思深沉那她就是天下最大的傻蛋。是呀!完全没有证据证明她说过这样的话,她咬口不承认她能奈她何?

而且她也是真傻,在这古代哪有女孩子敢犯那样的错?她当时那么说也只是想气她而已,看到这个状况,她算是全看明白了。知道她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

黄老爷子“啪”一拍桌子:“婳婇,你真是……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快这门亲事,也不用如此牺牲你妹妹。从今天开始去思过斋抄书,不许出来。”说完便拂袖离开房间,刘氏忙跟了过去。

夏过呆呆的站在那里,枝倩瞬间停了哭声,轻蔑地一声冷哼:“呵,死而复生除了胆子变大了,你依然那么天真。”说完冷笑的转身。

“慢着。”夏过喊了一声。

阅读全文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有名的千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难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就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其实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年轻的考古学家,因为无意中开启了上古石刻,本来以为会因此到阎王那么报道的,没想到她竟然没有死,而是穿越到了一个叫做黄婳婇这个绝世风华的女人身上

作者:忧葛雪类别:穿越重生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淮北百家小说网 > 小说资讯 > 《悍女驯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